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辙(十八)

Warivl:

  碧瑶带着张小凡行至村外不远,停了下来。




  俗语说,遇林莫入。因为林内昏暗、树叶遮挡,最易被偷袭。




  碧瑶却不管这些,将小凡轻轻扶在树下,自己站起来。




  张小凡双目紧闭,眉头微蹙。




  他在梦中都不舒心。




  碧瑶化出伤心花,淡淡幽光,照清小凡,她看小凡,边看边想,怎么有这么傻的一个人。




  转瞬之间,碧瑶又想,张小凡便是张小凡,不傻就不是他了。




  碧瑶忽然叹了口气。




  认识张小凡后,她无端端多了许多烦恼许多生气。




  她宿昔尊贵无比,身为魔教大小姐,脾气又颇傲,教内无人敢拂她意,但亦无人是真心对她。




  碧瑶正恍惚朦胧间,一柄蛇杖破风而来,夹杂无数脚步声。




  她急忙回神,飘忽而动,避开那柄蛇杖,看看是什么人。




  原来是一个中年人,面貌不清,法宝是一柄蛇杖。




  看来是领头之人。




  碧瑶料定是玉无心的属下。伤心花已知她心意,自己分出许多花瓣,似要攻击。




  碧瑶看看林间对方人数众多,微怒道,“暗夜来伤人,还动用这么多人?你们也真是好本事。”




  那人是九毒神君,正是绿袍手下。




  他带着一众手下,“小姑娘,你们今天是不能不死。”




  另一边,碧瑶顾着张小凡,自然无法放开去动手,加之对方人数众多,势必落在下风。




  碧瑶不动声色,道,“哦?我死了,你们不日也要给我陪葬,信不信?”




  九毒神君道,“你变了鬼来杀我不成?”




  碧瑶呵呵笑道,“那倒不是,你想要我死的甘心,也要让我知道是为着什么,你们要杀我?”




  碧瑶看他不耐烦神色,不屑地道,“说都不敢说,果然胆小,难怪又是夜里偷袭,又是带着这么多人。”




  碧瑶目光扫过林中诸人。




  当着手下,九毒神君已有不快之色。




  碧瑶鄙夷看他一眼,道,“为人鹰爪,不过如此,跟条哈巴狗似的,说一句都不敢说,叫一声恐怕都不敢叫!”




  九毒神君听着碧瑶伶牙俐齿,十分恼怒。




  




  这时林边忽然闪过一点幽火,是夜行修道之人。




  似乎有一行人往这边来。




  碧瑶微微一笑,畅快道,“这下,死的可不是我们了。”




  九毒神君便往外一看。




  有个女子声音,呵斥道,“谁?”




  九毒先发制人,先出蛇杖。




  那女子也挺剑而出,一把冰蓝仙剑,一身赛雪白衣。




  碧瑶看看她,自然认得那把剑,那个人。




  小竹峰陆雪琪。




       两人已斗在一起。陆雪琪宝剑锋芒挡过那柄蛇杖。




  碧瑶心道不好,他们是小凡同门,料不到自己的术法倒是先把青云门的人给招来了。




  原来来的不止陆雪琪一人,青云门下山历练的几人皆在。




  加之还有其他正派人士,如焚香谷。




  他们皆是正派后生里数一数二的弟子,已与九毒及其手下动起手来。




  树林霎时一片刀光剑影,法宝辉映。




  




  碧瑶平素不屑正道,这时拉起小凡,想趁夜色先走。




  曾书书眼尖,看见她,“姑娘,是你!”




  客栈曾有一面之缘。




  碧瑶正要说话。




  曾书书再一看她身边扶着的人,不由惊呼:“小凡!”




  他急忙上前,问碧瑶,“小凡这是怎么了?”




  碧瑶淡淡道,“他受伤了。”




  曾书书放心,“那就好,要不然咱们就得四个人下山三个人回去了。”




  碧瑶一心想走,道,“我带他先去疗伤。”




  曾书书道,“小凡受的是什么伤?”




