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辙(十九)

Warivl:

  张小凡醒过来时是在客栈。




  阳光斜射,满室静好。




  曾书书推门进来,“小凡,你醒了。”




  张小凡满腹狐疑,“书书?”




  他心里咯噔一声,知道这不是卧云村。




  曾书书见他急急下床,上前来,“你去哪儿?”




  居然不是卧云村!




  怎么能不是卧云村!




  张小凡定一定心,“这是哪里?你又怎么在这里?”




  他心里又急又乱,明明不是这样的。




  曾书书以为他担心碧瑶,看看门窗,悄声道,“碧瑶姑娘没事。正动着手,她要落下风之际,魔教属下救走了她。”




  张小凡云里雾里,道,“你跟我说一说经过。”




  曾书书便将遇上碧瑶经过一提。




  张小凡喃喃,“原来如此。”




  他想的确自己也是要走了,不能再在卧云村看下去。




  看鹣鲽情深,看琴瑟和鸣。




  曾书书笑道,“碧瑶姑娘倒是十分有胆气,一番说辞,焚香谷那几个人的脸都气青了。”




  他性格向来不羁,悄悄道,“小凡你眼光不错,只是要是她不是魔教中人,那便更好了。”




  张小凡回神,“我与她只是朋友。”




  曾书书促狭道,“好好好,朋友。碧瑶看你这个朋友的眼神可不一般。”




  张小凡皱眉,颇严肃道,“我与碧瑶绝无可能。”




  曾书书倒是被他这一句重话惊了一下。




  他想起一事,善意道,“不过,小凡你还是想好回青云门时,如何解释吧。”




  正道魔教本就势同水火,青云门门规森严,更严禁弟子与魔教众人来往。


  


  何况小凡是与魔教大小姐过从甚密。




  曾书书见他皱眉思索,劝道,“我和齐昊师兄都会尽力帮你说话的。陆雪琪性子冷淡,也不是会落井下石的人。”




  张小凡未听未闻。




  曾书书嘟囔,“就是焚香谷那几个人难打发。”






  名门正派也有明争暗斗。




  历练这一路来,他们与青云门本就过不去,恨不得压下青云门与天音寺,独占鳌头。




  如今又被碧瑶取笑一番,打伤弟子,岂能善罢甘休。




  还有天音寺几人也见证碧瑶与小凡亲昵。






  他不说话,曾书书奇怪,道,“小凡?”




  张小凡忽然道,“你们说,遇到我跟碧瑶时,碧瑶正跟人对峙,快要打起来。”




  曾书书不明觉里,道,“的确是这样,人数颇多,似乎是想下杀手。”




  他再问,“小凡,怎么了?”




  张小凡陡然站起来,心里明白。




  他想,果然是这样。卧云村果然不过是个牢笼。




  为怕走漏风声,在刚出村之际,就派来下属杀人灭口。




  张小凡紧抓他肩膀,道,“我们现在在哪里?距离你遇见我与碧瑶那地方有多远?”




  曾书书不解,“小凡你别激动!”




  他想了想道,“我们一路是御剑而来,一天多的路程,估计去得有些远了。”




  张小凡松手,一听便道,“那好,你告诉齐昊师兄一声,我有要事要做,先走了。”




  他无身外之物,不必收拾,一根烧火棍便可以走。




  曾书书急道,“你万万不能这个时候走。”




  小凡停了一停,曾书书为难地道,“再过一日,就到青云门了。齐昊师兄也已传信回去说你已找到。我们不日回山。”




  他看着张小凡,再道,“你倘若这时候走了,焚香谷将你与碧瑶之事添油加醋,说你串通碧瑶,伤他门人,然后投靠了魔教,而你人又不见,没有对证,我与齐昊师兄再为你说话都没有用!”




  小凡略有踟蹰。




  曾书书一改往日嬉笑,认真起来,道,“难道你想被逐出青云门?”




