這就是篇自言自語

不針對什麼事件單一討論,只是"融梗"這個詞彙引發的思考產物&自言自語。

請不要把這篇跟最近風波很大的事情扯在一起,當成我認同他不是抄襲融梗的說法,謝謝。兩篇文章我都沒看,所以我沒辦法說誰對誰錯,我沒這資格。
這篇真的只是對於大環境下的概念,只針對"融梗"、"梗"的獨佔性,而產生的自我思考上的自言自語XD。

想法沒有著作權

專精於智慧財產權的律師馬歇爾(Joshua Marshall)解釋道,在《國際著作權公約》規定,著作權的保護範圍只限於表現形式,但像是食物的風味屬於想法,而不是表現形式,就不在著作權的範圍內。

他也強調,著作權不應該用來限制他人傳遞或使用某個點子。

完整新聞翻譯鍵結:點我


“Copyright isn't supposed to be used to stop the spread and use of ideas,” said Joshua Marshall, an intellectual property lawyer at the European law firm Fieldfisher. “The taste of a leek-and-garlic cheese is really an idea.”

完整新聞鍵結:點我 (得先說,這是英文報導)


開頭的翻譯是來自一個合法購買翻譯國外新聞版權的自營性團隊,
而這段話主要是出自於近來的一項歐洲法院針對兩家公司對起司風味著作權的判決。

雖然翻譯版下的小標題讓它跟原文比起來帶有比較強烈的主觀意識,但整體上沒有失真就是了。不過原文中後面還有一個舉例是翻譯沒翻出來的。


“Copyright isn't supposed to be used to stop the spread and use of ideas.”

看到這句話時,讓我很多年的疑惑不解有了些更有底氣的答案。
雖然跟目前的主流認知大相逕庭,但我一直對於所謂"我的梗"有著很大的疑惑。從以前看到很多寫文的太太會把自己想好的梗或是腦洞,先發出來佔坑留檔,一方面怕被指謫抄襲,一方面也是宣告大眾這是我想出來的梗你們不准用。我就一直很不明白。

而這幾年下來,從獨佔梗衍生到所謂的融梗是高級的抄襲,我就更不能理解了。

究竟,什麼叫融梗?梗能不能獨佔?什麼是大眾梗?
如若梗能夠獨佔,那事實上便不存在所謂的大眾梗。依照現有建立的普遍觀念來看,任何作者寫作時如使用到別的文章曾出現的梗時,就應該去跟原作者徵求許可(如果他們找得到的話),無論他是不是所謂的大眾梗還是獨有的梗。梗就是梗,不存在大眾梗與所謂的獨特梗,不應該有兩套標準。

事實上這做得到嗎?做不到的。
ABO創始作者是誰?哨向的創始作者是誰?男男生子的創始作者是誰?我想幾乎沒人說得出來,頂多只能說得出這是國外先廣為流傳的寫法。
而武俠梗,說真的我覺得現在武俠小說的始祖說是金庸先生,應該沒人會反駁。而他文裡面的梗有多少廣為流傳並且持續影響著現代的武俠小說,這都是可以看得出來的。如若當年金庸先生也秉持著這是我的梗你不准用的心態,我想現在可能沒有啥武俠小說了(掩面)。

當然這是非常誇張的說法,這只能說是一個非常粗淺的基本概念

這個新興的詞彙:融梗。在我看來很大程度上完全出自於主觀意識的判斷。因為我本來的觀念裡,就認為"梗(idea)"不應該是被獨佔的。它很大程度扼殺阻礙創作的無限可能。

而且,事實上撞梗的可能性本來就是很高的,我們的思考是來自於我們生長的環境、接受的教育、看過的東西、生活的體驗等等所培育累積出來的,在相似的大環境下,人人都相似但實際上人人都有差異。

就像我也常常看到小白的一張圖,心裡馬上聯想到龍哥的哪張圖,然後我去做了並且發出來後,可以發現tag裡面很多構圖類似甚至是使用了完全一樣的原圖。我是抄襲嗎?還是我被抄襲了嗎?都沒有啊,事實上大家真的就是同個時間點去聯想到同樣的事情。如果因為A作過我就不能再作,那可能真的以後看不到什麼圖了(掩面泣)。

抄襲我認為是不對的,但現在所謂的融梗,我是抱持著存疑態度的。
而在見過很多的調色盤後,我對於調色盤的公正程度以及是否可以當作一個人是否抄襲的判定標準,也是略有存疑的。

說個題外話,我也實在很討厭有罪推定原則,這在觀念上你已經認定對方是有罪的。如何讓一個清白的人去反證明提供證據他沒有罪?這是非常困難也非常可笑的。



補充一下。
既然還是讓人誤會這篇的原意,那我把評論回覆的重點也放上來,把文章變得更完整一些,避免不必要的誤會。而為了不更改原文章,我用補充的方式放在下面吧。畢竟原本寫的時候真的只是一個自己與自己的對話,所以有些敘述上不是很精確而產生誤會。
另外避無可避,所以我也把我對於這次風波的想法一併放出來。不能否認這次風波也是觸發我想打這篇自言自語的因素之一。


