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辙(十一)

Warivl:

  掌门道玄真人在几人面前宣布下山历练的事。




  原来魔教这段时间颇为活跃,掌门嘱咐他们去打探消息,当作历练。而与他们四人一起同去的,还有其它门派几位正派人士。




  四强除去冷若冰霜的陆雪琪、与田灵儿常挂在嘴边的齐昊师兄外,还有一人,张小凡并不认识。




  乍听掌门叫他曾书书,张小凡还是一愣。




  他心里奇怪,此人辈分如此之大?




  刚回大竹峰,张小凡便被一脸凝重的田不易叫进里屋。




  田不易虽疏于管他,但自己的徒弟几多分量还是掂量得清楚的。




  怎么会忽然开了窍,运气好也不是这个好法。




  田灵儿皱眉担忧,在屋外走来走去,颇为焦心。




  约莫过了一炷香时间,张小凡才从屋里出来。




  田灵儿拉着他,于心不安,“小凡,爹怎么说?”




  毕竟偷学法诀那事是她怂恿小凡。




  张小凡安抚的笑,道,“没事了,师傅只是将我骂了一顿。”




  田灵儿方才安心,道,“真的?”




  张小凡再安慰道,“有师娘劝着,况且师傅也不是不明事理的人。”




  田灵儿才松了眉头,又有一点怅然,“真羡慕你。”




  她轻声嘟囔,“要是我可以与齐昊师兄一起去就好了。”




  张小凡静静的,没有说话。




  他也想起一个人。




  如果可以和这个人一起,不论去哪里都好。




  田灵儿寻思,再道,“小凡,你这是上山五年来,第一次下山去吧?”




  张小凡目光一暗,不作声。




  




  他永远记得,那一天,他亦步亦趋,跟在一个人身后下山。




  之后两年,他再没有见过那个人。




  那是他最痛悔的一天。




  




  田灵儿看他出神,“小凡?小凡?”




  张小凡心里一阵酸涩,道,“是啊,很久没下山了……”




  他们坐在堂前,放眼看去。白云荡荡,岁月悠悠。




  




  河阳城。




  陆雪琪素来冰冰冷冷,不多言。齐昊成熟稳重,也不多话。




  便只有笑呵呵的曾书书与张小凡谈着此地风土人情。




  他们那晚入住的是城里有名的客栈。




  金碧辉煌,雕栏玉砌。




  十丈软红尘,一片繁华世。




  客栈上附着酒楼,四人正点了菜吃。




  曾书书道,“小凡,不吃?”




  他顺着张小凡目光看去,是一张大桌,七八个人,有男有女。




  其中一个年纪较小,十六七岁,水绿衣衫,笼着面纱,如云似雾。




  曾书书不由一笑,凑近道,“虽然看不清长相,不过一双剪水明眸,的确值得一看。指不定比咱们这桌那位还好看。”




  张小凡面色凝重,不像看见美貌女子的少年。




  更像见到刻骨仇人,恨不能挫骨扬灰。




  张小凡收回目光,夹一筷子菜,正色道,“别乱说了。”




  他的手忍不住发颤,极细微。




  




  夜已深,一路风尘仆仆,他们四人各自回房歇息。




  张小凡却不回房,他左转右转,不知要找什么。




  客人都已歇息,几个房间漆黑一片。




  终于,中心处的花园,他找到了自己想找的人。




  月色下,花丛幽幽暗香,莹莹露珠。




  白天的绿衫少女正折下一支花轻嗅,习习凉风吹动她水绿色衣衫。




  良辰美景,张小凡目光如炬,厉声道,“真的是你!”




  白日面纱下,他还无法确认。




  这时无比肯定。




  幽静被打破,那少女看他一眼,不满斥道,“什么是你,是我的?”




  压住心中恨意,一番狂喜,张小凡道,“他在哪里?”




  少女道,“什么他?哪个他?”




  张小凡疑心,道,“两年前,被你带走的人,在哪里?”




  少女好笑道,“你可是有病?”




  张小凡道,“妖女,你真不说?”




  听那句称呼,少女脸色一肃,她道,“你叫我妖女?”




  张小凡道,“我只问你,他在哪里?”




  少女气极反笑,道,“我可不就是你们正道口中的魔教妖女?”




  说完一个飞身往外,身形渐远,“你动手啊,也许我还能告诉你他在哪儿。”




  顾不得许多,只听到他的下落。张小凡运起心法追上去。




  那少女竟一口气出了客栈。




  客栈依水而建。到了溪边,她停下脚步,转头看着追上来的张小凡。




  她手心浮出一朵白花,洁白清幽。




  张小凡不解她意,那花却倏地分裂开来,片片花瓣向人疾射过来。




  张小凡忙举起烧火棍,不急不慌,花瓣触及烧火棍玄青光芒,一一消散。




  那花原来是她的法宝。




  张小凡心觉不对,再一想之前那少女的反应。




  花瓣正飞回少女手中,他道,“你不是那妖女?你没有用鞭子。”




  少女道,“什么鞭子?我从来只用我这伤心花。”




  那少女还要动手。




  张小凡此时心中失望,低落道,“对不住,是我认错人了。”




  原来不是她!不是她!




  那他也便没有线索找那个人。这颗心犹如从青云山最高跌到谷底。




  他那一句对不住。少女不敢置信,道,“你说什么?”




  张小凡心意已灰,重复道,“我误会你了,对不住。”




  想不到那少女竟笑了出来,“有什么好对不住?我的确是魔教中人,你那句妖女,也没骂错。”




  张小凡道,“魔教也有好人,怎么能一概说成邪恶之辈?”




  先是怔了片刻,那少女笑声清脆,“我今天可是见识了两件奇事。”




  溪水潺潺,她眼波似水,道,“第一件是有名门正派居然跟我说对不住。”




  她卖关子,拉长声音,“第二件么,就是居然有人说魔教也有好人。”




  张小凡一脸寻常,“这话错了么?”




  少女巧笑嫣然,点点头道,“不错不错,但这话你说给那些正派的老头子听,就是大错特错!”




  世上怎么可能有这么相像的两个人。




       太过相似。对着那张脸,他无法有好感。




  张小凡转开目光,平平道,“误会已经解开,就此告辞。”




  说着转身要走。




  他身后,少女不禁轻轻问,“你叫什么名字?”




  张小凡站住,又听得后面声音,“我叫碧瑶。以后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可别后悔今天这番话。”




  张小凡没有回头,“青云门,张小凡。”




  




  月光映照在溪水上,水面泛着潾潾的光。




  碧瑶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一个妇人。




  她没有回头,仍旧凝视着张小凡走的方向,久久不动。




  碧瑶柔声道,“幽姨,他跟别人不一样,是不是?”




  这句话并不需要别人肯定。




  她心里轻轻念道,“张,小,凡。”





评论
热度 ( 33 )
  1. 腐到深處無怨尤Warivl 转载了此文字

© 腐到深處無怨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