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辙(十二)

Warivl:

  黑暗里,有滴水声,张小凡醒过来。


  身上没有重伤,四肢酸痛,手臂有刮蹭伤口。


  他记得与同门到了万蝠古窟,魔教余孽极多,正邪相遇,便是一战。


  然后自己与曾书书他们失散了。


  又似是争斗中,他跌落一处山谷,便意识全无。


  想不到他竟没有死。


  幸好没有死,倘若死了,便不可能再见他了。


  


  张小凡摸摸怀中,烧火棍还在。


  他试图起身,看看四周,这里到底是哪里?


  却起不来,腿极疼,张小凡脚下一软,就要摔倒。


  一只手恰好扶过来,使他不至于摔倒,“你醒啦?”


  张小凡意识尚且清醒。


  听这声音,怔了怔,他道,“碧……瑶?”


  碧瑶想,他还记得我。她心中开心,道,“是我!”


  张小凡拂开她手,自己撑着坐下,道,“你怎么在?”


  碧瑶不恼,道,“你晕在水边,被冲上来,我正好遇到你。恰好那时黑水玄蛇跑出来,我打不过,又拖着你,只能先躲在这里。”


  张小凡道,“你救的我?”


  碧瑶扬扬下巴,道,“看你顺眼,不是那些不明事理的,随手帮一把。”


  张小凡诚恳道,“谢谢。”


  碧瑶便噗嗤一笑,道,“你的确要跟我说谢谢。”


  她道,“救你时,我和我的……伙伴也都失散了,现在还落到这个黑漆漆的石洞里来。”


  张小凡心里不好意思,问道,“那么现在这是哪里?”


  碧瑶摇摇头,道,“我可不知道了。”


  石洞封闭,地上潮湿,不远处被石头堵死,他们还在外侧过道。


  另一边向里延生,看样子别有洞天。


  张小凡打量清楚,道,“里面你查看了没有?”


  碧瑶道,“你没醒我就去看了。里面是个长廊,宽了些,矿石能够照明。”


  张小凡急道,“那有没有出口?”


  碧瑶抿抿唇,有些心灰,“没有。那前面再过一个拐角就是死路了,上面倒是一帘小瀑布,但只有石壁。”


  她没好气道,“早知道,我就自个儿先跑了,免得被你拖累在这儿。”


  张小凡撑着起身,碧瑶心灰,他不肯放弃。


  他道,“我去看看,有瀑布必有活水,也许有出路。”


  


  碧瑶也跟着他,他腿受伤,走得不快,碧瑶便也不催,默默跟在他身后走。


  到那尽头处,一帘瀑布,水花四溅,清澈干净。地上积了一个小水潭,清冽彻骨。


  水帘背后是坚硬石壁,明显没有出路。


  张小凡细细查看,忽的身形一晃,碧瑶下意识想去扶住。


  他却撑着石壁,停了一停。碧瑶的手落空。


  张小凡心下也急,看看身后的碧瑶却不禁默然,“真是连累你了。”


  碧瑶心下不忍,“你先坐下,一会儿我们再找出路。”


  


  找了块干燥地,两人默默坐下。


  张小凡看着那水潭,心中只有一个人。


  是在幽谷碧潭边,他第一次见到那个人,他躺在那里,张小凡看得有些痴。


  世上怎么有这么好看的人。


  光是躺着,没有睁眼,都能让人不忍惊扰。


  


  碧瑶看他微微有一点笑容,甚是好奇,“咱们都落到这个境地了,你笑什么?”


  张小凡惊醒,嗫嚅道,“我想起一个……”

  

  他忽然不知该用什么称呼那个人。是朋友、是同伴、或者是别的什么。

  

  斟酌再三,张小凡道,“故人。”

  

  碧瑶以为必是女子,咬咬唇,问道,“你那故人有我好看么?”

  

  张小凡神色柔和起来,慎重的道,“他和这世上所有人都不一样。”

  

  碧瑶看看他,触动心肠,低低道,“你也跟大多数正道人士也不一样。”

  

  见他不说话,碧瑶道,“张小凡!”