我這篇裡面說的東西是非常宏觀的,所以我後面也有提到這是很粗略的一個概念。而這也是我這篇自言自語主要想要自己去能先釐清的一個概念。

宏觀的架構必須有了,我才能慢慢的順著這樣的思路再搭配看到的實際狀況在自己的心裡有個認定。


有一點我想說清楚的是,
我並不是再說我覺得融梗不是抄襲,
我是對融梗這個詞彙的存在感到疑惑不解。
(畢竟現階段所謂的融梗這個概念,就我看到的,感覺真的是主觀意識色彩較為濃厚的。更為確切的說法,融梗這詞彙我覺得反而讓抄襲有了更模糊的地帶,另外我還是對於這詞不甚理解,所以根本不知道怎麼使用它)。

觀念看起來相異,是因為在名詞認定上的不同。
在我的想法中,如何將這個靈感(idea)用細膩的文筆描述呈現出來去具現化成為一個故事情節的過程。這個其實本質上等同於留言中羅生海太太提及的"非常細的某個靈感,從被創造的時候就不想廣泛使用的一個梗"。
事實上我們在講同一件事,其中最大的衝突點在於,我們都用了相同的詞可是很顯然的我們對詞彙的定義不同,也因此看起來我們的觀念是衝突的。

對我來說,梗其實等同靈感idea。而所謂融梗我直覺想到的便是,將許多常看見的靈感(idea),合併在一篇文章裡面使用。
但寫作方式絕對應該是迥異的。我們可能撞梗,可能有同樣的靈感,但我們絕對不會有類似的劇情架構與寫作方式(而何為類似,大抵上只能以相似的篇幅多寡以及類似情節的多寡來做基準判斷)。

如果兩篇不同的文章,同時出現描述方式不同但主體結構、文章脈絡相同時,它對我來說就是抄襲(當然這也是比較粗略的說法,具體也是要看整體描述還有程度,但基本上我覺得仍屬於抄襲的範疇,我不會思考融梗這個詞)。

融梗這個詞我接受無能是因為,目前並沒有一個明確的標準跟尺度能去判斷,一來可能是新興的詞彙(至少對我來說很新,我真的最近才看到這個詞彙orz),還沒達成普遍的共識,二來它的確是主觀判斷影響較重,因此容易有爭議的。

這次的風波事件我兩邊提出的論點以及回應都有看的(但兩篇文章我是沒看XD),不能否認,單就看完調色盤,"我會覺得"這位意難平江作者,的確是在看完了朱火機太太文章後(不自覺或是刻意這個我不好判斷,事實上只有他自己清楚他是故意的還是不故意的)創作出他那篇文章。
即使假定他是無意的,但對我來說,他這樣的行為的確是踩在抄襲的線上,如羅生海太太提出的論點來說,他的文章架構與細節的重合度,在一萬四千字中,已經超過80%以上。這在著作中明確是踩在抄襲的線上。
而他的辯白的確有些無力,片段式而非系統式的統一回覆,造成其中比較重要的幾點質疑並沒有正面回應到,因此容易給人避重就輕的感受。
另外,這可能真的是出於無意識的行為所以他認定自己不是抄襲,但在第三者的感官中卻構成了大綱與情節大量重疊的抄襲。人在閱讀後會受到自己閱讀或喜愛的文章影響深刻這是任何人都無法反駁的,所以如何讓他認知道這件事也變得很重要。

只是近來一些抄襲融梗的風波,因為看了好幾次才有這篇的自言自語,倒不是針對或是反駁這次的事件,這次事件,隨著兩方的言論,對我來說爭論的點應該是"無意識或有意識的抄襲"與否。

但這都建立在,就調色盤結果跟太太們的各項分析討論上。

歸根結底,我是沒有資格去下這樣的結論的。
回歸最重要的一點,這兩篇文我都沒看,也因此我並沒有資格僅用目前現有的資訊去評斷事情的對錯。這是偏頗、也帶有偏見的判斷。


我也是最近才開始看到"融梗"的這個概念。
這篇真的只是因為這事件加上之前陸續看到的很多事件,才有了這些自言自語。

但融梗說穿了也不是我今天自言自語的重點(論點題的重要性orz)。
整篇自言自語總結下來就真的只有這句話,
“Copyright isn't supposed to be used to stop the spread and use of ideas.”

更要說,我ㄧ開始這篇其實更著重在,梗是否屬於可獨佔的。
而這裡的"梗",指得是靈感(idea),一個粗略的想法。

以上。


评论 ( 36 )
热度 ( 19 )

© 坑坑相連到天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