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辙(十)

Warivl:

  两年后。大竹峰。


  


  田灵儿风风火火跑进小凡的院子,欢快雀跃。


  见小凡又在对着那丛绿竹出神,她笑道,“小凡,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张小凡回过头来。


  他心里忖度,已有预料,但仍问道,“什么?”


  果不其然,是关于七脉会武。


  七脉会武是青云门一甲子一次的盛事,选拔人才,提携后辈。


  此次各峰人才尽出,大竹峰弟子不多,名额有余,这才轮得上张小凡。


  田灵儿对他从无隐瞒,提到,“这次比武可不一样啦,前四还可以下山历练。”


  她心中跃跃欲试。


  张小凡似在出神,重复道,“下山?”


  田灵儿解释,“我也是听一位师伯和爹提起,他们这么说的。”


  她看着张小凡,不禁出神,这十六岁的小师弟,两年来变化极大。


  以前只是木讷呆笨,现在却沉默寡言,极少欢容。全然没有一点这个年纪的天真模样。


  田灵儿悄声道,“你可不要告诉别人,这是我偷听的。他们说要等比试完了才宣布历练那事呢。”


  张小凡笑着点点头,“我知道了。”


  再看向竹间嬉闹的小灰,他手指一点一点攥紧,眼神锐利,心中已有丘壑。


  


  通天峰。七脉会武。


  各峰弟子众多,只是初赛,且场次极多,张小凡这场观看人数寥寥。


  擂台上。


  站在高处,张小凡看到青云山烟雾茫茫,白云渺渺。


  台下人虽少,却仍有对方师兄弟十几人,正盯着台上不放。


  比试在前,张小凡忽然一出神,不由得想到,他可还好?不知道他现在在做什么?


  对方年纪较大,是朝阳峰弟子,先报上名,祭出一把锋利仙剑,问道,“不知小师弟法宝何在?”


  张小凡只道了名字,伸手自怀中拿出那根烧火棍。


  黑乎乎,既难看又简陋。


  场上场下人一看,便有忍不住的细碎笑声,而后更肆无忌惮,笑倒了一片。


  张小凡也不放在心上。


  一片嗤笑声中,他淡淡看着通天峰的日出。


  两年,七百多个日出日落。


  一刻一刻,都在煎熬,都在挣扎,都无时无刻不在回想分别那刻。


  他手里握着烧火棍,眼神冰冷看着对面对手。  


       现在没有人可以阻挡我。


  又想,反正只要他还在这世间就可以了。接下来,找到他就是我要做的事。


  


  比试开始。


  张小凡一开始就落在下风,面对对手出剑,只能闪避,似乎全无还手之力。


  对手一声猛喝,出招更厉,那把仙剑光芒更甚,直直向张小凡压了过来。


  台下一片欢呼,朝阳峰师兄弟都在为其叫好助力。


  而台上,没有人看清对方那把仙剑发出的煌煌日光里,张小凡眼里一闪而过的戾气。


  一股冰凉气息缠绕,对方明明占优势,忽的感到不妙,更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可怖。


  甚而是绝望。


  片刻过后,仙剑光芒消散,出乎台下所有人意料。


  通天峰日光正盛,照出台上一个身影。


  站着的只有张小凡一个人。


  原本占足优势的那人,竟倒在地上,已昏了过去。


  台下登时一片寂静。


  原本嘲笑讽刺的一众人纷纷哑口无言。


  


  大竹峰。


  田灵儿和众师兄弟已经想好了安慰的说辞。


  张小凡一进门。


  师娘便问结果,张小凡轻轻道,“我侥幸胜了。”


  一旁田灵儿朗声道,“没事,你师姐我赢了,至于你嘛,输了也没关系……”


  等了片刻,田灵儿反应过来,讶异,试探道,“小凡?你说……”


  一片哗然。


  张小凡却道,“不过运气好,与我比试那人,忽然怪病发作,就晕过去了。”


  众人正概叹张小凡运气好,没想到接下来几场,张小凡运气更好。他每次说来,不是对手发了急病,便是不知怎的,法宝反噬,俱一一落败。


  大竹峰众人更加没想到的是,他们全军覆没,最后剩下列入四强的只有一个张小凡。


  张小凡的好运气也有用光的时候。


  这场,他对上的是小竹峰颇具天分的女弟子,陆雪琪。


  陆雪琪冷若冰霜,道法高深,法宝更是绝世的仙剑,天琊。


  已入四强,非同小可,青云一门的各峰首座,甚至掌门也亲临。


  张小凡看看台下众人,心中已有打算。


  不过几回合,胜负已定。


  台下围观的众人纷纷叹气,只觉这场比武如此轻易便结束。


  张小凡落败于天琊宝剑下,似乎颇为狼狈。


  没有人注意他,他们全看着陆雪琪。


  他站起来,心里却笑了一笑,看向远方。

  

  


  阳城。卧云村。


  丁隐疯病一发,全村人都如临大敌。


  两年来,他这疯病越发严重,这次集中全村壮丁之力,竟都奈何不得。


  这时候一个柔弱女子冲了出去,她一把抱住丁隐,不停呼唤。


  一声又一声,情意切切。


  居然,丁隐神智渐渐恢复,端详着怀里的玉无心,目光歉疚。


  


  深夜。卧云村的夜晚比别处更要安静。


  玉无心躺在床上已经入睡。


  丁隐悄悄起身,披上衣服,出了里屋。


  他刚一离开,玉无心睁开眼睛,看他动作。她发觉丁隐只是披着衣服出去倒了杯茶喝,这才放心的进了里屋。


  她才进去,丁隐看一眼身后,已经没有人。


  玉无心不会知道。这刻,黑暗里,丁隐捏着那只茶杯。面上浮动着一个微笑,狠戾如九幽修罗。


  外面月色很好。


  有一只笛子,静静的躺在他怀里。


  丁隐伸手到怀里,摸一摸那笛子,心里不由自主叹了一口气。


  下一刻,他恢复平常,走进里屋。


评论
热度 ( 36 )
  1. 腐到深處無怨尤Warivl 转载了此文字

© 腐到深處無怨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