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辙(二十三)

Warivl:

  蜀山。凌云峰。




  丁隐要下山,几人都拦不住,好言相劝或者横眉怒斥,他全不动摇。




  最后到底还是动起手来。




  丁隐知道诸葛紫英性格骄横,他这一辈子不想为所谓“小玉”再挨一剑。但痴情重意的戏份还是要演。




  演到恰恰让远在凝碧崖的掌门发觉他体内的赤魂石元神就好。




  至于诸葛紫英,他无谓与一个娇生惯养的小姑娘计较。好在这辈子没有张馅饼,他能轻省不少。




  丁隐仍装懵懂。




  等到问明卧云村消息,立马失控。




  多可笑,卧云村两年里,他发疯病演技纯熟。




  对人对事皆知道什么态度最适宜。




  魔气爆发,丹辰子才觉不对,以为他是魔宗探子,待要真的动手。




  丁隐不用武功,也知道若有武功绝计瞒不过蜀山掌门。




  丹辰子横剑要对他下手,丁隐远远看到天际飞来一人影,心里微笑,如愿以偿晕了过去。




  




  中间该做的戏份,丁隐一场都不会少。




  他知道周青云会拾到自己的天灯,知道她会带自己下山,也知道这次下山他便能拿到赤魂石。




  上辈子,在最后一刻,他临近绝路,几乎痴狂。




  害死丹辰子,要毁蜀山,想杀玉无心,灭阴风谷。




  但心里的的确确是对周青云有一些期盼。




  我认识的人都骗我,或者就是把我当一个赤魂石容器。




  但周青云是不一样的。




  有那么一个瞬间,周青云太真挚,丁隐甚至觉得周青云是不论如何会支持他的。




  他对周青云无关风月,却到底有一点交情。




  可惜,也不可惜。




  玉无心眼中,魔宗、绿袍都比他丁隐重要。为了这个,她骗他多次,直到他再不信她。




  但是周青云呢?




  原来只是没有触及她所看重的东西,等到他与所谓正道对立,被放弃,被背叛的还是他。




  为什么呢。




  丁隐想自己到底是做错了什么。




  事实是,他什么都没做,就被硬生生推到这个地步。




  最开始的丁隐不是这个样子的。




  




  在大竹峰,很多次丁隐看见张小凡,眼神清亮,一举一动简单毫无机心。觉得人对我好,我便待人更好。




  倔起来是真倔,也是真傻。




  他看到曾经的自己。




  他很想对张小凡道,我以前认识一个人,跟你一样简单,你要是认识他肯定能和他成为朋友。




  倘若张小凡睁着一双眼睛问他,那人在哪里。




  丁隐一定说,死了。简单的傻子往往没有好下场,偏偏那傻子还没有自知之明。




  张小凡认识他,幸或不幸?




  说不定没遇到他是最开心的。




  那现在呢?




  丁隐忽然又不愿想下去。




  想什么张小凡,应该顾好现在才对。




  




  丁隐数了数到蜀山之后都晕了多少次了。




  世上也许没有晕一晕不能解决的事,如果有,那就再晕一次。




  上次一晕,到了蜀山。




  再一晕,被掌门发现了赤魂石元神。




  这次一晕,赤魂石已经在他体内了。




  




  栖霞峰。




  时值春季,桃花像一层层粉色的云霞,沾染了天下的艳色,一树树一枝枝,直与天际晚霞相连。




  丁隐在树下练剑。




  他手挥一根树枝,身影穿梭,手腕翻动,即使只是粗陋树枝,也比名剑利器来得潇洒从容,行云流水。




  随着他身影飘然,来了一阵风。




  春风将桃花瓣瓣吹落,像把天上的云霞拂落在他身上。




  一瓣瓣,一层淡淡粉色,映衬丁隐专注面容,一点唇色,人面桃花相映红。




  一整个春天的桃树都愿意开放,一整个蜀山的桃花都愿意落在他身上。




  




  丁隐收剑回身要走,却见周青云痴痴站着。




  周青云才回神,看他凝目注视,眼神柔和,出声,“丁大哥。”




  丁隐也应声,“青云。”




  周青云道,“你又在练剑了?”




