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和十一月(三)

Warivl:

  苏星宇这天通告跑完,已是傍晚,坐在车上休息,他低着头刷微博。


  微博上有个热搜话题,说的是分手后复合。


  他看到微博上那个热搜。


  点进去看内容,微博说,两个人分手后复合概率有82%。


  刚看到这里,苏星宇嘴角便微微上扬,但是他看到下一句,说复合后能一直走下去的只有3%,于是嘴角又垂下去。


  田心见他表情变化之迅速,如川剧变脸,忍俊不禁。


  苏星宇却不刷手机了。


  他侧过头透过车窗去看城市夜色,灯光迷离,车流人潮,繁华热闹。


  这么多车。


  这么多人。


  城市却荒芜如沙漠。


  车行驶而过,眼神里便跳动一点又一点光,沉寂又亮起,又倏然而逝,如希望。


  田心掏手机对着他拍了几张,想着以后可以当福利发微博。


  但拍着拍着就悻悻的收了手。


  负责的艺人情绪不对,她得充当知心姐姐。


  又想起上次苏星宇兴冲冲逛了一圈吊灯市场。


  田心找话题,转移他注意力。她问,“你上次挑的那吊灯呢?”


  没想到气氛更不对。


  苏星宇僵了一下,一句话都不说。


  解救尴尬的是苏星宇的电话及时响起。等到挂上电话,苏星宇对田心说,“去公司。”


  


  眉姐办公室还亮着灯。


  烟灰缸里有掐灭的几支烟蒂,眉姐坐在办公桌前,一手支着额。


  田心已经准备好必要时候拉住苏星宇。


  不能让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前几次他和眉姐闹得很不愉快,最糟一次,苏星宇是冷着脸摔门走的,眉姐气得要掐死他。


  究其原因,是因为唱片市场不景气,而更多的利益,更大的知名度,都在演员那条路上。


  眉姐说,“以前是唱而优则演,现在是不论什么牛鬼蛇神都要去拍个戏捞点人气,你难道不比他们强吗?”


  这回苏星宇倒是没振振有词我是音乐人,不拍戏。


  他安安静静站着。


  眉姐诧异地挑眉,“想通了?”


  苏星宇摇摇头,反而慢慢地笑了,“想不想通跟拍不拍戏有必要联系吗。想不想做,和怎么样做对我是最好的我都明白。”


  眉姐打量他,探究的目光,“这意思是你答应拍戏了?”


  苏星宇说,“我答应。”


  眉姐看看田心,玩味地说,“这两天他干嘛去了,换了个人似的。”


  苏星宇摆出谈判架势,“不过我有条件。”


  眉姐反而轻松了,“你这么听话我倒不信,你说你有条件我还放心一点。”


  她示意苏星宇说。


  苏星宇说,“合作班底,我自己选。”


  眉姐想想,补充,“好,不过我有一件事,你不能演和你定位不符合的角色。”


  苏星宇胸有成竹,对眉姐展露迷人微笑。


  眉姐猜他心思,“你是有了想合作的班底才答应拍戏的?”


  苏星宇不置可否。


  眉姐发问,“什么大牌制作,你说吧,我尽力帮你弄到。”


  苏星宇笑时,嘴角弯成猫弧,有点坏坏的。


  他说,“有个刚从剪辑师转到自己拍片的导演,叫江洋。我要接他的戏。”


  


  这天蔡小言把可能合作的演员名单给江洋,江洋看到一个名字,坐不住了。


  江洋把名单一扔,抬头问,“苏星宇?”


  蔡小言诧异,“你不知道他啊?”


  江洋腹诽,我连他起床第一句话说什么都知道。


  蔡小言一本正经地给他科普,“你家转角那街道,对面那广告牌上就是苏星宇。”


  江洋说,“没必要说了,通知其他演员试镜,苏星宇就不用了。”


  蔡小言看他神色,怯怯提醒,“人家虽然是个歌手,但是人气棒,对票房帮助很大的,而且电影投资房有他们公司……”


  江洋面孔对着她,皮笑肉不笑,“他有演技吗?他当这是玩儿呢?”


  他声音虽然没有提高,但语气严厉。


  蔡小言乖乖闭嘴,知道这是脾气发作的前兆。


  


  苏星宇躺在沙发上看漫画。


  翻一页就看一下手机。


  翻着翻着他都要睡着了,手机终于响起来,不负众望。


  苏星宇看看来电号码,跟弹簧似蹦起来,欣喜雀跃,跟自己比了个赞,然后按捺住兴奋接了电话。


  是江洋,“苏星宇?”


  他故作冷静,“你找我?”


  江洋冷冷说,“你有病?”


  苏星宇愣了愣,“没有。”


  “电影角色那个事,我得跟你谈谈。”


  果然是这件事,苏星宇心中预料到,说,“好,你说,我听着。”


  江洋说得很慢,“这么做你幼稚不幼稚?”


  苏星宇定定,“你以前说我幼稚,我认了,我现在在改变给你看了。”


  “你适可而止吧,你能不能有点敬业精神?能不能别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苏星宇脾气也上来了,提高了点声音,“我拍戏而已,拓展一下道路而已,我怎么幼稚了?”


  江洋嗤笑,“你自己心里知道。”


  苏星宇握紧手机,反问,“我知道什么?”


  江洋说,“你从来没有拍过戏,你扪心自问你是想拍戏才拍的?”


  苏星宇一时语塞,因为他的确不想拍戏。


  他为此和眉姐争论数次。


  “你不是。你因为我才想演。你拿得出最好状态拍吗,你没有发自内心想要去做这件事,你就没必要拿这个角色。”


  苏星宇想辩解,嘴唇一张一合却说不出话。


  “我身边的工作人员为这部电影,做了很多前期准备工作。你要演,可以,你用心了再说。我们可以有合作。但绝对不是像你现在这样,为了感情问题就随便上来掺和。”

  

  江洋很平静很冷静地分析叙述。


  这让苏星宇更觉得脑子里一片空白。


  他不知道为何总是事与愿违,想做什么却得到反效果。


  他只知道喜欢就是喜欢,那就执着,那就去争取,既然有过感情,为什么不可以再来过。


  即使过去了,还可以从头来过。


  可以让残山剩水过去,迎来新天新地。


  挂电话前,江洋说了最后一句话。


  江洋说,“苏星宇,你想特地证明你成熟了,表现你稳重了,这恰好就是一种很不成熟很不稳重的表现。”


  


  眉姐看完一份文件,端起旁边咖啡啜饮。


  电话铃响了两声。


  眉姐看来电显示,接了,“星宇?”


  那边没有声音。


  眉姐再问,“星宇?怎么了?”


  苏星宇的声音很低很低。


  低到尘埃,低到谷底。


  “我不拍那部戏了。”


评论
热度 ( 37 )
  1. 腐到深處無怨尤Warivl 转载了此文字

© 腐到深處無怨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