  碧瑶不快,道,“你治不好就是了,我带他走。”




  她要走时,却听得一声,“且慢。”




  青云门中陆雪琪资质为佳,术法高,而齐昊则年龄大,为人稳重。




  九毒神君知道讨不了好,已败走。




  树林陡然寂静。




  他走过来,注视碧瑶一会儿,礼貌地道,“这位姑娘,我这张师弟是我们青云中人,还是让我们带他去疗伤较好,多谢姑娘一路照拂了。”




  话虽有理,碧瑶却不依,“人,我要带走你们也没什么法子。”




  齐昊再想一想,客客气气道,“姑娘若放心不下张师弟,可与我们同行。但带走可不行,师弟毕竟是青云门人。”




  曾书书也道,“齐昊师兄说的不错。”




  其实这话已极公允。




  但碧瑶看看他们,执意道,“我就要带走他。”




  僵持不下,那边焚香谷一人刚过来,看见碧瑶猛地一惊,“是你!”




  碧瑶知已被认出,不慌不忙,笑意盈盈,“是我又如何!”




  那人退开几步,叫道,“是鬼王之女!魔教碧瑶!”




  此话一出,众人皆是一怔。




  青云门几人想不到师弟竟与妖女一起。




  各派几人也料不到竟在这里遇到这鬼王宗的千金。




  看见他们已运起法宝,敌意有加,碧瑶知道她此刻不逃,今天一战就在所难免。她先将小凡安置在一边,手中伤心花微微飘动。




  齐昊道,“碧瑶姑娘一路照顾张师弟,我们今日也不想与姑娘动手,请姑娘走吧。”




  碧瑶此际看一看小凡,心驰神荡。




  她自从遇到张小凡真是多灾多难,先是滴血洞、又是卧云村、现在又是这个场面。




  可是碧瑶想到卧云村溪边。




  她与小凡谈心,说小时候的事,便觉得世上千万的珍宝、别人万千的讨好都抵不过这个人。




  那焚香谷弟子却嚷嚷,“大好机会,不能让这妖女逃了啊!”




  碧瑶闻言,面如寒霜,伤心花骤然而出,几片花瓣朝着那弟子飞去。




  伤心花本是鬼王为碧瑶所造,中有异香,可令人瘫倒无力,那弟子躲避不及,被洁白小花一击,顿时倒地,不知伤势如何。




  这下不动手都不可能。




  碧瑶冷冷道,“我就算是个妖女,也比你们有本事得多。”




  




  卧云村。




  深夜里,丁隐已经睡着了。玉无心探听再三,看他真的入睡,屏声敛气出门。




  她走进一所农居,属下报,医庐边找到一具尸体,看伤口,应是碧瑶所杀。以及九毒神君正要杀碧瑶小凡之时,来了一行人,救了他们。




  玉无心脸色一冷。




  她静了一会儿,“我爹知道这事了?”




  属下再道,“是,”随即贴近来道,“他嘱咐,计划要提前了。”




  玉无心一凛,“哦?”




  属下将绿袍命令一一道来。




  一为最近蜀山赤魂石异动频繁,机会已到。




  二则是卧云村已被人发觉,时日一长恐怕打草惊蛇。




  




  




  玉无心回来,进房一看,却不见丁隐。




  她急急奔出门找寻,却在门口撞上一人,定睛一看。




  她脸色好转,“大力哥!”




  丁隐不待她说话,急切地道,“你刚刚去哪儿了?我醒来不见你,很是担心。”




  玉无心一笑,握住他手,“醒了睡不着,怕吵醒你,我就出去走走。你不要担心。”




  丁隐看她笑颜,也对她一笑,爱怜道,“夜里我担心外面有危险。”




  玉无心道,“怎么会呢?卧云村平静安宁,不会有什么危险。”




  玉无心靠在丁隐怀里,她听着丁隐心跳声,两人亲昵无比。丁隐轻轻抚着她的发,道,“那可不一定。”




  丁隐嘴角微微上扬。




  他知道他要得到什么。




  他也知道他舍弃了什么。


  



评论
热度 ( 34 )
  1. 腐到深處無怨尤Warivl 转载了此文字

© 腐到深處無怨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