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霆衍生】特案调查科(第四案 赤裸女尸 4)

迷藏(疯人院:

姜希宇X阿霆

 

--------------------------------------------------------

 

有道明寺和花泽类在,要找到西门自然易如反掌——如果他俩愿意配合的话。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一向火爆又一根筋的阿寺不但没有因为好友被怀疑而发脾气,竟还主动打电话把西门叫来警局配合调查。而西门也真的在半小时内赶来了警局,还带来了一堆小西点,说是接电话的时候正在喝下午茶,刚好是阿寺喜欢的那家,就顺便带了些他们平素喜欢的特色点心来。更夸张的是他还把咖啡师和茶艺师也一并带来了,说什么一定要根据点心口味的不同现场冲泡。嘛,有钱人的世界。

 


 

这会儿展博正一手握着咖啡杯,另一只手不停往嘴里塞吃的,两颊鼓鼓囊囊,一说话直往外掉糕点碎。道明寺见展博那副邋遢的样子皱着眉挪开了些,连平日里喜欢的小点心都没了品尝的欲望。

 

展博丝毫没有被嫌弃的自觉,又往道明寺身边凑近了几分:“我说阿寺,你怎么会把西门叫来呢?”

 

道明寺伸手拍走那些掉落在自己身上的糕点碎,满脸不耐烦:“why not?”

 

“可你们不是最好的兄弟吗?”

 

“所以嘞?”

 

“你不生气?”

 

“生气?”道明寺脑袋上冒出几个几乎可以用肉眼看见的问号,“应该高兴才对吧。”

 

“哈?”展博傻乎乎张着嘴,完全搞不懂道明寺的逻辑。

 

旁边一直淡定地听着这俩完全不同频率对话的花泽类优雅地抿了一口咖啡。阿寺心思单纯,在他的理解里,如果西门认识死者那就可以提供线索帮助破案,这自然是件值得高兴的事。至于展博操心的“西门是嫌犯”这种可能阿寺根本想都不会想,更别提为这个闹脾气了。西门自然也知道这些,才特地带了点心过来,表现得好像只是来串个门,免得太正式严肃反而让阿寺多想。不过,类皱了皱眉头,看着终于因为点心碎而炸毛跟展博闹成一团的阿寺,这家伙这两天一下班就没影了,问他干嘛还支支吾吾的,很奇怪啊。

 


 


 

阿霆似乎也对阿寺的性格颇有了解,没有把西门带进审讯室,而是带去会客室吃点心喝咖啡。

 

呆了半响,也不见阿霆有开口的打算,姜希宇疑惑地看了阿霆一眼。阿霆却冲他挑挑眉,你来问。

 

我?

 

嗯哼。

 

姜希宇眨眨眼,吞了吞口水:“西门,你,你认识,夏梓桐吗?”

 

西门假装看不见这俩的眉目传情,温和地笑笑:“出来玩的很少会交换全名,就像Pub里女孩子都听说过西门,却不一定知道我叫西门总二郎。夏梓桐这个名字我不熟悉,你有没有照片直接让我认?”

 

希宇下意识用眼神询问阿霆的意见,对方还是一副不打算干预的样子。他便干脆从桌上的那堆档案里找出几张夏梓桐的生活照来。

 

西门细细看了会,略一思索:“应该是Summer,虽然打扮差很多,”他露出一个颇有些自负的表情,“但我看女人的眼光一向不会出错。”

 

原来,希宇拿出的几张照片都是夏梓桐刚入大学时候的样子,模样朴素清纯。而西门认识的夏梓桐已经学会化妆打扮,虽不至于浓妆艳抹,味道却完全不一样了。

 

“你们什么关系?”

 

西门斟酌了一下,面对姜希宇这小猫一样的纯洁表情实在说不出“床伴”这样的话,“……前女友。”

 

“发生过性关系吗?”

 

“……”西门心中千万头草泥马奔过。

 

姜希宇还是睁着圆眼睛,一百万分认真地等着答案。

 

西门无奈点头。

 

“有过SM吗?”

 


 

“咳咳咳,咳咳咳……”一旁一直沉默不语的陈霆咳得脸都红了。

 

姜希宇立刻慌慌张张凑过去给他顺背:“阿霆?阿霆哪里不舒服?”

 

阿霆脸都憋成了猪肝色:“没事,咳咳,你们继续,继续。”打死他也不会承认自己是被口水呛着了。

 

希宇犹豫着坐回去,仍是不放心地偷瞄了几眼,确认阿霆真的没事了,才又恢复了认真脸:“西门,有过SM吗?滴蜡、皮鞭、捆绑、窒息、强迫性爱……”

 

刚刚也被咖啡呛着跟阿霆同时发出咳嗽声但是被完完全全忽略了的西门盯着姜希宇那副无辜的表情看了半响,哎喂,你不会一直在扮猪吃老虎吧?这小子不是极端纯洁就是极端腹黑,不过他怎样又关我什么事。这么一想倒是放松下来,恢复了西门少爷该有的从容淡定。他端起骨瓷杯,黑咖啡特有的醇厚香味勾引着他,小饮一口,苦涩迅速入侵,待到滑下喉头,那苦味还在口腔流连,渐渐变得似苦非苦,似甘非甘。“温柔浪漫的前戏,节奏适当的冲撞,激烈炙热的高潮,体贴入微的余韵。一个绅士应该让女伴享有这样的性爱。SM?抱歉,我没这样的兴趣。”西门少爷说这话的腔调活脱脱一个花花大少,光声音就能让女人怀孕。

 


 

姜希宇略歪头,这是他思考时的习惯动作。两具女尸的下体都有明显撕裂伤,正常性爱不会造成这种程度的伤口。以西门的魅力并不需要用强的,以他的技术也不可能造成这么严重的伤害,他也确实不像对强迫性爱感兴趣的样子。刚才姜希宇故意放慢速度逐项列举性虐手法,西门的表情确确实实带着轻微不屑。看到夏梓桐的照片也没有轻蔑、憎恶等负面情绪。

 

希宇从档案袋里再找了几张照片摆在西门面前。

 

西门扫一眼,吓了一跳,本能地把目光移开:“这什么啊!”正常的惊吓反应。

 

“夏梓桐的尸体,脸部被毁了,你确认一下吧。”

 

西门皱了皱眉,犹豫了一下,还是克服恐惧打量起来。一张、两张、三张、四张、视线又回到第三张,他疑惑地撇撇嘴,细细打量起来。剩余照片看完后,他把第三张推到希宇面前:“其余的没问题,但这张不是夏梓桐。”照片是腿部特写,并没有明显特征。

 

“你怎么能确定?”

 

西门愣了一下,姜希宇是故意的,在试探自己。他有点淡淡地不悦,但姜希宇确实没有信任自己的理由,他也不需要F4之外的人的信任。“要我仅从这双腿看出她是谁我或许做不到,但是要我在知道她是夏梓桐的情况下辨认出这双腿属不属于她我还是自信能做到的。”

 

姜希宇点点头:“这双腿属于另一具女尸,你看看有没有可能认出她是谁。”说着又抽了几张照片出来。

 

我怎么可能知道是谁。西门内心吐槽,却还是接过照片认真打量。看着看着却感觉有些不对劲,这具身体他竟然真的觉得熟悉!西门突然变了脸色,“Jenny,也是我的某任床伴。”

 

一个死者曾跟自己有肉体关系可能是巧合,但两个女死者都跟自己有关,这到底怎么回事?

 


评论
热度 ( 100 )
  1. 腐到深處無怨尤迷藏(疯人院 转载了此文字

© 腐到深處無怨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