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辙(十七)

Warivl:

  丁隐面无表情地看她一眼,收回目光,没有说话。


  出来之前,碧瑶施了一个昏睡的咒法,她料定不会吵醒张小凡。


  碧瑶脸上挂着一个笑,慢慢道,“卧云村是假的,你娘子是假的,你身世记忆是假的,你全都知道。”


  丁隐抬眼看她,漠然道,“这不是你要管的事。”


  碧瑶还是笑着,道,“我只是可怜那傻小子。”


  丁隐沉吟一会儿,不耐烦道,“你若要走,就带着他快走。你虽然是鬼王宗的大小姐,也未必能以一敌十。”


  碧瑶目光陡然一变,“你连我的身份都知道,我也不蠢。发觉这村子不对劲,我就给圣教中人以术法传了信,不到一个时辰,他们就会来接我。”


  丁隐看着她,赞许道,“碧瑶姑娘好手段。”


  碧瑶眼珠一转,轻轻道,“我只是想不通,你明明可以走,却甘心困在这个小村子里,耗费时间耗费精力做戏,目的何在?”


  丁隐的面容在深夜里像浮在河流上的暗花。


  他轻轻笑了,道,“我没有目的。我只想讨债。”


  碧瑶冷笑一声,厉声道,“那你就为了一己私利将张小凡拖进来?”


  丁隐有一点无奈,道,“我并不想。”


  碧瑶道,“哦?不想?你既是丁隐,难道不知道烧火棍上头那颗噬血珠么?你还要我再说下去么?”


  丁隐点点头,“你继续说。”


  碧瑶冷冷道,“你明明知道会反噬,在卧云村里,一再故意激得小凡气血大动,情绪不稳,是想要做什么?”


  丁隐道,“这就不干碧瑶姑娘的事了。”


  碧瑶道,“我本来想不通,但是下午在找张小凡时,被我看到天边忽然飞来了一只血眼信鸽。我抓了那鸽子一看究竟,信上只有一句话,不知何故,彼物异动。”


  碧瑶目光如利刃逼视丁隐,“天下魔物,大多相连,烧火棍又聚集了两大法宝,嗜血珠与摄魂棍。只要小凡气血不稳,烧火棍魔性便会愈来愈强,甚至影响其他邪物。”


       碧瑶质问:“你究竟要做什么?”


  丁隐站起身来,对碧瑶目光视若无睹。


  他终于说话,“从一开始,你和张小凡就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他从再活一次开始,就是一个赌局。


  起初一无所有,到现在有了一点筹码。


  他从醒来第一天就在想,这次是赌,赌自己能不能做戏到赤魂石爆发魔性,能不能夺得先机,命运由自己断定。


  但太久了,赤魂石二十四年爆发一次魔性。


  那时候,他发觉自己得等七年。


  七年,多不易。


  他想来想去,心里不想等,又不能不按捺住复仇念头。


  这时候,他却发觉,大竹峰的平凡少年,身边有一物,噬血摄魂。


  那少年却拿那物来做烧火棍。


  于是他赌了一赌,中间种种过程,让烧火棍魔性积攒到一个地步,能不能提前唤醒赤魂石。


  他下了这一步棋,没抱多大期望。也许三年五年,这个少年早就忘了他。


  可是两年后,这步棋真的实现时,他居然有了一点点不忍心。


  


  丁隐面对着碧瑶,叹息说,“但是……既然你们出现在这里,那我就物尽其用。”


  碧瑶怒极反笑,伤心花霎时出现在她手中。丁隐不躲也不避,花瓣正要触及丁隐,却又忽然飞转。


  碧瑶恨恨道,“我不杀你,杀了你他会更难过。我要你活着,我等着看你难过那一日。”


  丁隐目不转睛,看着医庐的窗子,他想,张小凡在里面,碧瑶的昏睡咒肯定能令他睡个好觉。


  心里忽然有一种莫名的情绪。


  他道,“不会有那一天的。”


  碧瑶哼了一声,转身要进医庐,“我会带走张小凡!马上就走!”


  丁隐却道,“且慢,我请碧瑶姑娘帮我做一件事。”


  碧瑶奇道,“哦?你在这儿操纵人心,还需要我帮你做事?我可没有那么大的本事能帮到你。”


  丁隐目光微微一转,“借你的伤心花一用,杀个人。”


  碧瑶转身,不解地看他。


  丁隐道,“那边草丛里,我打晕的一个人。”


  碧瑶一想便了然,这是玉无心派来监视的人。


  丁隐要借她的手灭口,叫人无论如何怀疑不到他身上。


  碧瑶道,“好,我帮你。”


  伤心花轻轻一动,洁白花瓣幽绿光芒,再回到她手上之时,她道,“请你也帮我一件事,不要再见张小凡。”


  她朝医庐走去。


  但有一件事出乎她意料,甚至令她脚步一顿。


  月亮藏在墨蓝云后,丁隐的脸半沉没在黑暗中,有虚虚实实的光影。显得他有一点孤独,有一点伤心,但只是一点。


        只有那么一点。


       他缓缓道,“焚香谷是至阳之地,炎阳之力充足,你带他去。”


  他算计张小凡是真,但希望张小凡好好活着,也是真。


评论
热度 ( 34 )
  1. 腐到深處無怨尤Warivl 转载了此文字

© 腐到深處無怨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