  此话一出,瞬时死寂。




  张小凡一怔,仍波澜不惊,“我并不怕被逐出师门。”




  曾书书沉痛道,“那你也得为你师傅师娘想想。”




  大竹峰日日夜夜涌上他心头。




  他上山才十一岁,草庙村屠村过后,上青云山。




  因资质差,性格木讷,扔给了人烟稀少的大竹峰。




  师傅纵使脾气不好,恨铁不成钢,却也真心护他。




  师姐师兄即使觉得这小师弟愚钝,除却偶尔玩笑外,也是十分友善。




  但是,他却又有不能舍弃的人。




  碧潭初见、后山竹林、庭院月色、满月古井,历历在目。




  两难之间,张小凡终下决心,艰难道,“我们先回青云,等我与师傅解释清楚,我再下山。”




  曾书书松一口气,“你这么想就对了。”




  张小凡却想,我宁愿错,错到无可挽回。




  




  夜里,张小凡静立窗前久久,看一个方向,想这是卧云村的方向。




  明日便能到青云山,他正欲休息。




  背后,窗棂忽的一声响动。一个水绿影子跃进屋里,他知道是谁。




  她道,“张小凡。”




  张小凡回头,“碧瑶。”




  碧瑶一身水绿,眉宇间略有憔悴,她道,“你真的要回青云山?”




  张小凡道,“真的。”




  碧瑶不屑一笑,断言道,“你这次回去,肯定没有好果子吃。”




  张小凡垂眼道,“总要对师门有个交代。”




  他神色一凛,再问碧瑶,“你有没有觉得卧云村有不对劲的地方?”




  碧瑶讽刺一笑,“你觉得不对劲了?”




  张小凡紧盯碧瑶,“你察觉到了什么?”




  碧瑶在屋内走过来,走过去,终于开口,“本来极容易察觉到的东西,只是你为感情遮眼,看不到罢了,比如说,你一直相信的人,其实不是那么简单的。”




  张小凡皱眉,“你说丁隐。”




  碧瑶道,“你自己心里有数。”




  她再咕哝,“反正以后,你们也不会有什么干系了。”




  她想起丁隐态度。




  那种决绝,诸天鬼神都不能阻挡。




  何况区区一个张小凡。




  张小凡脸色阴沉,急道,“你知道些什么?”再道,“他现在是不是很危险?”




  他居然还关心丁隐安危。




  碧瑶不由冷笑,低低道,“他危险?他身边的人倒比较危险。”扬声道,“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




  她再看小凡,语气便不再尖刻,“我最后再问你一次,你要不要入我们圣教?”




  她等回答,等小凡说话。




  张小凡叹气,“你知道我的答复的。”




  桌上有一套茶器,瓷杯白且薄,碧瑶捏在手里把玩,乍一听,一只茶杯直接掷在了地上,碎片四溅。




  碧瑶神情震怒,要开口说话。








  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张师弟?你房里似有异响?莫不是出了什么事了?那我们可推门进来了。”




  是焚香谷弟子。




  说着不等小凡应声,径自推门进来。




  他一进来,仔细打量一番,却不见有何不妥。




  张小凡客客气气,“不小心摔了一只茶杯,李洵师兄何必如此大惊小怪?”




  李洵走到窗边,道,“大晚上的,张师弟还是把窗子关上为是,毕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有贼来。”




  他把窗关上,皮笑肉不笑地道,“只是贼呢,那还好说,就怕是魔教中人,那就不好了。”




  早在他敲门之际,碧瑶已从窗户跳出去。




  张小凡有恃无恐,道,“但来的不是贼,也不是魔教中人,来的是半夜不睡四处溜达的李洵师兄你。”




  李洵笑答,“那就不打扰张师弟安睡了。等明天我们到了青云门,再与大家好好说说。”




  李洵拢紧了袖中一物,慢步走出房间。



评论
热度 ( 38 )
  1. 腐到深處無怨尤Warivl 转载了此文字

© 腐到深處無怨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