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辙(二十五)

Warivl:

  • 爆个字数。下章见面。


  翌日黄昏。


  焚香谷弟子来到,一名李洵,一名燕虹。


  先是与蜀山弟子寒暄一番,便道及寻找玄火鉴一事。


  丁隐料无自己说话余地,只旁听,静静听他们说。


  玄火鉴这次泄露行踪,因一日黑石洞狐妖扰人,前些天在小池镇伤人。


  加之查看此地后,发觉居然有火山遗迹,为至阳至热之地,那受伤狐妖,只有在这种地方方才能够缓解痛楚。


  丹辰子询问李洵意见,要如何去黑石洞,如何取玄火鉴。


  李洵微微一笑,胸有成竹,“那六尾魔狐伤势很重,恐怕不久就要死了。听说他身边有只三尾妖狐在,只有五百年道行,比得过我们合力么?”


  诸葛紫英只看丹辰子,盼他立功。


  李洵也自有自己打算,不愿让蜀山的人看低,何况在青云山上,对阵张小凡,他大大地丢了面子。这次如果找回失落已久的玄火鉴,是大功一件。


  丹辰子道,“那我们及早出发去黑石洞。”


  李洵不急不慢,“我们就别着急了,来小池镇的这些人,大多为了玄火鉴。”


  慕容紫英急道,“那我们就该早些去才对,不要叫别人抢了。”


  李洵道,“慕容姑娘,这你就不知道了。本门法宝玄火鉴法力强大,等到那些人耗损妖狐大半气力,我们再跟上,岂不更好?”


  丹辰子周青云皆皱了皱眉。


  此种行为,实在非名门正派所为。


  但玄火鉴是他们门派法宝,这次蜀山亦只是助力,便也不再多嘴。


  他们各自在房中等待暮晚。


  


  离黑石洞还有些距离。


  有一片树林,远远的就已妖气弥漫。


  有一轮很好的月亮照着树林,森森寒意。


  枝叶深处月光也照不进来。


  鬼厉提神戒备。


  快到树林深处,林间有雾,有女声哼着缠绵小调。


  声音轻轻,飘荡于林间,萦绕于雾中,缠系于心间。


  有一种女鬼的哀艳凄美。


  鬼厉往前走,探寻究竟。


  雾气渐浓,雾气如活物一般,无声无息地包围住他。


  终于,前方一处传来轻轻叹息。


  是个女子。


  鬼厉喝道,“谁?”


  雾后的黑暗里,走出来一个女子。


  她眼波如水,幽幽问道,“你也是要来杀我的?”


  寻常人听她这一句轻声幽怨,必定心间一荡。


  是三尾妖狐。


  鬼厉面无表情,道,“我只要玄火鉴,不想杀你。”


  她便微微笑了,轻轻走到一处,以衣袖将灌木分开。


  一口井露出来。


  年深日久,有了青苔。


  她仔细看着那口井,柔声道,“倘若我不给呢?”


  鬼厉思忖,“我会夺。”


  她行为诡异,定定看着那口井,“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鬼厉不愿陪她闲聊,不作声。


  见鬼厉不答,她自顾自说下去,“千年的古井,传说在月圆之夜,以虔诚之心,往井里看,便能得偿所愿。”


  鬼厉道,“传说?道听途说,并无根据。”


  她凄迷笑笑,“看来真是如此了。还有一种说法,这口井,可以看到心爱之人。你要不要来看一看?”


  鬼厉心里一动。


  想起自滴血洞出来后,也看过这样一口井。


  但他定定心神,“我只要玄火鉴。”


  她声音柔媚,蛊惑心神,“你不敢看?你看看又不会少块肉。看看啊,你不想看看你的心爱之人吗。”


  满月古井。


  月光照在其中,更让古井显得有无上的吸引力。


  鬼厉心神摇动。


  鬼厉想,只要跨一步,向井底看去,说不定就可以看到丁隐。


  他不禁上前一步,往井里看去。


  月光轻柔。


  他才看第一眼,就已折回,早有防备。


  果然,三尾妖狐趁他专注看向井中,就要下手。


  鬼厉一手制住她,以烧火棍对住她,道,“我只要玄火鉴。”


  三尾妖狐受他威逼,笑意不减。


  她从从容容,柔柔道,“你看到了什么呢?你看了一眼就掉转头不看了。是你不喜欢的人?可是满月古井是不会撒谎的。你想看,又不能看,你怕自己沉迷,是不是?”


