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和十一月(四)

Warivl:

  风从窗外灌进来,窗帘如欧洲古典裙子,被撑得鼓起。




  猫咪常居停在窗帘下。




  经此一变,唤作小星的猫咪轻轻喵了一声。




  手机短信铃声短促一声,都似委屈,都在踟蹰。




  江洋看短信,苏星宇发来,明明白白,安安静静只得三个字。




  “对不起。”




  江洋以为他会不忿,会不平,会试图理论,虽然理是歪理,论是争论。




  没想到他会如此。




  




  除却争吵,他们之间不是没有好的时光。




  初会于酒吧,他惊诧好笑于苏星宇的女装,不好看,骨架大,身高得有一米八,明显是男生。




  酒吧的灯光幽暗,闪如眨眼,变幻万千,红,青,蓝,紫……




  隔着灯光,一些人,无关紧要的一切,他们相遇。




  大家喝酒,苏星宇喝蜂蜜水。低头下去喝,动作轻轻,像猫。




  后来知道,他原本每日晨起喝香槟,以之作日常饮用。有段时间,嗓子伤了,于是被勒令以后少喝酒。




  苏星宇抬头凝视他,与他对望上,不避讳,目光坦然直白。电光火石,一刹那就够了。




  需得承认,大部分恋情起源于好奇,俗称的感兴趣,亦是好奇了。




  渴望了解一个人,是第一步。




  于是你一来,我一去,多走了几步,多做了几个动作,多说了几句话。




  才有后来柔情似水,佳期如梦。




  可惜水会枯涸,梦会醒却。


  


  




  他们最好的一段日子在日本。




  那时还是热恋。十一月度假,十天时光,先在京都停留观赏,后沿着雪路浪游到北海道。




  京都古称平安京,仿唐都长安,棋盘形状,划为几条大道。




  古都堪称古色古香,古建筑保护完善,有幽玄之美。至于自然景观,秋季没有樱花,但好在有红枫,盛烈之势,不下春樱。




  京都一带,山川树木具备,春赏樱,秋看枫。




  因是异国,苏星宇大可不必配备口罩帽子。




  又因为是度假,放下所有日常,所有工作,没有烦恼,得到清静,专心欣赏异国他乡人文风景。




  江洋与他每天四处游览。




  嵯峨野、保津川、岚山、永观堂、清水寺……




  江洋以前来过,也匆匆停留过,却觉得今时今日看什么都不一样。




  枫叶都格外红,红像饮酒烂醉。温馨陶然的一种红,叶子手掌形,在枝上招摇也可爱,没有半点妖怪传说里的怨毒恨意。




  都说恋爱中人用另一双眼睛看世界,所言不虚。




  林间还有没红透的叶子,青、黄、各色参差,形成对比。




  苏星宇洒脱地拖着他走,心情愉悦,在小吃摊前等小吃,片段时间,轻轻地拉住他的手,摇晃来摇晃去。




  此情此景可一生铭记。




  




  十一月他们换上薄风衣,随走随看,又因为专业原因,江洋指给他看,“《艺伎回忆录》小主角跑过的长廊就是这里。”




  又到一处,“聂隐娘的很多建筑都是在这里拍的。”




  苏星宇看看眼前,眨眨眼,又回想一下,“那部我陪你看,看睡了的电影?”




  江洋无语,他戴着鸭舌帽,江洋索性把他帽子拉下来盖住眼睛。




  苏星宇假意:“我看不见了,尔康,尔康,你在哪里?”




  江洋被他逗得笑。




  幼稚的苏星宇。




  可爱的苏星宇。




  江洋忽然把他鸭舌帽摘落,苏星宇一时没反应过来,还闭着眼,江洋吻吻他的嘴唇,一下子就离开,“这里。”




  苏星宇睁眼,嘴角慢慢地翘起来,心里甜蜜。




  江洋凑近他,他以为又是亲吻,想着要反客为主,心砰砰跳,非常期待。




  却不料,江洋偷笑,轻声说,“小朋友,你脸红了。”




  说完立马离他远远,不让他偷袭。




  苏星宇脸上热烘烘,磨牙,眼神威胁,又无计可施。




  




  细雨朦朦,雨丝为风吹斜,如一袭帘幕,轻而飘。




  来往行人看惯此景,又是雨中,打着伞,匆匆忙忙。




  苏星宇特地背了背包,拉着江洋去搜罗漫画。




  江洋看他雀跃,一一看他选中什么漫画。




  《灌篮高手》、《浪客行》、《浪客剑心》、《幽游白书》……




  再看一本,江洋笑问,“《哆啦A梦?》”




  眼神分明说苏星宇幼稚。




  苏星宇恶狠狠看他,江洋不改口,“就是幼稚。”




  出店门,走的道路两边栽种银杏,脚下树上,都是烂黄秋意。




  苏星宇背着一书包漫画不说话,偶尔踢一踢地上树叶。




  银杏叶形状如扇,金灿灿。




  江洋买了和果子。制作精致,花叶形状,依照时节供应。




  秋天是枫叶、银杏,还有一种果子叫时雨。




  他们慢腾腾走着,苏星宇停住脚步,蹲在地上,不起来了。




  江洋回头看他,走到他身边,“做什么?”




  苏星宇装模作样,故意板着脸说,“我想一个人。”




  江洋怡然自得,故意不上他当,微微笑,“那好,你一个人好好静静。”




  说着就自己迈步往前走。




  “哎……”苏星宇连忙起身,快步上前。




  江洋一怔,苏星宇贴在他身后,下巴搁在他肩膀上,双手搂着他。




  无赖又顽皮,“我很想一个人。”




  江洋听到他温柔说道,“很想一个叫江洋的人。”




  江洋耸一边肩膀,试图把他抖下去,又没有办法,笑着喂了一块和果子到他嘴里。




  苏星宇调皮,轻轻咬住,小小的点心,枫叶形状,白糖豆沙,极甜。舌头顺着一点点往上,含住江洋手指尖,不放了。




  暖,又湿,又痒。




  又不仅仅是指尖感官。




  江洋把手指抽出来,嗔笑,“耍流氓!”




  苏星宇走上前,理直气壮,“就耍,怎么着?”




  又皱着脸,嘟囔,“太甜了。”




  江洋听他说,自己尝一个,的确很甜。




  苏星宇坏笑,他一下子吻上来,江洋欣然接受。




  唇舌相触,交缠,混合着和果子的甜蜜。




  亲吻结束,他往江洋耳边说话,“我比较喜欢这样吃,甜得刚刚好。”




  江洋嗯了一声。




  苏星宇发现新大陆,偷笑窃喜,小小声,“江洋,你耳朵红了。”像报复上次。




  细雨缠绵。




  黄叶依依。




  这一刻隽永如俳句。




  




  回转现今,已经傍晚。




  江洋自短信界面点到微博,把自己关注页面的看了看。




  又点到二十四小时热点微博。




  苏星宇的助理发了一条微博,配着照片。




  夜色里的侧脸轮廓。




  隐隐约约的灯光。




  凝望车窗外,看不见眼神。




  微博写,星宇会出演电影。其后艾特了一个电影官微。




  不是自己那部。



评论
热度 ( 32 )
  1. 腐到深處無怨尤Warivl 转载了此文字

© 腐到深處無怨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