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辙(二十二)

Warivl:

  张小凡一心念着丁隐,不眠不休往卧云村赶。


  青云门他不能回,亦不想回。草庙村早村毁人亡,无人居住。他现时心间空落落,只挂念一个人,又回想到碧瑶所言,更觉卧云村有玄机。


  纵使不眠不休,他赶到卧云村也是第二日。


  远远的,站在村口,张小凡心中烦乱,没法平静,隐隐有不良预感。


  昔日卧云村虽不繁华,但清平安乐,总有人声。今日却一片死寂,宛如死城,毫无人息。


  空气中有飞灰飘摇,显然经过一场大火。


  张小凡心里茫然,回过神来又惊又恐,发足狂奔,往丁隐家去。


  卧云村处处焦土,一些废墟仍有未灭的火光,有几处甚至烧得只有几截焦了的梁柱。


  地上还有血迹。


  红的血,剑刃上还沾着一些,焦土是黑的。


  张小凡犹自茫然。


  他心中有一个声音,张小凡,你别瞎想,你别咒他,他那样聪明……


  丁隐家已烧的摇摇欲坠,断壁残垣,废墟犹有余温,他不管不顾,奔进去,一边找,一边喊,没命一般,“丁隐!丁隐!”


  声嘶力竭,激烈尖锐。


  他甘愿用此生一切,来换取这时丁隐一句应声。


  可是没有。没有。哪里都没有。


  寒冬兜头一盆冷水。


  晴天朗朗,他心被一道霹雳劈裂,塞入冰雪,都不过如此。


  张小凡什么都感觉不到,这样像,他惨笑,一时间竟分不清这是哪里。


  是草庙村?爹娘都死了。血海尸山,眼前都是血红……


  是卧云村?那么丁隐呢?丁隐也……


  他眼底空洞,喃喃,“不可能,不会……”


  为什么都是屠村?


  为什么偏偏要发生?


       又为什么要是他们?


        天意何其不公。


  张小凡神智混乱,失魂落魄。终于,他支撑不住,没力气站住,他沉沉跪在废墟前。


  和十一岁时没有区别,他什么都改变不了。和两年前一样,他又不能救下丁隐。


  他永远这么没用。谁都救不到。


  那次是普智,那么这次是谁?丁隐又在哪里?


  他还在吗。


  倘若,丁隐真的……,张小凡发誓他会用尽一切方法,令屠村的那个人生不如死,痛不欲生,但又求死不能。


  他一旦心有杀念,噬血珠更加欢腾,一刹那,他周身腾腾黑气,只有一双眼睛异乎寻常,闪着狠戾的光。


  张小凡站起来。


  这时却有一个脚步声靠近,小凡凛如寒霜,想也不想,看一眼,不是丁隐,出手便是杀招。


  那人猝然不妨,被他掐住脖子,挣扎,“小凡!张小凡!”


  她喘不过气,结结巴巴:“我是……碧瑶……你要杀我?”


  听到她尖叫出声,张小凡昏乱中,才猛然惊醒。


  他忙松手,碧瑶得以喘息,惊魂未定,她弓着身子边喘边抬头看小凡,细细声,“你刚刚……怎么了?”


  碧瑶忽然很害怕刚刚那个张小凡。


  她知道,倘若不是她及时呼喊,那么张小凡说不定真的要将她杀了。


  张小凡捂住胸口,垂目敛眉。


       显然又是受噬血珠折磨。


  他伸出双手,看了看,不敢置信。自己刚刚居然想杀碧瑶?


  张小凡心灰意冷,“对不起,碧瑶。”


  碧瑶平复呼吸,大着胆子,去碰一碰他的手,“你……是不是又把我当小玉了?”


        她不说还好。


  她一说,张小凡眉间一凛,犹如找到生机,“对!小玉,她不是一般人……她肯定有办法,不知道她还要利用丁隐做什么,那么丁隐不会死……”


  他想着想着,露出一丝微笑。


  这时才敢将那个死字说出来。


  丁隐肯定不会死。


  碧瑶见他刚刚吓人可怕,这时又笑容欢欣,担心他神智失常。


  她喊道,“怎么了?小凡,怎么了?”


  张小凡不顾她,飞奔至村里各处,四处察看,他先前只看到血迹焦土,但是这时一看屋内,却笑出声来。


  碧瑶追着他去,听到小凡笑道,“你看,没有尸体!他肯定没事!”