  这是周青云教给他的独门的傲雪剑法。因为蜀山剑法不能外传,丁隐还不是蜀山弟子。




  丁隐点点头,皱起眉,郑重道,“我要为小玉报仇,自然要练剑。”




  周青云便有一点出神。




  她第一次见到丁隐是他刚醒过来。




  只那一眼。




  从没有一个人像丁隐,眼睛里住着春水,住着情深,住着璀璨星光。




  丁隐情深的,是他的娘子。




  她不禁有些惆怅,春雨细细密密的在心里下着,惘然如梦。




  她尽力提起神来,微笑道,“丁大哥,虽然练剑报仇重要,你也不要太辛苦。”




  丁隐暂敛愁色,注视她,“谢谢你。青云。”




  周青云被他眼睛看得低下头来。




  




  丁隐在蜀山待了已近一月。




  这天,周青云来桃花林看他,神色有点不快。




  丁隐见她怏怏不乐,便问,“怎么了?”




  周青云注视他好一会儿,“过十几天要下山一趟。”




  山中静修,对于少年人而言本来难捱。




  丁隐拍拍她头,“能下山是好事,能见识不少东西。”




  周青云却不作声。




  丁隐注视她良久,她道,“可是这一去恐怕要十天半个月……你……”




  她及时打住,不再说下去。




  丁隐道,“你们这次下山是做什么?”




  周青云想了片刻,想告诉丁隐,又觉得他不适合知道。




  丁隐有一点低落,“我又不是你们蜀山门人,你怕我知道也是应该的。”




  偏偏他这话说得平平淡淡,似乎理应如此。




  周青云听来就更觉他委屈。




  她急急道,“我不当丁大哥是外人的。我告诉你。”




  原来焚香谷至宝玄火鉴失窃已有多年。




  这一次,却传说在某处小镇找到踪迹,虽然只是传说,已令无数正魔两道人士争相前去。




  蜀山历来与焚香谷交好,也想买一个人情,答应帮助找寻玄火鉴。




  丁隐淡淡然。




  只是焚香谷这三个字怎么也拂不去。




  




  狐岐山。




  鬼王宗总坛。




  夜色深沉,魔气深重,两者交织,显得此处更为黑暗。




  有几个魔教中人把守总坛一角,夜来无事,酒不敢喝,于是闲话几句解闷。




  有个人便提起最近教里沸沸扬扬的秘闻。




  “听说碧瑶小姐带了个人回来。”




  另一人接口,“这可难得了,碧瑶小姐对着好多人都是瞧不上眼的,那是个什么人?”




  原先那人道,“我也不知道,碧瑶小姐的事,我们哪敢打听。只是听过一点!”




  另一边人也有兴趣,洋洋得意,慢条斯理道,“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




  众人见他有料,纷纷让他说出来听听。




  那人受人追捧,道,“那个人一进咱们圣教,就被碧瑶小姐带去见宗主了。宗主颇为器重,那人叫什么鬼厉来着,宗主派了个事让他做,试炼他能否入圣教。”




  旁人听得出神,那人卖关子,“你们猜怎么着?”




  众人纷纷催促他往下说。




  那人道,“听说一身衣服全是血回来的,可吓人了。”




  有人好奇,“受这么重伤?”




  那人道,“呸呸呸,别瞎说,是别人的血。知道前些天冒犯圣教的那门派么,嚣张妄为,以杀人夺魂养自身功力那门派,现在没了。一夜之间哪。”




  众人七嘴八舌,有不信的,有吓住的。




  “那碧瑶小姐跟他怎么回事?”




  “那就猜不着了,不过看那样子,说不定,咱们圣教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要办喜事了。”




  ……




  夜更深,也越静。




  说话声渐渐平息。




  




  内室。




  他现在已经不是张小凡了。




  他换去青云那一身淡蓝弟子服,换上深色。




  还是不习惯,有人叫鬼厉,他甚至认为不是他。




  张小凡已经成为过去了,他告诉自己。




  却有一阵敲门声传来。




  鬼厉出声,“谁?”




  碧瑶还没有睡。




  她进来,见鬼厉静静对着一盏烛火。




  烛火犹疑,如人心。




  烛台上已堆了不少烛泪,点点滴滴。




  她开门见山,“玄火鉴有下落了。”




  鬼厉淡淡点点头。




  碧瑶倒是不在乎他态度,喜形于色,“烧火棍的反噬,玄火鉴要是到手,再配合你前些天学的天书,便可略略压制住了。”




  鬼厉不在乎生死。




  却不能不在乎生死。




  有个人行踪不明,欠他一句回答。




  鬼厉问,“在哪里?”




  碧瑶目露精光,一字一顿,“小石镇!”





评论
热度 ( 31 )
  1. 腐到深處無怨尤Warivl 转载了此文字

© 腐到深處無怨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