  张小凡问,“怎么?”


  碧瑶蛮横的道,“你快问我,你有什么不一样。”

  

  张小凡不以为意,道,“我不想知道,为何要问?”

  

  碧瑶咬牙切齿,威胁道,“你问不问?”

  

  张小凡目不斜视,道,“不问!”

  

  碧瑶秀眉一蹙,斥道,“你当真不想知道?”

  

  张小凡摇摇头。

  

  见他油盐不进,碧瑶气得跺脚,嗔道,“傻小子!”

  

  张小凡一愣,没有说话没有动作,他目光冷冷,气氛都紧张起来。

  

  这一句称呼说出来后,张小凡整个人都不一样。

  

  碧瑶察觉,看着他,温和的问,“怎么了?”

  

  片刻之后,张小凡淡淡道,“没事,以后你不要再那样叫我。”

  

  碧瑶心下莫名不快,不禁问道,“你那故人也这么喊你?”

  

  久久寂静,山洞里只有滴水声音。


  滴答滴答,一滴又一滴。


  时间被拉长。


  张小凡并不愿多说,起身来。


  他缓缓道,“继续找出口吧。”


  


  张小凡起身来,一看再看,发觉这石洞顶上一片红影。


  原来是七块红色石子,甚为突出,形状排列奇特。


  见他凝视那石头,碧瑶也抬头看去,七块石头歪歪扭扭排列,如一把勺子形状。


  清水流过,竟被石头映得鲜红,像是滴下血来。


  碧瑶如在梦中,念道,“滴血洞……这里是滴血洞!”


  还不等张小凡回神,碧瑶便腾身而起,直逼那几块石头。


  却不见任何反应,无论如何敲打触摸那几块石头,石洞都不见有反应。


  碧瑶落下来,不由叹气。


  难道只是巧合,这里并不是他们圣教密地滴血洞?


  她看看张小凡在做什么。


  张小凡却看着水潭面上出神,他道,“你来看看。”


  水面上映照出那七块石头的形状,倒映过来,一片红影,不是勺子,却像手掌。


  碧瑶愣住,“这是?”


  张小凡却不等她再说话,直接踏入水中。


  他这刻求生之念,实在强过无数人。


  披荆斩棘,刀山火海,他也得出去。


  碧瑶叫道,“你腿上伤口!”


  张小凡道,“没事!”


  凝注精神,看着那片红影,正暗合五指位置处,水底有凸起砂石。


  七块砂石,双手并用,张小凡猛地按下那几点。


  


  水帘背后,石壁开启了一个密洞。


  张小凡上了岸。


  一边,碧瑶也有欣喜之色。


  一是为有转机出去,二则是开启了这失落已久的魔教圣地。


  张小凡心下稍宽,“走吧。”


  碧瑶跟在他身后,道,“这是我们圣地,你开了不怕你师傅责骂?”


  张小凡想了一下,道,“地方又不会害人,这里只有我们,害人也是害了我们。”


  碧瑶知道他是怕前面有机关。


  她微笑道,“那要是里面有什么特别厉害的法宝秘籍,我练了去害人呢?”


  张小凡轻轻摇摇头,道,“我们萍水相逢,你还救我一命。害人?你为什么要去害人?”


  他过于纯粹天真,碧瑶怔怔,道,“世上这么多事,你一一都问为什么吗?我是魔教中人,可不讲道理。”


  张小凡打量前面,道,“魔教中人也是人。”


  顿了顿,他声音飘散在长廊上,“我那位故人,他教会我极多事情。”


  碧瑶脸色一暗,道,“哦?”


  张小凡道,“比如,天道无常,又比如,这世间很多人都是无奈的,被逼的,走到魔道那一步,也不是全无良知。”


  碧瑶道,“那我倘若去害人,你杀我不杀?”


  张小凡毫不犹疑,道,“杀。”


  碧瑶掉过头去,心里恼怒,又有一些寒心。


  张小凡再道,“但我会听你说完你害人的原因。倘若你错了,我自然杀你。倘若你没错,是别人先害你,我为什么要杀你?”


