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和十一月(一)

Warivl:

  • 我也不知是he是be系列。

  • 我还不知有没有下文系列。


  江洋抱着一袋食物走回家,电梯叮的一声到达楼层,他边出电梯边摸钥匙。


  还没走到门口,看到家门外,背对着他蹲了一个人。


  江洋有点近视,等走近一点,看清楚,心里咯噔一声,脑子嗡嗡响。


  怎么是他?


  江洋提防的看看四周,并没有狗仔偷拍,也没有群众发觉。


  他叹口气走过去,拍一拍蹲在他家门口的人。


  要是被好事群众或者八卦记者发觉,大明星苏星宇蹲在一户民居门口,鬼鬼祟祟。明天恐怕得上头条热搜了。


  苏星宇蹲着,回头,一见是他,笑了笑,但是又想到现在两人关系,看到江洋无奈神色,笑着笑着就不笑了。


  苏星宇蹲在地上,埋在手臂中看着江洋,显得很可怜。


  他伸手,示意要江洋拉一把,孩子气的嘟囔,“腿麻。站不起来了。”


  江洋二话不说,脚步往后一步,离得更远。


  苏星宇的手不甘心的伸着,不依不饶。


  场面僵持。


  江洋冷漠的看着他,眼神告诉他还是自己起来得了。


  苏星宇悻悻的扶着门慢吞吞的起身来。


  他动作很慢,很慢。因为他以为,只要慢一点,江洋不忍,也许就会伸手扶一扶他了。


  但是没有。


  江洋掏钥匙,开了门。


  苏星宇跟着进来,江洋塞一双一次性鞋套给他,淡淡说,“套上。”


  苏星宇怔了一下,很快回过神来,“我的拖鞋呢?”


  江洋告诉自己不能跟小朋友计较,平心静气,平心静气,“扔了。”


  他淡淡补上,“爱套不套。”


  苏星宇边套鞋,边应了一声,“哦。”


  江洋脾气不算很好,但一见他委屈样子,气消了大半。


  苏星宇套好了鞋,小声抗议,“我那双拖鞋那么可爱,你也舍得扔!”


  江洋唉了一声,没忍住,好笑又好气。


  他出声提醒,“苏星宇,你是有多自信,分手半年了,我家里还要留着你拖鞋?”


  一提到已经分手,苏星宇就不动作了。


  的确也是,分手半年了,江洋家里干嘛还要留着自己的东西?


  肯让自己进门算仁至义尽了。搁别人没准都有新人了。


  苏星宇想到这里,连忙往放鞋处看了看,没有别的常用拖鞋。


  他默默在心里比了个赞!


  江洋家里还没有人。


  旧情复燃计划,成功了一半!


  


  彼此太熟,江洋给他倒了杯蜂蜜水。


  他是歌手,嗓子重要,也算敬业,从来不喝冰水,很少喝酒喝饮料。


  第一次见面跟这个有点关系。


  酒吧里。


  灯红酒绿,男男女女。


  苏大明星男扮女装,出来体验生活,为了保护嗓子,点了杯蜂蜜水。


  正好撞见了剪完一片子,闭关出门和朋友逛酒吧的江剪辑师。


  苏星宇拍过很多MV。


  MV里有特效,一瞬间,热闹不见,人潮流动,没有声音没有世界,只有两人对望。


  苏星宇那刻感觉到了MV中,有配乐播放,是无数情歌相遇场景。


  时光荏苒。苏星宇坐在沙发上,捧着蜂蜜水发呆。


  其实他是想今天来的目的,怎么开口跟江洋说。


  这样不好,那样不对。


  看他一脸纠结,面部表情好笑,江洋终是忍不住出声,“你来干嘛?”


  苏星宇深吸一口气,“你家吊灯换了。”


  江洋真是拿他没办法,“你来就是说这个?”


  苏星宇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江洋扶额,“那是什么?你说啊。”


  苏星宇再深吸一口气,“新换的吊灯没以前那个好看。”


  江洋要打人,忍住,彬彬有礼,“下一句再说吊灯,你就出去吧。”


  苏星宇下定决心,要说就说,叽里呱啦,“吊灯没以前那个好看,肯定是没人给你出主意,你看你身边也没有人,还是我们在一起吧。”


  江洋波澜不惊,正要说话。


  房里一声响。


  苏星宇皱眉,心里拉起了警报。


  江洋倒是一点都不意外。


  一只猫走了出来,迈着轻轻步伐,黑白色,尾巴翘着,看见客厅多了一个人,有些警惕的看了苏星宇一眼。


  江洋解释,“我养的猫。”


  “分手后养的?”


  江洋嗯了一声,算是回答。


  苏星宇想起电视剧电影段落,常常在分手后,一方养宠物,用对方名字来命名,以慰情伤以做纪念。


  苏星宇对着猫,喊,“星宇。”


  猫没理他,高冷的跃上沙发,找了个位置舒服的缩起来。


  苏星宇再喊,“星宇?”依旧没反应。


  好歹一度是情侣,对彼此有一定了解。江洋知道他想什么。


  江洋喊,“小心。”


  猫懒洋洋的起身,看了一眼,不紧不慢地喵呜一声。


  苏星宇不开心了,“怎么取这一名字?”


  江洋慢条斯理解释,“刚抱回来时,它爱挠人爱四处爬上爬下,家里一来人就要叫小心,喊惯了就用上了。”


  苏星宇不服,“怎么不叫星宇。”


  江洋一手支着额头,很是无奈。


  “苏大明星,你以为普天之下皆你妈?都取名叫星宇?”


  苏星宇一下子被噎住了。


  过了一会儿,他说,“我也很喜欢猫。”


  江洋不解,“嗯?”我家猫需要你说喜欢不喜欢?


  苏星宇再说,“门口摆两双拖鞋比较和谐。”


  江洋明白一点了,但不说破,“是吗?”


  苏星宇看他,有星星点点的期待,说,“你要不要考虑一下我刚刚说的那事。”


  大明星虽然是歌手。但是长得真好看,眼睛亮晶晶的像星星,又比星星动听,眨巴眨巴像是听得见他倾诉衷情。


  江洋抬了抬头,看着吊灯,忽然,他说,“好,我考虑完了。”


  “但是算了吧,没这个必要。”


  话说的很轻,很柔,却没有情意。


  苏星宇受了这一句话打击,没有气馁,都说死也要死个明白,何况还没死呢。


  他问,“为什么不可以?”


  他看见江洋笑了,江洋比他大几岁,一直当他小朋友,一笑起来就是那种过尽千帆历经沧桑懂得很多的笑。


  好像笑他不懂事。


  江洋说,“苏星宇,比如这个吊灯,我现在把旧的换掉了,你说要我再换回去,这多麻烦。新的就是新的,过去了就是过去了。我们没必要浪费人生。”


  


  江洋的话说得太重了。和他在一起都上升到浪费人生了。苏大明星一直呆呆愣愣的,直到江洋委婉的把他送出了门。


  苏星宇走了,江洋对着那只猫,忽然叹了很长一口气。


  他喊,“小星。”


  猫咪尾巴一翘,安安静静的在客厅走路。


  其实不是小心。


  是小星。


  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


  小星。


  苏星宇的星。


评论
热度 ( 46 )
  1. 腐到深處無怨尤Warivl 转载了此文字
  2. 橙子君Warivl 转载了此文字
    哎?卧槽??

© 腐到深處無怨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