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辙(十五)

Warivl:

  玉无心刚出了屋子。丁隐静静站着,眸光一闪,不知他在想什么。




  张小凡与碧瑶正从里屋出来,不知他们又说了什么,碧瑶气冲冲地快步走了出去。




  只剩下张小凡与丁隐在。




  两人都没有说话,丁隐坦然自若地收拾着碗筷,视若无睹。




  张小凡凝视他,道,“我有话跟你说。”




  丁隐抬了抬头,问道,“什么事?你说吧。”




  张小凡心里已下定决心,道,“我知道你并不信我,但我得跟你说,小玉绝不是好人。”




  丁隐好笑,并不放在心上,“小玉是我娘子。”




  言下之意已很明白。




  张小凡看着他,连连问道,“你记得以前的事么?倘若你记不得,你不觉得古怪么?为何你的记忆有缺失?”




  丁隐略一迟疑。




  张小凡看出来,他急道,“你怀疑过么?”




  丁隐看一看他,淡淡道,“我的确出过一些意外,有些事不记得了。但是小玉悉心照顾,一直对我极好。我不会怀疑她。”




  原来丁隐并不是故意不记得他了。




  张小凡心里认定,道,“你就是丁隐。”




  丁隐目光微动,依然道,“我是丁大力。”




  张小凡肯定无比,一时激动抓住丁隐手臂,“丁隐,你跟我走。等查明了真相,你要去哪里便去哪里。”




  丁隐拂开他的手,轻但是坚决,“张小兄弟,我从没想过离开小玉。”




  张小凡的手便僵在那里。




  心也僵住。




  丁隐还嫌不够,补道,“卧云村真不是你该待的地方,我看你伤势很深,还是让碧瑶姑娘带你尽早去医治为好。”




  这句话虽有关心之意,小凡却觉得犹如刀刃蜜糖。




  张小凡直直看他,忽然笑了,将一物摆了出来。




  小凡道,“刚刚我在里屋找到的。”




  丁隐愣住,张小凡再微笑道,“以前你在大竹峰就是这样,藏东西藏人都喜欢往房梁上藏。”




  那是一只笛子,老竹不再翠绿,色质温和,摩挲久了,十分光滑。




  只是不知道音色是否还像当年。




  丁隐心里有一点无奈,“那又如何?”




  张小凡道,“我亲手做的,我不会不认识。”




  丁隐笑道,“物有相同而已。”




  张小凡失神,他苦笑道,“笛子里,我刻了一个‘隐’字。你告诉我,这有没有相同?”




  丁隐心头一震,他忽然不愿去看小凡的神情,忽然有一些不忍心。




  再想起什么,丁隐不得不道,“一只笛子而已,如果你喜欢,你就拿去吧。”




  张小凡一动不动,他想站到天荒地老,宁愿不要听到这一句话。




  何止是灰心,张小凡低声道,“行,既然它的主人都不认它了,你就留着好了。你不要了,就干脆扔了,或者你看着烦,折断更好。”




  说完小凡看都不看他,便走了出去。




  




  他走了,丁隐觉得有些累,不由得坐了下来。




  手却不受控制,他轻轻拿起那只笛子,调转过来,看到里侧那个字。




  




  碧瑶一直就在院子外面的树下。




  她不想听屋里对话,又不能走远,却发现这村子一个古怪之处。




  有一个人偷偷在这屋子一边窗外,窥探屋内。




  碧瑶想到什么,心里一凛。




  




  夕阳西下。




  碧瑶找到了张小凡,原来他一直在溪边石上呆呆坐着。




  张小凡察觉她来,没回头也没说话。




  碧瑶静静坐下,坐在他身边。




  她忽然想起第一次见到张小凡时,他追着她到溪边,张小凡说,对不住。张小凡说,魔教中人也是人。




  溪流淙淙,残阳将溪面照的又红又紫。有风正穿过树梢,哗啦哗啦地响着。




  沉默片刻,张小凡道,“你都知道了?”




  碧瑶想,我早该想到,否则你第一次见我,怎么不分青红皂白叫我妖女。




  碧瑶嗤笑道,“你命都不要,也许别人连眉头都不会皱一皱。”




  张小凡不以为然,道,“我不要我的,他不皱眉当然最好。他好,就是最好。”




  碧瑶又气,又不能生气,恨恨地捡了一块石子扔进溪里。




  她道,“正道中人,就是迂腐死板。”




  张小凡看她薄怒的样子,道,“你出来好几天了,你爹娘会不会担心你?”




  碧瑶悲哀又嘲讽,道,“我娘早死了,我爹?担心?他巴不得我死呢。”




  张小凡道,“怎么会呢?”




  他说着,解下脖子上一物,道,“这是我爹娘系上的,那里的习俗,小孩子系些长命锁什么的,能长命百岁,永保平安。”




  碧瑶看去,原来是一根红绳。




  张小凡再道,“家里穷,没有金锁银锁,我娘就拿这红绳给我系了,也是讨个吉利。”




  碧瑶心里一柔,道,“你爹娘想必是极疼你的。”




  张小凡想到草庙村,心下一痛,却笑道,“是啊。天下岂有不疼孩子的父母?想必你爹也是。”




  碧瑶低低道,“你不懂。”




  张小凡见她低落,也不再说话。




  过了一会儿,碧瑶道,“在滴血洞里,倘若我们真不能出去了,我一定要你杀了我。”




  张小凡奇道,“为什么?”




  碧瑶道,“我怕啊,又黑又饿,我会怕的。”




  顿了一顿,她再道,“而且,你这么想活,那时候你杀了我吃肉饮血,也可以多活几日,说不定就能出来了呢。”




  碧瑶的话令小凡不由一惊,道,“我不会的。”




  碧瑶想起往事,“我小时候,有一回,我娘带着我回狐岐山看姥姥,你们这些正道中人正好攻打狐岐山。山洞崩塌,把我们困住了。姥姥年纪大,没过几日就走了。”




  张小凡料不到她还有这样往事,心里一紧,道,“后来呢?”




  碧瑶道,“黑而且饿,我又哭又闹,我娘就割了自己的肉喂我。我活着等到我爹来,她……”




  她声音颤抖,又哽咽,再说不下去。




  张小凡不忍,道,“碧瑶……”




  等了好一会儿,碧瑶平静下来,道,“我爹恨我,恨我害死我娘,我知道他第一眼看到我没死时,是想杀我的……”




  张小凡触及心事,道,“我十一岁,草庙村忽然被屠村,漫天满地都是血腥味,村子里都是尸身。我便再也不能见他们了……”




  他再认真地对碧瑶道,“碧瑶,你切莫因一时心结,将来后悔。”




  碧瑶低着头,想着他这句话。




  想着想着,心里对小凡更有一种感觉。




  碧瑶看着夕阳如血,忽然道,“小凡,跟我走吧。”




  小凡一愣。




  她道,“回鬼王宗。”







评论
热度 ( 39 )
  1. 腐到深處無怨尤Warivl 转载了此文字

© 腐到深處無怨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