  鬼厉猛地一震。


  狐最擅蛊惑人心,亦最擅长观人心事。


  她继续说,“那是不是你喜欢的人跟你有仇?曾对不住你?伤过你害过你?所以你不能喜欢呢?还是她根本不喜欢……”


  说到这地步。


  鬼厉喝道,“闭嘴!”


  想到丁隐,他心神一乱。


  妖狐抓住机会,飞快闪身,她手指微弯,显然在召唤何物。


  自她身后涌出无数妖物,体型不一,看来都为她所驱使。


  鬼厉运起烧火棍,青色寒芒,震慑住四周妖物,令它们不敢上前。


  他要下杀手。


  身后却传来一阵人声。


  倘若是别人,鬼厉自然不惧不怕,但是其中弟子声音,太过熟悉。


  他微微变色。


  是青云门。


  


  时至今日,鬼厉对青云门,爱恨交加,恨他们无知,怨他们冤枉。


  但是,青云门却又有与他感情极深的师傅等人。


  情绪纷乱。


  但他已不是张小凡了,与他们不过陌路,自己夺玄火鉴,尽量不伤青云弟子就是了。


  既下决定,他心里略为冷静,想要扫开妖物,上前追赶那只狐狸。


  


  田灵儿亦算青云弟子中数一数二。


  这次下山,带着数名弟子前来,满心以为不必害怕。


  却还是低估修为多年的妖狐功力。


  对上无数妖物,有大有小,形状可怖,她其实是有点害怕的。


  既然害怕,手上一时发软,琥珀朱绫便使不上力,就要被一只可怕妖物伤到,周围弟子皆陷于妖物中,无暇他顾。


  这时,却有一个人回身,一棍扫来,堪堪救下她。


  夜色深沉。


  那个人看不清面目,将她带远,到一棵树后,便要离开。


  田灵儿惊魂未定,迟迟疑疑,终于问道,“小凡?”


  那人脚步一停,不发一词。


  田灵儿道,“小凡,师姐认得你。”


  鬼厉心里一酸。


  他想,师姐肯定后悔放走他了,他现在堕入魔道,与他们为敌,与青云为敌。


  鬼厉取下兜帽,回头看她。


  月色下,田灵儿看清他。


  眉宇依旧,气质却不一样了,沉着冷厉。


  田灵儿有些慌乱,道,“小凡,你怎么成这样了……你周身的魔气哪里来的?是不是魔教那些人逼你的?一定是!”


  鬼厉道,“我心甘情愿。”


  田灵儿一时无话。


  纯良木讷的小师弟,怎么会入魔?


  即使在青云山上,她也只以为他们冤枉了他。


  鬼厉冷冷道,“回小池镇去,这里危险。”


  田灵儿注视他,道,“你这次想要做什么?”


  鬼厉道,“你不必管。”


  他见田灵儿质问眼神,终是不忍,补上一句,“我不会害师姐,你快走吧,回小池镇。”


  见面后,到此时,他才叫了一句师姐。


  田灵儿心里五味杂陈,她道,“那……”


  鬼厉看着她,似乎还是当时那个小师弟,而她是帮他出头帮他砍竹子的师姐。


  他说,“我答应师姐,我会尽力救下里面无辜弟子。”


  田灵儿以信任而担忧的目光看他。


  鬼厉这一句话里有恳求之意,“还请师姐,不要将见到我的事告诉师傅师娘。”


  他狠心与过去划清界限。


  “就当张小凡死了。”


  


  丁隐他们一行到小树林时,地上有散乱折断树枝,看样子经过一场大战。


  青云弟子坐于树下休憩,提防小心。


  一边还有妖物零碎尸块,青云弟子也是十分狼狈,不少身上带伤。


  丹辰子与李洵询问他们情况,他们叙说情况,说是一入林子,便有妖物一涌而上。妖物数量太多,他们挣扎抵抗,也只能勉强自保。僵持不下之时,那些妖物忽然四散,全往黑石洞里奔去了。


  周青云道,“你们可有损伤?”


