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和十一月(二)

Warivl:

  • 文名来自港乐《六月和十二月》

  • 无误会。无出轨。性格磨合中。


  苏星宇失魂落魄回到自己住所。


  是真的失魂落魄,比第一次交歌给公司不获采用还失落。


  助理接的他,司机停好车,助理陪他下车回住所,助理一看,笑了一路。


  助理田心笑得弯腰,他都懵懵懂懂。


  田心忍笑,“苏星宇,我记得你这双鞋不是你从洛杉矶顺回来的科比那双啊。”


  苏星宇低落中,一听科比,还是回答了。


  “我偶像送的鞋我会随便穿嘛!”


  田心实在忍不住了,笑得很欢,“那你这保护措施也做的太好了吧。”


  苏星宇终于察觉不对,看看脚上。


  鞋上还套着江洋家里的一次性鞋套,没取下来,他就这么走了一路。


  苏星宇愤愤,想说什么,却没有说话。


  但是慢慢的,他不再生气,不再激动,眉目低垂,坐在沙发上低着头看着自己鞋上鞋套。


  田心注视苏星宇,察觉不对,不笑他了,“怎么了?”


  客厅安静。


  黄昏时刻,暮色将临,一室薰黄,像旧胶片电影,陈陈的旧。


  苏星宇苦思冥想,终于说,“田心。”


  田心问,“怎么?”


  “你知道哪里的吊灯比较全吗?”


  田心没反应过来,傻眼了,“啊?”


  苏星宇的眼睛又开满了星星。


  他很干脆,很坚决,眼睛里终于又有笑影,“我说,吊灯!”


  


  刚过了两天。


  江洋在书房看完一电影,取下眼镜,滴眼药水。


  手机嗡嗡的响起来。


  他一看号码,皱了皱眉。


  电话那头是苏星宇,他有点踟蹰,“是我,你在家吗。”


  江洋暗暗赞叹,这次没直接来我家门口蹲着了,有进步。


  江洋斟酌好语气,不冷不热,“你要做什么?”


  苏星宇笑着说,“你猜我在哪儿?”


  语气隐隐约约期望他猜出来。


  江洋无奈,心想我收回刚刚的赞叹。他把手机往桌上一放,从书房电脑前起身,出了房间,到玄关处,把门一开,烈烈生风,一气呵成。


  意料之中,门外站着苏星宇,他还傻傻愣愣举着手机。


  江洋扶着门,静静看着他,“进来吧。”


  他是公众人物,江洋不想他明天上热搜。


  一只猫悄无声息的走过来,也看着门口,打量了一下子,然后高傲的走回客厅。


  苏星宇进门,冲它打招呼,“小星星。”


  江洋侧头看他一眼,“……谁让你给它改名了?”


  苏星宇扁扁嘴,没有辩解,他拿着手机,划了两下,期待的递给江洋看。


  “你看。”


  他整个人都意气风发,江洋顺着他手看手机。


  手机上是一张照片。


  照片里只有一盏吊灯,枝叶形状,疏疏落落,别致的造型,江洋很熟悉。


  苏星宇笑着问,“和以前那盏一模一样吧?”


  却见江洋按按眉心,轻轻反问,“所以呢?”


  他想说,吊灯可以再换回旧的。我们也可以再来过。


  苏星宇一时凝噎,喜悦神色渐渐没有,定定站着。


  不被需要的努力只是徒劳无功,也许还有过。


  猫咪静悄悄的走动,从窗帘下走出来。


  苏星宇喊它,“星宇,星宇。”


  江洋拿他没有办法,无奈的起身,说,“你先坐吧,还是蜂蜜水?”


  江洋去厨房倒温水。


  等倒完水出来,看着苏星宇坐在沙发上,和一旁的猫咪大眼对小眼。 


  黑色蓬蓬刘海,眼睛亮亮闪闪,晴光万千。


  


  刚认识的时候,有次江洋不经意间翻杂志,看过一辑苏星宇的照片。


  只拍他背影,与一点点侧脸。


  蓬蓬的黑色刘海,梳起来大半。


  金色冠冕。黑衣上,肩上再搭着半边衣服。蔓延的藤蔓花纹。


  还有一张,他戴着帽子,黑白色系衣服,心口位置一朵玫瑰花。


  帽子下蓬松刘海,眼睛往下看着,有点微微的委顿,安安静静的出神。


  是B-612小星球的小王子。


  一天看四十三次日落的小王子。


  


  江洋把蜂蜜水摆在他面前茶几。


  苏星宇抬眼看看他,猫咪十分欢快的蹭蹭他的手。


  苏星宇喊,“星宇。”


  猫咪舔舔他的手,很温顺的喵了一声。 


  江洋皱眉,不开心了,养了几个月都没这么对过自己。


  苏星宇喜笑颜开,“你看,我叫星宇,它应了。”


  江洋凑近一点,再仔细观察猫咪表现,终于发觉不对。


  他说,“猫薄荷?”


  原来苏星宇往身上喷了猫薄荷喷剂。难怪猫咪瞬间兴奋起来。


  苏星宇被识破,点点头,有点局促,偷偷观察江洋态度。


  江洋无奈至极,又不能赶他,轻轻说,“苏星宇,你别闹了。”


  江洋坐在一边沙发上,说,“吊灯换了就是换了,你找到和以前一样款式的,也不是以前的了。就算你找到以前那盏,也要看我是不是想换回来。”


  苏星宇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茫茫深海,沉没到底。“我错了。”


  苏星宇说,“我不该提分手,怎么吵架我都不该提分手的。”


  江洋思索自己刚刚语气是否太重,尽量温和:“我们性格真的不合适。再在一起只会又吵。”


  苏星宇的性格往好了说,是认真固执加有童心。


  实际是真的,幼稚。


  中二的性格放动漫中,电视中,远距离欣赏很吸引人。但是现实生活中,真没多少人能忍耐下去。


  江洋自身脾气也不算好,加之两人职业决定,聚少离多。


  吵起来更加针锋相对。


       最绝的一次苏星宇直接把自己吉他给砸了,江洋冷眼旁观。


  苏星宇说,“我可以改。”


  江洋冷笑,“你改?”


  苏星宇静静的站着,好看的年轻人一低头,眼神失落,便让人觉得心疼。


  江洋苦恼的扫了扫头发,看着这样的苏星宇,不由自主放软了语气。


  自己不该跟一没成熟的小朋友计较。


  还是好好讲道理。


  他说,“星宇,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改了那就不是你了,我们性格不适合在一起。比如你要去北边,我要去南边,再努力都是没办法一起走的。”


  苏星宇低着头不作声。


  江洋索性说,“我打电话给你经纪人和助理,让他们来接你。”


  苏星宇还是低着头。


  他终于抬起头,“我真的可以改。你列个条款,我可以给你签合同。”


  江洋被他幼稚的话气得只能笑,“你做什么?感情的事你给我签合同?不平等条约丧权辱国懂吗。”


评论
热度 ( 44 )
  1. 腐到深處無怨尤Warivl 转载了此文字

© 腐到深處無怨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