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霆衍生】特案调查科(第二案 Kidnapping 4)

迷藏(疯人院:

姜希宇X阿霆

生日贺文终于撸到了2K+,我打算攒一攒,等到特案开始小虐的时候再把甜甜的贺文发出来安抚一下大家。我真是善良的小天使~~

------------------------------------------------------------------

花泽类的观察结果证实了阿霆的猜测,幼儿园并没有其他出入的可能,也没有什么孩子可以钻进的小狗洞。外人作案的可能性基本可以排除。

阿霆于是给展博打了通电话,让他查那四队八个后勤人员的背景。却没想到展博带来了一个新消息,小葵并不是吴先生的亲生女儿,而是当年吴太太出轨与外人所生。

“后勤那条线你先别查了,把吴氏夫妇还有那个外遇对象的底查清楚吧。需要资源的话你就先回警局来,让阿祥继续守着。”阿霆揉揉眉心,没有线索的时候一筹莫展,线索一多,又怕时间被浪费在无用的地方。偏偏不花时间去查还没办法确定哪些是无用的。

他又给冬虫草拨了通电话:“幼儿园的八个后勤有点可疑,名单我传真给你了。你安排人去查一下,阿寺跟和尚没有经验,让老人带一下。再有,去交通科查查有没有摄像头可以覆盖幼儿园的前后门。”

其实阿霆最担心的一种可能是小葵主动出走后,在外面被人诱拐了,那就真的是大海捞针了。想了想还是给王sir打了电话让警讯的同事做好准备,如果还不能定性为绑架案,就要发动市民一同寻找了。

此时离小葵失踪已五个小时。


而就在警讯要播出的前几分钟,绑匪来电话了。阿霆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感觉到这次案件有点非同寻常。一般来说,绑匪在绑到孩子的第一时间就会通知家长,警告对方不要报警。这次却延迟了近六小时才来电,要么就是绑匪现在才把孩子弄到手,要么就是根本不在乎警方是否介入。如果是前者,可能是小葵出走后被意外绑架;如果是后者,那更不是什么好消息。


阿霆打开电脑,决定听听阿祥发来的电话录音。

“吴先生,”经过变音器处理的声音,“你女儿现在在我手上。”

“你想要什么?你不要伤害小葵!”急切的声音。

“放心,我只是求财。”

“你要多少?”

“吴先生真是个爽快人,先准备10万美金吧,不连号的。”轻松淡定,甚至能听出一点笑意。

“你先让我听听小葵的声音。”

那边安静了一会:“爸爸,你要快点找到小葵呀。”

通话结束。


专业,阿霆脑子里立刻闪过这两个字。绑匪的声音里丝毫没有紧张感,并且显然有一定反侦查能力,时间把控得刚刚好,无法查出位置信号。录音里也没有一点可以提供线索的背景音,他甚至没有提不准报警。这是预谋犯罪,小葵外出后被意外绑架的可能性很低。


希宇不知何时凑到了面前来,拍拍阿霆的手臂,又指指电脑:“小葵很开心。”

阿霆一时没反应过来。

“躲猫猫啊,小葵开心。”

“啊?”

希宇有些着急,不知该怎么组织语言。他双手张开在身前环成一个圈,双颊鼓起,往左右摇晃两下:“胖胖,”然后双手往前推,“秋千。说,小葵躲猫猫,”再指指电脑,“小葵很开心。”


阿霆意会过来,立刻重播了那段录音。果然,小葵的声音是雀跃的,虽然不明显,但显然不是害怕或惊慌。

合理的解释是,小葵离开幼儿园的时候被小胖墩看见了,说自己在玩躲猫猫要求对方保密。她跟绑匪在一起并不害怕,反而很雀跃地要父母快点找到自己。看来有可能是熟人作案,骗小葵说跟爸爸妈妈玩躲猫猫。长期得不到父母关注的小葵自然愿意配合,于是主动通过某种方式离开了幼儿园。那绑匪呢?在这个过程中他/她有辅助吗?还是在外面接应?


看到阿霆的眉头越皱越紧,希宇忍不住伸出手按住他的眉心:“阿霆不用着急,慢慢想,我们有很多时间。阿霆不用着急。”

被眉心的触感唤回,阿霆看向面前的姜希宇。对方睁着大眼睛,又黑又亮的瞳仁里倒映了一个小小的自己。他揉乱了姜希宇的头发,笑道:“希宇你真是个天才。”确实急不来,能把疑犯范围缩小到熟人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

“希宇不是天才,莫扎特……”

阿霆笑着按住希宇的肩膀,凝视他的眼睛,温和却坚定道:“你是。希宇,我真高兴你能加入我们。”

希宇慌忙低下头来,他觉得自己的脸好烫,心跳得好快。


十万美元现金并不是一下子就能准备好的,绑匪今晚应该是不会再打电话过来了。为以防万一阿祥还是在吴家守着,晚上和尚再去换班。对后勤那八个人的初步调查显示没有可疑,交通科那边也没有摄像头能覆盖到幼儿园的位置。阿霆决定将特案科的人分成三组,他、姜希宇以及和尚查绑匪这条线,冬虫草、道明寺和花泽类查幼儿园那边,阿祥、Janet以及展博查吴氏夫妇及亲属。所有与小葵熟悉的人都要列入怀疑,一个也不能放过。