  一弟子答,“我们伤不重,只是……我们一位女弟子,不见了踪影。”


  丹辰子皱眉,“恐怕是让妖狐抓去了。看来我们得前去相救。”


  李洵点点头,“玄火鉴也在里面。”


  一路往前走,一路见到妖物散落尸块。


  丁隐皱眉,妖力魔气交织,想必是魔教人。


  这股魔气甚为强,不像是玉无心。而且玉无心来找自己,蛊惑赤魂石,要扮小玉,肯定不会以魔女身份来。


  那么是谁?


  不是玉无心,不是阴风谷。


  难道是鬼王宗?


  丁隐皱一皱眉。


  


  黑石洞。


  洞里深处,再往里走隐隐见到上古火山,底下是炽热岩浆。


  鬼厉与那妖狐对峙,她蛊惑之术没用,被鬼厉以大梵般若化解,目下已无计可施。


  而外面恐怕又是来了不少人。


  她不慌不忙,声音放得更柔,“我求你一件事好不好?”


  鬼厉不言不语。


  她幽幽叹息,道,“你看满月古井的眼神那么认真,你也是个重情义的人。我今天要死在这儿了,劳烦你一件事……”


  她以眷恋眼神看那岩浆,似里面埋着什么。


  鬼厉不解,“你要做什么?”


  她道,“你不是想要玄火鉴吗?我被逼到这种地步,焚香谷的人也在外面,我不想走,也走不脱了。”


  鬼厉不知道她为什么不离开这黑石洞。


  她擅猜人心思,“你肯定在想,我为什么不驱动玄火鉴,拼死逃出去还是可以的,是不是?我不是不能走。”


  “但是他在这儿,我能去哪儿?”


  她再深情看着那岩浆,眼中盈盈泪光,显然为情所困。


  三尾妖狐道,“他被焚香谷该死的人给害了,一直拖着那伤口,生不如死,奄奄一息。如今他死了,我也不愿活了,我已到绝境,只求你一件事。”


  “什么?”


  鬼厉猜她说的是那盗取玄火鉴的六尾魔狐。


  看来他们是一对眷属,她带着他,她陪着他,一路躲避焚香谷追寻。


  最后生离死别,没有一个好结局。


  她道,“焚香谷里,有我狐族一位九尾天狐,她修为高深,焚香谷奈何她不得,只有将她封于谷里一处。我知道你目今修为,还没法救下她。求你倘若修为有成,相助她脱离封印。了却这一件心愿,我便可以去陪他了。”


  鬼厉还未作声。


  妖狐又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们狐狸也是。你倘若答应,我将玄火鉴双手奉上。倘若不应,这稀世珍宝,也就随着我与他,长埋于那岩浆深处了。”


  她这几句话说得轻轻巧巧。


  鬼厉心中暗叹,好手段。


  先以情动人,再以理相要挟。


  鬼厉道,“我答应你。”


  她闻言舒心一笑,再道,“我要你以你古井中看到的人起誓。倘若你不做这一件事,他死无葬身之地。”


  鬼厉横她一眼,“我不起这个誓,但我答应你我会去做。”


  她触动心肠,叹道,“真是个有情人。”


  鬼厉道,“你如今无法可想,只有信我不会违背约定。至于起誓,我可以起誓,若我不做这件事,那我身首异处,死无葬身之地。”


  她想了想,道,“罢了罢了。我信你。”


  话音刚落,随着那妖狐跃向岩浆,一样东西被她用力抛至鬼厉方向。


  鬼厉猝然一惊,抓住那物,便要飞身去救她,但已来不及了。


  她脸上却含笑,如得偿所愿,一落入岩浆中,瞬间被吞噬,不见身影。


  鬼厉立于那岩浆前。


  “我一定不负所托。”


  


  沉寂的黑石洞又被一阵脚步声打乱。


  丁隐跟在他们几人身后,来到这洞穴深处。


  大家戒备有加,小心提防。


  洞穴空空,哪里都不见那两只狐狸。


  青云弟子着急,不见田灵儿的踪影。


  李洵亦着急,他四处搜寻,那石床上,又或角落里,都找不见玄火鉴。


  丹辰子皱眉,“那两只狐狸能往哪里去了呢?”


