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辙(十四)

Warivl:

  张小凡接过药碗,一言不发一饮而尽。




  他继续死死盯着丁隐,眼睛一眨不眨。




       他觉得丁隐好像是瘦了一些。这两年,丁隐便都在这里吗。倘若他能早知道,也便不用相隔这样久才能再见。




  碧瑶疑惑的往那边看了眼,她道,“你怎么了?”




  张小凡不看她,道,“没事,谢谢了。碧瑶。”




  有一点森冷,根本不像前面几天她见到的张小凡。




  丁隐似是觉得他目光过于赤裸裸,与玉无心出了屋子。张小凡直接三步并作两步,急急要跟出去。




  碧瑶拦了一把,没好气,“你伤没好全。这么大动作想死?”




  张小凡看向门外,目光寻觅那个身影,“我自己身体,我自己知道。”




  碧瑶怒极反笑,冷冷道,“你知道?”




  张小凡不作声。




  她掉过头去,过了片刻才转头,愤愤道,“我只知道,你体内那股邪煞之气随时能要了你的命。”




  张小凡平静的看着她,“那也得我做完一件事才行。”




  他的态度令碧瑶不由气急败坏。




  碧瑶再一看小凡,语气软了下来,“我查看了你那棍子。嗜血珠与摄魂棍,加以活人精血凝成。而且你常年是以自身鲜血喂食那邪物,邪煞早已入侵。你没死也算大幸。但,妄念一动,你压制不住,必被反噬。”




  碧瑶叹气,“我知道你自然不怕痛,反噬之苦你肯定也受过。但是长此以往,不出半年,你必死无疑,信不信?”




  张小凡却是温和一笑,有所预料,“我信。”  




  碧瑶道,“噬血摄魂,都是名震一时的邪物。伏尸万里,白骨无数,这些都不是我骗你的。”




  张小凡轻轻笑道,有点怅然,“我知道,只是没想到,这么快。”




  只是没想到,见他只有这样短。




  碧瑶睁大眼睛,哑然。




  缓了过来,她迟疑道,“你知道?你还这样做?”




  她说的是张小凡的生死,张小凡本人却视如草芥。




  他不为所动,冷静的道,“碧瑶。人总有点什么事,是比自己命更重要的。”




  碧瑶扬声道,“你现在还有救。”




  顿了顿,她道,“把那邪物扔下深渊。我再带你寻一至阳之地,地火催动至阳之法宝,便能祛除你体内这凶邪妖力。这是你唯一保命的方法。”




  张小凡摇摇头,淡然道,“那我选不保命的方法。”




  碧瑶身子被他这句话气得微微发颤。




  张小凡道,“我有一件事,必须要做。”




  碧瑶沉声道,“为什么?”




  张小凡回想道,“我曾经很弱小,眼睁睁看着一个人受伤,没能保护他。现在我有了这机会,我不能让他待在任何危险之地。”




  碧瑶没有说话。




  她苦笑一下,一时意气,道,“我要救你,你不领情。那你死你的,与我何干?”




  




  小凡碧瑶不再说话。




  过了片刻,门外传来脚步声。




  两人站在屋内也均听到了。




  来的人是丁隐。




  丁隐看看他们,招呼道,“碧瑶姑娘,还有这位小兄弟,午饭已经好了,过来吃吧。”




  张小凡看着他不动。




  碧瑶轻轻一笑,应好。




  




  这时节气候好,天光云影,卧云村宁静得不似人间。




  桌上摆着几样菜,虽是农家风味,却很是丰盛。




  玉无心笑道,“来,尝尝我的手艺。”




  张小凡心里戒备,看她一眼。




  玉无心再冲着丁隐娇笑,道,“大力哥哥也常夸我菜做的好吃。”




  丁隐满眼笑意看她。




  转过头来,对小凡碧瑶道,“小玉的厨艺很好的。你们多吃点。”




  刚刚与小凡一番话,碧瑶无心饮食,仓猝夹了一筷子。




  张小凡扫一眼桌上菜,遗憾道,“可惜没有竹笋。”




  玉无心笑眯眯道,“你很喜欢吃竹笋么?”




  张小凡道,“不是,是想起我一位故人。我第一次下厨,就给他做的竹笋。那时候,我还只做了菜,忘了淘米煮饭。”




  说着,死命盯着丁隐。




  丁隐放下筷子,笑一笑,聊家常,“已经是七月了。春天的竹笋,早就没了。”




  张小凡眼神一暗,如遭一击。




  他再道,“没有竹笋,有红豆吗?红豆酥最是可口。”




  碧瑶看一看张小凡,心下奇怪。




  小凡不是这样挑三拣四的人。




  玉无心眸中一点凶光,道,“我们家不大喜欢甜食。”




  丁隐点点头,“红豆虽然香甜可口,但是太甜了,吃多了也会腻。”




  张小凡低低应了一声,“这样……”




  玉无心看看小凡,关怀道,“小兄弟你脸色不太好,年纪轻轻,不要是病的更严重了?”




  张小凡摆摆手,道,“我没事。休息了一晚,好了一些了。”




  再过了一会儿,他道,“只是我感觉没好转多少,恐怕还要在这里多叨扰一阵子了。”




  丁隐皱眉一想,道,“山野之地,没有什么好大夫。我看你还是去别处找个大夫好好看看,这样才行。”




  张小凡看着丁隐,轻轻道,“我这病,大夫没有用。”




  再道,“此地风景好,又安静,休养一阵子,说不定会有好转。”




  玉无心一笑,道,“留下多住几天也好。”




  她细细嘱咐,“不过小兄弟记得千万不要乱走。卧云村附近,极多野兽毒蛇,一不留神,就会出事。”




  说着露出一个关切笑容。




  




   吃完饭。碧瑶有话要与小凡说,进了里屋。




  外面正收拾着碗筷。玉无心想起一事,对丁隐道,“大力哥哥,我想起今天隔壁王婶子找我有点事儿。”




  丁隐点点头,柔声道,“你去吧。”




  玉无心笑着走出门。




  




  一走进隔壁那间屋子,她便如同变了一个人。




  玉无心对着一人道,“这里来了两个陌生人的事。不是什么大事,先不用传书告诉我爹。”




  她道,“若他们这几日就走,等出了村,也杀了了事。”




  属下唯唯诺诺。




  玉无心再一转眼珠,道,“不过,这两个人都不好对付。必要时,联系阴风谷,多派些人手对付。”




  




  她早就认出了那个少年。




  两年前,青云山下,他们曾经有过一面之缘。




  他挡在丁隐前面,说,你不要想碰丁隐。




  稚嫩又天真,鲁莽又弱小。




  现在虽有了一些变化。玉无心不由一笑,丁隐也就罢了,丁大力会信你么?



评论
热度 ( 35 )
  1. 腐到深處無怨尤Warivl 转载了此文字

© 腐到深處無怨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