  见他乐而忘形,碧瑶冷冷淡淡,“那又如何?你还不知道他是生是死呢。”


  张小凡心满意足,不理会她。


  碧瑶远远的看一看一处废墟,轻声道,“你知道不知道,他跟我说过什么?”


  张小凡盯着她,目光疑问。


  碧瑶呵呵冷笑,目光望着那处已成废墟的医庐。


  她一字一顿的说,“他、骗、你、”


  张小凡摇头,“我、不、信、”


  碧瑶凝视小凡,道,“是你不信,还是不愿相信?”


  她再火上浇油,一心要骂醒小凡,“你自己看看你的模样,你再想想他昔日对你,卧云村对你的细节,你想想啊!自始至终,他都骗你。”


  张小凡侧过头去,不看她,却不能不听到她所说。


  他道,“我为什么要信你,我认识他很久了……他绝不会骗我,他对我很好的……”


  碧瑶看他,咬咬牙,“我对你不好么?”


  张小凡道,“那不一样。”


  碧瑶沉静下来,有些伤神,“你那一番话劝我与爹解开心结,我听后想了很久,这次出来,我还没回狐岐山,爹就来找我,很是担心我。原来他不是不心疼我,只是很少说出口。”


  “我要多谢你,你是第一个对我好,没把我当妖女看,与我真心相交的,你对我如何,我也就对你如何,在我看来,圣教那些人讨好我的千珍万宝,也比不过你在溪边跟我说的一番话……”


  这句话碧瑶说得凝神,张小凡这时恍然发觉她的心意,“碧瑶,我……”


  碧瑶见他说不下去。


  她掉过头去,干脆利落,“你放不下的人,日后你还能见到他,那就问个明白吧。”


  张小凡看那废墟,痴痴愣愣。


  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或者在想丁隐,或者在想去处。


  碧瑶道,“我那句话还有效。”


  见小凡不解,碧瑶转身看他,“要你入我圣教的那句。”


  张小凡看她,知道她对自己心意后,更不能承受她对自己的好。


  他要拒绝,碧瑶冷哼,“我圣教人数众多,打探消息更是厉害,你入我圣教,岂不是更能打听那个人的消息?”


  他心里有点松动。


  碧瑶无奈,“张小凡,我告诉你。我也是为了我自己的私心!”


  碧瑶看他,认真的,再仰头看看天际,柔声道,“张小凡,你看看那天上的浮云,去了又来,变化无常,人心也是如此,一个月两个月,你记挂着那个人。一年两年呢,三年五年呢?我是为了我自己的私心才要你入圣教的!况且青云山上的事,我都听说了,你肯定不会对那些人再心软了……”


  张小凡也凝视那白云,“我入鬼王宗。”


  碧瑶惊喜看他。


  他还仰头看着,“反正我也无处可去。我入了魔教,我答应你,便会尽心尽力,不会有所藏私。”


  碧瑶唇边有一丝笑意。


  张小凡收回目光,“但是你前面说的,千年万年也不能够的。”


  碧瑶愣愣,笑容僵硬。


  听得张小凡平平淡淡说,“千万年来,浮云走了又来,来了又走,但天有哪一天不在?”


  碧瑶心很沉很沉的堕了下去。


  也许张小凡对那个人的心意是天在其上,永不能改,而不是浮云,去了又来。


  她还不及回神,有一物放至她手中,她一愣。


  原来,地上有屠村之人遗下残剑,其上血光犹在。


  血与剑刃映衬,更显心惊。


  张小凡捡起一段,递向碧瑶。


  他淡淡道,“我们可以赌一赌。莫说变化,你留着它,有那一天,我心有松动,你将这给我,我用它亲手了结我自己就是。”


  天上浮云来去,只有天际永在。


  碧瑶握着那段残剑,凝注着,默默无语。


  


  蜀山。


  他回到了熟悉的地方。


  丁隐刚醒过来便有人围过来,他皱眉,看着一个人,“这是哪里?”


  那人一身青衣,“这里是蜀山!”


  另外一个女弟子,有些傲慢,她说道,“我们是你的救命恩人。”


  丁隐看看他们,掀被下床,急急忙忙,“小玉呢?卧云村呢?我要去找她!”


  他心里有一点紧张,又有一点激动。


       开始了。


  这个轮回、这段路、这场戏、终于,开始了。


评论
热度 ( 35 )
  1. 腐到深處無怨尤Warivl 转载了此文字

© 腐到深處無怨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