  碧瑶嘴角上扬,看着小凡,道,“那么,我杀的是你们正道中人呢?”


  张小凡固执道,“全然不理做了什么事,只问对方是正是邪,便自以为然替天行道。这是不分青红皂白。”


  碧瑶一愣。


  张小凡愤愤道,“还有一类正道,更是可笑。不允许人有仇恨之念,一有,便是作恶,便是与他们作对。其实他们哪里知道那仇是什么,刀子不落在自己身上,不知道痛。”


  听着听着,碧瑶笑出声来。


  笑声回荡在这地方,她停下,道,“和你说话真是快意!”


  


  一路上,都些零碎刀剑斧戟等法宝。


  到得一处石室,青石平台上有几具骷髅,早已是枯骨。


  壁上刻着密密的字,蔚为遒劲。


  碧瑶一看,道,“天书!”


  张小凡不解,“天书?”


  碧瑶解释,“这是我们圣教的法典,从古流传的。各种神通大法,都是从这而来。”


  她看了看,只觉枯乏无味,无法理解。


  张小凡却看得入神,内心激荡!他原本通晓佛、道真法,这时一看这魔教法典,更是惊奇。


  这三者隐隐有互相弥补,殊途同归之意。


  所谓的正邪不两立,在这道法上,却全然不是如此。


  碧瑶轻声道,“张小凡!”


  张小凡心中暗记,这时才转过头来,压下心里疑惑,“怎么?”


  原来碧瑶四处寻找,皆不见出路。


  她这时立在一尊他们圣教塑像前,心中奇怪。


  碧瑶道,“这里应该有把斧子才对。怎么这处的塑像和狐岐山的不一样呢?”


  张小凡猛地记起,“你记不记得,我们来时那走廊上……”


  碧瑶接口道,“有把斧子!”


  


  他们误入那石洞时,正是白天。


  这时出来已是星月满天。


  


  碧瑶看天,轻轻道,“今天是满月。”


  张小凡便也一看,的确是满月。


  夜色里,远处有一口井。


  碧瑶口渴,随身水壶里已经没有水,便想去打。


  月光照耀在井里,波光粼粼。


  碧瑶手里的水壶不禁堕地。


  张小凡意识不对,“碧瑶?”


  碧瑶久久没有回神。


  张小凡走过去一看,见碧瑶愣愣盯着,他也望向井中。


  碧瑶心潮澎湃,不敢置信。


  张小凡却是猛地一震,手指死命掐着手掌。


  他看到了什么。


  他绝不想回想起,却又不能忘怀的一幕。


  是丁隐!


  是丁隐为他挡下那击的一幕。


  他有多久没有见到这个人,此时心痛欲裂。


  碧瑶喃喃,“原来是满月时可以看见自己心爱之人的满月古井。传闻小石镇有一口,想不到这里也有。”


  张小凡却恍若未闻,死死盯着井里,嘴唇快要咬破。


  张小凡茫然,问道,“心爱之人?”


  下一刻,他伤势本就没好,这时猛地一见这场景,触动心事。


  气血翻涌,内里一伤,忽的吐出一口血来。


  碧瑶又惊又怕,“小凡!”


  张小凡却推开她要扶他的手。


  他盯着碧瑶,道,“你说,井里可以看到……心爱之人?”


  碧瑶哪里还敢再解释。


  她急道,“前面也许有村庄,我带你去休养。你不要再说话了。”


  


  张小凡此时没有力气,只能任她扶着,意识不清,迷迷糊糊。


  他脑海里只有那句心爱之人。


  


  他们来到一处村庄。灯火点点。


       此地格外宁静,却有数十家住户。


  碧瑶拉住一人,问道,“老伯,这里是何地?可否借宿?”


  那老头看着碧瑶,先是一愣。


       再端详一番,面色不善。道,“我们卧云村不欢迎外面的人,你去别的地方吧!”


  


评论
热度 ( 36 )
  1. 腐到深處無怨尤Warivl 转载了此文字
  2. 西瓜女皇Warivl 转载了此文字
    Warivl

© 腐到深處無怨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