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辙(九)

Warivl:

  大竹峰。




  夏天日头长,天亮得早,东边朝阳初升。




  田灵儿已经好几天没有见过张小凡了,连吃饭都时常见不到他人。




  而她一进庭院,灰猴小灰叽叽的叫起来。




  张小凡推门出来,面色淡淡,道,“师姐。”




  田灵儿心里有说不出的古怪,她不满道,“怎么最近老是不见你人?” 




  张小凡道,“没什么。”




  田灵儿更觉古怪,再一看张小凡眼睛,“小凡,你晚上没睡好么?”




  张小凡怕她多心,道,“夏天雨水多,晚上下雨才睡不着。”




  田灵儿打量着他,目不转睛,“那你今天总是要去吃饭的吧?”说着便扯过张小凡的胳膊。




  张小凡面不改色,急急闪避开来。




  田灵儿却一把捋开他袖子,不由得惊呼一声,“小凡,你的手……”




  原来手臂上,有几条纵横的伤,正渗出血来,像是为利器所割,煞是可怖。




  田灵儿又急又怒,“怎么回事?谁伤的你?”




  张小凡忙道,“昨日我砍竹时不小心从小山坡摔下去了。被石头割破的。”




  田灵儿目光游移。




       张小凡骂道,“都怪臭猴子小灰,缠着我爬来跳去,才没留心摔下去的。”




  田灵儿想一想那场景,便噗嗤一笑。




  她再看张小凡面色,料必没有大碍,但心中犹自担心,“自己包扎了么?”




  再眼睛一转,看看小灰,“原来你给这灰猴取名叫小灰。”




  张小凡目光稍冷,点点头,道,“它是叫小灰。”




  但这名字却不是他取的。




  田灵儿盯着他看,久久,她咕哝,“小凡,我怎么觉得你和往日不一样了。”




  张小凡望向虚空,道,“人总要长大,师姐你也是。”




  田灵儿摇摇头,道,“我不是说这种变化……”




      她试图找出一句话来形容,“就是感觉……像丢了魂魄似的。”




  张小凡低头一笑,恍若平常,“师姐想多了。”




  田灵儿便讲些这几天的趣事给他听。譬如前几日龙首峰弟子到来,其中有一个如何修为高深。




  田灵儿忽然记起,道,“那天竹林里那位师兄也是龙首峰弟子。要是七脉会武遇到了,修为不知如何。”




  张小凡心中一痛。




       再一想,眼中闪过一丝光,喃喃,“七脉会武……”




  田灵儿见他似在深思,以为他因法力薄弱,不能参加,怏怏不乐,便道,“七脉会武还有两年呢,小凡你不用心急的。”




  张小凡淡然道,“我天分不高,自然不做他想,只要能参加就行了。”




  田灵儿沉思片刻,恍然大悟,道,“你这几日这么不对劲,是不是我爹又骂你愚笨了?还是师兄他们又说你不开窍了?”




  张小凡还未来得及否认,她便愤愤道,“我就瞧不下去我爹教不好徒弟,还要骂人。”




  张小凡急忙道,“不是的。师姐。”




  田灵儿素日觉他木讷胆怯,听他否认,更以为然,气呼呼道,“小凡,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了。你等着,我明天来找你,有事儿跟你说。”




  说完,一身红衣急急跑了出去。




  




  田灵儿已经走了。




  张小凡一进房内,对着窗外的小灰道,“小灰,继续看着外面。”




  他捋开衣袖,袖上斑斑血迹,伤口已经不渗血了。




  烧火棍摆在桌上,张小凡略一使力,伤口裂开,流出血来。




       不会不痛。但不能不痛。




  他面色苍白,咬咬唇,将血往烧火棍上珠子滴去。




  珠子发出淡淡血光,里面血丝恍如活物游动。




  




  第二天,傍晚吃了饭。




  田灵儿到了张小凡房间。




  外面已下起雨,打在翠竹青松上,一片潇潇雨声。




  房里一盏烛火,人影摇动。




  田灵儿直接递过一张纸去,上面密密麻麻写满字。




  张小凡一看,不由一惊,“师姐……”




  这张纸上,便是青云门的太极玄清道法诀。




  田灵儿瞥他一眼,“怎么了?”




  纸上乃是玄清道第三层的法诀,现今张小凡还未有资格接触。




  张小凡疑问,道,“师姐,你这是?”




  田灵儿一笑,自得道,“当然是给你练。”




  张小凡默不作声,田灵儿再道,“他们瞧不上你,你自己也要练出个名堂来。不要再灰心丧气了。纵使学得你师姐我一半,也够用了。”




  田灵儿与他年岁相近,一直视他为弟弟般。




  张小凡皱眉,递过那纸条,道,“师姐,你还是拿回去。要是被师傅知道……”




  田灵儿撇撇嘴,道,“爹娘最疼爱我,顶多责骂几句。但你呢,张小凡,你可不能再被人欺负了。”




  张小凡便不作声。




       他还想拒绝,心里却想到一个人。




  他郑重道,“师姐,谢谢你。”




  田灵儿转开话来,她笑道,“你不知道,龙首峰的齐昊师兄多厉害!七脉会武,他也要去呢。”




  一片少女心事。




  




  阳城。卧云村。




  丁隐缓缓睁开眼,苏醒过来,发觉自己躺在一张床上。




  他还未掀被下床。




  下一刻,一个人轻轻扑到他怀中,喜笑颜开,“大力哥哥,太好了,你终于醒了。”




  仰起头来,眼带惊喜之色,甚至有泪光点点,惹人怜爱。




  她关怀备至的道,“先不要起身,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丁隐头一痛。




  他扶着额,皱着眉,问道,“你是谁?”




  她抚上丁隐的手,轻轻一笑,天真无邪,“大力哥哥,我是你的娘子小玉啊。”



评论
热度 ( 35 )
  1. 腐到深處無怨尤Warivl 转载了此文字

© 腐到深處無怨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