借助吴太太提供的线索,展博很快就查到了小葵生父的资料。

陶宇,今年28岁。没有固定职业,常年混迹在各大酒吧,是个不折不扣的小白脸。

六年前,吴宏宇事业正是上升期,每天早出晚归还有许多应酬,自然冷落了新婚妻子。丁玲那时候也还太年轻,是一直被人捧在手心里疼的人物,哪里受得了丈夫一心扑在事业上。她故意出入酒吧,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企图引起丈夫的注意。吴宏宇却只当丁玲又在发小姐脾气,没有理会,甚至错过了他们的结婚纪念日。那天晚上丁玲与他大吵一架,摔门而出。也是在那天晚上,丁玲在酒吧买醉认识了小她两岁的陶宇。22岁的陶宇刚刚大学毕业,浑身都洋溢着蓬勃的朝气。长相帅气,又会甜言蜜语哄女人开心,丁玲很快就陷入热恋。

这段地下情并没有甜蜜多久,丁玲的意外怀孕让她吓得清醒了过来。陶宇并没有收入来源,如果自己跟丈夫离婚,他能养活自己和孩子吗?而一心为了这个家努力的丈夫又有什么错?母性的本能真的可以让女人脱胎换骨,丁玲当机立断地离开了陶宇,甚至跟吴宏宇摊了牌请求他的原谅。

小葵出生后,她也开始在工作上协助吴宏宇,一方面是为了弥补,另一方面也是为女儿争得一点保障。

而陶宇就从她的生活里彻底消失了。


所以说陶宇从头到尾并不知道小葵的存在?

不对,有什么不对劲。阿霆再看了一遍展博发来的资料,没有固定职业,混迹各大酒吧,小白脸……

“展博,查查陶宇的银行账户,我要知道他每一笔钱的来源。”

“Yes sir!”


第二天上午十点,绑匪的第二通电话来了。

“下午3点,火车站旗杆下见。”

只一句话就挂断了。这次的通话有很轻微的背景音,却由于时间太短提供不了任何线索。


火车站人流量和车流量非常大,警察的视野和行动会受到严重限制。并且,从以往经验来看,绑匪极有可能会临时要求换地方以图甩掉警察的监控。只是即使明知道绑匪会耍花招,该有的布置却一点也不能少。这也是阿霆恨透了绑架案的原因,几乎只能被动地跟着绑匪的节奏走。

阿霆留下展博继续跟进陶宇的情况,其他人都前往火车站布置。姜希宇和Janet在车里关注吴宏宇身上装的窃听器和定位设备,同时观察火车站摄像头拍下的实时画面。阿霆跟和尚在旗杆附近监控,剩下的人分别守住几条出入火车站的大道。


下午3点,吴宏宇提着行李袋出现在旗杆下。特案科全员神经紧绷,一刻也不敢放松地关注着周围。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期间好几个人靠近旗杆,却始终没有人与吴宏宇交谈或事意图接过他的行李袋。即使是深秋,阿霆等人也不禁出了层薄汗。

三点一刻,吴宏宇的手机终于响了。

“广场东侧花坛里有台手机,给你三分钟找到它。”

吴宏宇立刻朝东边奔去,他急切地拨开人群,在花坛中搜寻手机的痕迹。

阿霆及和尚不着痕迹地跟在他附近。

吴宏宇已经失去对时间的准确感受了,他觉得时间简直在飞一样地溜走,他怀疑自己是不是找了太久,是不是远远超过了三分钟,是不是要害死小葵。他即将崩溃的时候终于在第不知道多少个花坛听到了隐约的手机铃声,他立刻接起那只手机。

“很好,现在往东侧的十字路口走。等下我会数三声,数到三的时候,你把窃听器和你的手机扔掉,跑到马路对面去,沿着解放大道往南跑。第一个路口右拐,路边停了一辆银色桑塔纳,你上车就是。一……二……三!”


阿霆这边只看到吴宏宇接起了一台新手机,窃听设备并不能录到绑匪的声音。

跟着吴宏宇走了一段,看他走向十字路口,阿霆立刻猜到了绑匪的意图。他急切地加快了脚步,一面留意着行人红路灯。等到绿灯结束的前一秒,绑匪就应该下命令了。三、二、一!几乎在吴宏宇跑起来的同一时间阿霆也加速了,可他毕竟离吴宏宇还有一定距离,等他跑到路口的时候对方已经到了马路对面。这时车辆也都动起来了。阿霆管不了那么多,一个箭步冲出马路。

尖锐的刹车声响起,阿霆被撞得滚了一小段路。他几乎是立刻原地弹起来,朝吴宏宇消失的方向追过去。

耳机里传来阿寺的声音:“第一个路口左拐!他上了一辆银色桑塔纳!车牌XXXXX,沿四方街向西走。”原来事先守在这个路口的阿寺已经在第一时间跟了过去,可惜光腿跑不过汽车,最终只能眼睁睁看着车子开远。

好在行李袋里的跟踪器没有被丢掉,交通科的同事也立刻开始在监控画面里搜索那辆车的踪影。


透过车牌信息查到该车属于出租车公司,交通科甚至还无比顺利地通过车载通讯设备联系上了司机,让司机找了个地方靠边停车。

阿霆在赶过去的路上就已经知道事情不妙了。

吴宏宇抱着行李袋坐在后座,脱离了警方视线这么久,钱一分也没少,绑匪也没有任何后续表示。这么好的机会,绑匪在想什么?

 而司机表示没有见过租车的人,只是今早接到电话,对方只说了时间地方让他在那等着。

“那对方有说让你开去哪里吗?”阿霆问道。

司机耸耸肩:“他只说一直往西开就好,反正会有人把我拦下来,到时候停就好了。对了,他还说,让我给来问话的人带句话。嗯……说什么来着?哦,’你的表现我很满意’。你说那人是不是神经病啊?”


阿霆狠狠地一拳砸向墙壁,手指关节处变得鲜血淋漓。

靠,被耍了。


评论
热度 ( 66 )
  1. 腐到深處無怨尤迷藏(疯人院 转载了此文字

© 腐到深處無怨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