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霆衍生】特案调查科(第四案 赤裸女尸 5)

迷藏(疯人院:

姜希宇X阿霆   

希望听到大家对这文的意见呀,宝宝很没有信心呀。大家是希望继续以案件为主,还是希望加大感情戏的比例?请多多评论好吗?打滚求评论~

-----------------------------------------------------

根据西门给的信息,展博很快查到了第二位女死者的身份。屏幕上的女孩看起来年轻漂亮,身材也十分火辣:“Jenny,中文名周玲,今年20岁,X市人,高中毕业后来本市打工,最近一份工作是在HiFive Pub做调酒师。3月18日酒吧领班收到她的短信说是找到了更好的工作,要辞职,然后就没有出现过,直到3月25日在C街垃圾站发现她的尸体。她和一个叫姜蓓蓓的同乡合租,姜蓓蓓说周玲本来就不常回来住,所以这次一段时间没见到周玲也没觉得奇怪。她最后一次见到周玲的时间也是3月18日,那天刚好是她生日,俩人一起吃的晚饭,7点左右周玲出门去上班,那之后就没了消息。至于要换工作的事,她并没有听周玲提过。”

阿霆写下“周玲,3月18日7p.m,3月25日C街垃圾站”的字样,然后转向花泽类:“类,说说两具女尸的尸检情况。”


“夏梓桐的死亡时间为3月15日20点-21点之间,周玲的死亡时间为3月24日19点-20点之间。两位死者都是死于窒息,凶器是宽两厘米左右的带状物品,根据留下的纤维组织判断很可能是丝绸制品。此外,她们死前都连续多日遭到性侵,但身体状况良好,除了手腕脚踝上的捆绑痕迹,并没有遭到其他形式的伤害。”

“其他形式的伤害?这什么意思?”Janet问。

 “据伤痕情况判断,死者在死前应该被囚禁了好几日。据以往的经验,尸体会伴有脱水、体重下降等情况,因为在囚禁期间凶手不太可能会照顾到受害者的饮食。可是这两位受害者死前都可能吃得还不错,周玲的胃部残余物表明她最后一顿吃的很可能是小牛排。除了饮食,尸体的卫生情况还显示出在囚禁期间受害者一直都有洗澡,甚至皮肤上还有保养品和香水的残留。最奇怪的是,” 花泽类合上报告,斟酌了一下用词,“死者下体的撕裂伤表明凶手在性事中并不温柔,甚至根本没有让死者有丝毫的动情,可是死者身上却没有其他明显伤痕。像这种case,凶手通常来说很难控制自己的情绪,极可能会在性侵过程中虐打受害者,最轻度的情况也该会有掐痕才对。像这么干净的尸体,实在是有违常理。”

“你的意思是凶手一面精虫上脑性侵受害人,一面还控制情绪不虐打受害人?”阿祥奇道。作为一个男人,他深刻地知道要在活塞运动时保持冷静有多难。

“可以这么说吧。”类点头。

“这么说来,抛尸现场给我的感觉也很矛盾。”冬虫草补充,“凶手应该有事先踩点,还破坏了路灯,看起来行事十分谨慎,可是抛尸地点却偏偏是整个H市夜生活最丰富最可能被人目击的地方,这也太冒险了一点。”

“除非,这个地点对凶手有特别的意义。”姜希宇看向类和阿寺,“西门是不是常在那区活动?”

二人同时点头。


阿霆继续在玻璃板上写写画画:“洪悦诗最后一次见到夏梓桐是3月4日下午两点多,到3月15日20-21点左右夏梓桐死亡,失踪时间大约是12天,这期间没有找到夏梓桐的开房记录,我们可以假设这期间她一直被凶手囚禁。周玲3月18日失踪,至3月24日死亡,时间大约是7天。12天,7天……为什么凶手囚禁夏梓桐的时间更长呢?……类,夏梓桐和周玲受伤的程度有区别吗?”

“没有明显区别。”

阿霆皱起眉头,拿笔在“12天,7天”的位置敲了又敲。又转过头问姜希宇:“她们是什么时候跟西门分手的?”