  见要白跑一趟,诸葛紫英亦道,“我们守着洞外,他们不可能从洞外跑出去了呀,是不是你们焚香谷的消息传错了,根本就不是黑石洞?”


  周青云安抚她,“也许别有洞天呢,我们再看看。”


  丁隐环视山洞。


  狡兔三窟,原来狐狸也有三窟。


  李洵终于找到玄机,原来黑石洞另有一个出口,防备被人找到。


  “看来那两只狐狸是从此处溜了。”


  他垂首顿足,愤愤不平。


  等到追到外面,也没有妖狐踪影,他只有徒呼奈何。


  


  李洵利益熏心之辈,蜀山几人也心怀自己打算,既然失去狐狸踪迹,便就此告辞,各回门派。


  小池镇听说狐狸没了,镇上居民欢喜雀跃,家家欢天喜地,庆祝一番。


  丹辰子一行人边走,边观看沿街景致。


  忽然,街道人群中,闪现一人,对他温柔笑笑,眼神似在引诱他离开。


  丁隐道,“小玉?”


  周青云恰好听到他这一声,“丁大哥,怎么了?”


  “有个人,长得很像小玉。”


  丹辰子亦听得他这一句,“那天我们下山,发觉卧云村已被灭了。不会是你娘子。”


  诸葛紫英道,“就是。肯定是看花了眼了。若有一样的,难道是鬼魅妖怪化的吗?”


  周青云担忧道,“丁大哥,你要小心。”


  丁隐垂眸想想,假意道,“此事恐怕有异,我们回蜀山还请丹辰子师兄,将此事禀告掌门为是。”


  丹辰子听他如此恭敬,微微笑了。


  诸葛紫英亦得意十分。


  丹辰子道,“你对待蜀山,有如此赤诚。我一定会禀告掌门的。”


  丁隐温顺微笑。


  


  蜀山。


  凝碧崖。


  诸葛驭我眼睛一睁,猛然震惊。


  赤魂石受一邪物影响明显已到活跃期,如今居然不知为何,被压制了下去。


  好生奇怪,不过也好,三年后才是赤魂石活跃期。


  看来这三年,对丁隐可以相信一二,观察一二了。

  

  


  三年之期,倏然而过。


  鬼王宗里,已经有了三年前大小姐碧瑶带回来的那人的无数传言。


  传言都不离那人如何噬血狠辣,冷漠寡言,人送外号“血公子”。


  有人说入圣教几年,没听过他说一句话。


  他也绝少出现在狐岐山总坛里,除非完成任务后,或是受伤之际,才停留狐岐山歇息。


  又因为得到碧瑶青睐,鬼王重用,在鬼王宗内更是平步青云,年纪轻轻便已是副宗主。


  不过他的能力也的确担得起。


  


  鬼王传令向来让碧瑶带话。


  这次亦不例外。


  碧瑶见惯他冷漠样子,不放在心上。


  鬼厉道,“这次是哪里?”


  碧瑶神色凝重,看来此次任务颇为艰险。


  碧瑶道,“这几年来,圣教势力日大,为正道忌惮已久,这次我们的人打听到,他们要联盟攻打狐岐山。”


  鬼厉挑眉,“意料之中。”


  碧瑶又道,“青云门、蜀山、焚香谷、武当、天音寺、都会参与。”


  鬼厉目光一闪,猜测,“鬼王要我破坏这次联盟?”


  碧瑶微微一笑,点头,笑容又敛去,“你这几年,越来越不像以前的你了。”


  鬼厉神色淡淡,“以前的我有什么好?”


  以前的张小凡,木讷又无能,有什么好?


  碧瑶叹息一声,说回任务,“这次,青云门会派弟子去蜀山,洽谈联盟事宜。”


  “我跟爹说过,你要是担心对上青云门没法下手,可以另派……”


  鬼厉打断她,“不必了。明天我出发去蜀山。”


  碧瑶一句话还没说完。


  她无法可想,关怀道,“蜀山绝不简单,外面布有结界和剑阵……你小心。”


 

评论
热度 ( 27 )
  1. 腐到深處無怨尤Warivl 转载了此文字

© 腐到深處無怨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