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辙(二十四)

Warivl:

  • 挚爱退役了。最近混沌中。更文会慢。


  天色微亮,日出第一道金光洒在小池镇,这几天平静小镇忽的热闹起来。


  生意平平的客栈也入住不少各派人士。


  店小二眼花缭乱,账房将算盘拨得响声清脆。


  先是来了一个一身黑,戴着兜帽的怪异人士,低着头,冷冷的,看不清脸。


  后来又是几位名门子弟,衣衫翩翩,气度非凡。


  正想着,天色将晚,门口脚步声响起,又来了一行人。


  店小二看向门口,有男有女,四个人,也都样貌不凡,中间那个紫衣女子颇为骄矜。


  她态度骄横,“小二,还有房间吗。来四间上房。”


  店小二为难:“姑娘,只有两间,可真没有那么多。”


  她俏脸一冷,就要发作,高声嚷嚷,“你们开店的,怎么连客房都不备够?”


  店小二道,“姑娘可别生气,最近人多,小店也是没办法。”


  她身边那个颇为高挑的男子连忙安慰,她才气消不少,却还是不满。


  倒是那位青衣女子笑容温和,“两间上房便两间吧。紫英,这不是在蜀山。”

  

  她转向另一人,“丁大哥,你和丹辰子师兄一间。我和紫英一间,这样就可以了。”


  看这情形,其余诸人皆应承。


  反正只要找到玄火鉴,在此地也待不了几日。


  


  天色已晚,店小二带着他们上楼。


  丹辰子先陪着慕容紫英周青云看房间,店小二只带丁隐一人进了房间。


  屋子陈设不差,店小二一边走一边嘟囔,“这上房天天打扫……”


  丁隐方才不发一词,此刻方才出声,笑问,“这客栈最近很热闹?”


  店小二点头道,“可不是!最近这两天镇上的几家客栈人都很多,来了不少人呢。”


  丁隐有了兴趣,“哦?小二哥你这么机灵,想必有不少消息?”


  店小二被人一夸,颇为自得,“那是!就拿我们客栈来说,这两天来的怪人不少,早上有个一身黑漆漆的,又不多话。后面来了几个人,都配着剑。还有来了个姑娘,可漂亮了,就是衣衫看着不像中原人士……”


  想必魔教正道人都来了。


  丁隐听到最后,皱皱眉,“那姑娘,是不是打扮明艳,额前有饰物?”


  小二一惊,“客人你怎么知道?”


  原来阴风谷也把玉无心派出来了。


  丁隐平淡无奇,“我听你说看着不像中原人士,猜的。西域常常这样打扮。”


  店小二不再发问,又道,“隔壁客栈更加,有名的青云门都来了呢!好多弟子。”


  丁隐浑身一僵,刹那垂目。


  青云门。


  张小凡在吗。碧瑶带他走,压制烧火棍反噬,这事一完,想必他那样倔的性格是要回青云的。


  丁隐踟蹰,这一次隔得这样近。


  店小二继续:“青云门那弟子真是有气势,剑看着就是利剑……”


  丁隐追问,“他们都是用剑?”


  众所周知,青云门最为有名乃是御剑,说是青云剑门亦不为过。


  店小二想了想,“也不是,有个就不是。”


  心顿时被吊了起来。


  丁隐手一僵,“那么用的是棍棒一类?”


  竟有些期待。


  店小二笑了,“客人说笑了,那门派怎么会用如此滑稽法宝,是绫带,一个红衣姑娘,听说长的可美了。”


  不知是松口气,还是失望更多。


  丁隐安慰一般笑了笑,轻声道,“那就好。”


  


  店小二刚从房间出去,端了热茶送到各房。


  到那个一身黑的怪客房外,便有些徘徊,屋里黑灯瞎火,想必人不在。


  他正要走,却听到屋内人斥道,“谁?”


  不知怎地被发觉了,小二忙应了一声,推门进去。


  那个客人一个人坐在房里,也没点灯,屋里黑漆漆的,显得十分怪异。


  那怪人问道,“刚刚底下在吵什么?”


  店小二去点烛火,边回道,“客栈只剩两间,有个客人硬要四间,因此就大声了一点。”


  他对这人颇有点畏惧,又加上一句,“扰了客人清静了,真是对不住。”


  那人不说话了,静静坐在桌前,也没在看什么。


  灯点亮了,店小二端上热茶时,大着胆子往那客人面上看了一眼。


  原来也是个年轻人,眉目英挺,瘦削,有一股压抑之感,冷冷的。


  店小二不敢再看。


  


  晚饭后,丁隐几人在房内商量事情。


  丁隐知道,这次差不多是蜀山对他的一次考验。


  蜀山上下怕他是魔宗之人,这次下山,身边有丹辰子紫英看着不说,还有焚香谷几人,不日便也要来。


  怎么着,他一有妄动,还是牵制得住。


  但毕竟赤魂石现在在他身上,他们要对他如何都要顾虑赤魂石。


  丹辰子看完传书,道,“焚香谷弟子明日便来。”


  诸葛紫英喜不自胜,“那我们明天就可以找玄火鉴了?”


  丹辰子微微一点头。


  诸葛紫英笑道,“有师兄在,一定可以,师兄你又立一件功劳了。”


  丁隐心中不屑,但并不表露半分。


  诸葛紫英上辈子对他针锋相对,大半都是怕他取丹辰子而代之,因此对他十分防备。


  自己这一次得韬光养晦。


  周青云道,“那现在可有确切消息玄火鉴在何处?”


  丹辰子道,“要等焚香谷的人来,才告诉仔细告诉我们。”


  丁隐装傻充愣,不解,“照理来说,玄火鉴是焚香谷至宝,如何会在这里呢?”


  周青云微笑,正要解释,“丁大哥,是……”


  诸葛紫英出声打断,鄙夷又骄傲,“没见识,我告诉你吧……”


  焚香谷一脉,有一至宝,至阳至刚,修为高深者可召八荒火龙,焚尽世间万物。


  这一法宝,便是玄火鉴。


  三百年前,妖狐一族,潜入焚香谷禁地,偷取了玄火鉴。


  当日妖狐一众,大多被闻讯赶来的焚香谷中人擒住镇压,唯有一只六尾魔狐,带着玄火鉴逃出了焚香谷。


  周青云素知这段故事,接口,“不过那六尾魔狐在逃脱之时,被焚香谷镇守之人,以一冰刺刺进狐脉,这三百年,就不知哪里去了,纵然不死,也要日夜受折磨,痛不欲生,唯有在至阳至热之处才可缓解一二。这些伤,越拖越久也就越痛苦。”


  丁隐眉头皱起,不说话。


  周青云见他出神,“丁大哥?”


  丁隐道,“怎么了?”


  周青云眉目低垂,小声道,“你又想起你……娘子小玉了?”


  丁隐默默不语。


  他刚刚想起的是张小凡。


  他被噬血珠反噬之时,会有多痛苦?


  像卧云村里那样,脸色惨白,咬得嘴唇出血,痛苦狰狞?


  丁隐对周青云安抚一笑,“没有。”

 

评论
热度 ( 29 )
  1. 腐到深處無怨尤Warivl 转载了此文字

© 腐到深處無怨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