姜·录音机·希宇张口就来:“我跟Summer应该是2月底认识,3月初分手。至于Jenny,分手快3个多月了吧,我也记不清了。反正交往时间都不会超过一星期,对我来说,每个女人的保存期限,只有一个礼拜。”姜希宇一副乖乖仔的表情说出这种风流浪子的话,那违和感真不止一点半点。

“每个女人的保存期限,只有一个礼拜,一个礼拜……”阿霆喃喃着重复,划掉了玻璃板上的“12”,在旁边写上“7”,再画了个问号,“或许,夏梓桐也只被凶手囚禁了7天,她在3月4日离开宿舍后并没有被凶手带走,而是住在了其他地方,或者是住在了其他人家里。她刚跟西门分手,又跟室友吵了一架,心情糟透了,自然要好好发泄一下。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在酒吧借酒消愁,有人上去搭讪也很正常,她有可能跟其中一个人回了家,然后3月9日左右才被凶手带走。阿祥,和尚,你们去夏梓桐常去的那几家酒吧查一下3月4日至3月9日的监控,问问看那段时间有没有人见过她。”


没等到阿祥和尚的回答,反而看大家都一脸憋笑的样子,阿霆疑惑地低头看看自己,没什么不妥啊。他茫然四顾,终于把视线定格在身后的大屏幕上,屏幕上显示的是展博电脑的待机画面。画面里是两张傻笑的脸,一张是陆展博自己的,一张是阿霆,不,准确来说是Mike的。两人哥俩好地搭着肩,头凑在一起,看着镜头笑出两口白牙。阿霆感觉到太阳穴在突突地跳,于是拉长脸道:“展博,现在,立刻,马上,给我删掉。”

“可是……”

“This is an order! ”

“可……”被阿霆用凶狠非常的目光盯着,展博腿肚子直打颤,最终只好苦着脸按下了delete键。


阿祥脑子里突然闪过Mike和项允超接吻的画面,他眉心一跳,转头去看姜希宇,却发现他正脸蛋红红地盯着阿霆发呆。他这才明白过来那日看到姜希宇拿着阿霆的lucky star,他为何心道不好。他目光在姜希宇和阿霆之间来回几趟,心中乱成一团。他跟阿霆多年兄弟,为了阿霆的幸福,他可以豁出性命。只是这条路,实在困难重重。先不说旁人的非议,也不管姜希宇的家人能否同意,单就说姜希宇的心理状况,这个问题就十分棘手。

额头被一个纸团砸中,阿祥这才从纷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一抬眼就看到阿霆正双眼冒火地瞪着自己。他愣了愣,连忙开口:“Yes sir!”


阿霆咳嗽两声来发泄自己的不满,恶狠狠地对展博道:“周玲跟西门分手后还有跟其他人交往吗?”

展博恨不得把自己缩成一个点,一副被欺负惨了的小媳妇样:“有……有两个。”

“查查这两个人的底,看跟西门或是夏梓桐有没有交集。”

“Yes sir.”

“西门这么多任女友,凶手为什么偏偏选上这两个人。为什么先杀刚分手不久的夏梓桐,然后才杀害已经分手三个多月的周玲,他又是在哪里绑走两名死者的。周玲是在从家里到酒吧的路上失踪的,夏梓桐可能失踪前也去过那区的酒吧,那区又是西门的活跃区……或许,凶手根本不是一开始就选定了这两名受害者,而是一直跟着西门!他可能知道西门的历任女友,在跟踪西门的过程中,碰巧看到了夏梓桐和周玲跟其他男人在一起,这才愤而决定杀死她们俩。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凶手对西门的感情恐怕不是憎恨,而是爱慕。阿寺,你去问问西门在夏梓桐和周玲失踪之前的具体行踪,看是否跟夏周两人有重合。还有……问问他身边有没有男性追求者。”

“男性……追求者?”

“有。”回答的人是花泽类。看阿寺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类勉强压下心中的酸涩。他对阿寺的感情是什么时候开始变化的,他自己都说不清楚。这么多年,阿寺对男女感情一直懵懵懂懂,对同性之间更是无法理解。上次见项允超吻Mike,阿寺铁青的脸色让花泽类生出了绝望的情绪。本来就不该有所期待的,他们四个人的婚姻哪轮到自己做主。能修学法医法证,陪阿寺来警局工作已经是偷来的幸福了。他苦涩地笑了笑,可是,为什么我还是觉得这么不甘心。

“类,说说具体情况。”

“上次西门生日,多喝了几杯,去洗手间吐。我不放心,去找他。发现有个男人把他堵在隔间强吻他,被西门一拳揍翻了。我瞥了一眼,应该是周家三少,周天辰。不过具体情况还要问西门,我跟阿寺这两年很少参加social性质的酒会,对周天辰不是很了解。”

“OK,这条线你跟。希宇和Janet,你们研究一下罪犯的心理,就从类提到的尸体的矛盾入手。我有种感觉,真正的突破口在这。”


评论
热度 ( 85 )

© 腐到深處無怨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