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和十一月(六)

Warivl:

  电影拍摄于另一座城市。


  苏星宇在酒店床上扑腾,短信短信短信,他目不转睛地盯着手机屏幕,吸一口气,跟自己谈心,苏星宇想我就发一条,简洁有力倾诉心声。


  刷刷刷,六个字,“半夜了,好想你。”


  发了一条,他想,我都发了一条了,那再发一条,大不了事不过三,我就说明一下我在拍戏,好让他放心。


  要不然江洋担心我大半夜不睡就不好了。


  苏星宇自言自语,“你看你都发了两条了,虽然话说事不过三,但是刚刚三条也没超过啊!”


  他眼睛一亮,刷刷刷打字。


  


  没回复。


  苏星宇不满地鼓鼓脸颊,像一只别扭的仓鼠。


  大半夜的,没回复肯定睡了嘛,很正常,太正常了。


  半夜发信息好处就在于,发短信过去没有回复,可以当成太晚,对方睡着了。


  白天没有回复可以安慰自己不是实时短息,所以对方看到也就没回复了。


  他躺在床上举着手机看,没多久迷迷糊糊要睡了,结果手一松,手机迎面砸下,疼得他龇牙咧嘴。


  他边揉脸,边看没有回复的短信界面,小声咕哝:都怪你。


  可是又不怪你。


  


  第二天的片场。


  苏星宇的表现已经好很多,中午时间,回休息室,刚刚坐下,有人递给他水,他顺手接过,却不是田心递的。


  苏星宇没顾上喝水,招呼她,“眉姐。”


  眉姐一点头,目光赞许地看他。


  原来眉姐来片场探班,苏星宇拍戏时她于一旁观看,唇边便泄露一丝微笑,这个苏星宇,虽然平时总是顶嘴任性,但是要是真的做一件事,还是会全力以赴,半点不敷衍。她没看错他。


  “拍的还习惯吗?”


  “过得去。”


  眉姐打量他,下判断,“瘦了。”


  寒暄之后,就是眉姐要说的正事,凤凰无宝不落,他这位经纪人也是。


  眉姐笑笑,“你下一张专辑的制作人我帮你找好了。”


  她这完全是通知,而不是商量。


  苏星宇愣一愣,“谁?”


  眉姐说,“宋明。”


  苏星宇皱一皱眉。


  眉姐眉飞色舞,说得兴起,“你也知道宋明是我好朋友,这次他出山帮你制作专辑,一手包办你的词曲,你这张专辑肯定可以红……”


  她展望未来,志得意满。


  她说一句,苏星宇的眉头就更紧一分。


  “我不希望这样。”


  眉姐被打断,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笑意还在,“你说什么?”


  苏星宇直视眉姐,严肃郑重,“我说我不希望这样,也绝不可能这样。”


  “原因!”眉姐提高声音,明显压抑着怒气。


  “首先我想要的风格根本和他不一样,合作可以,但是决定权我希望在我手上,再说我自己能写歌,为什么要他包办我的词曲呢?”


  眉姐气极反笑,“你的音乐梦想能不能消停会儿?”


  苏星宇理直气壮,“不能。”


  “你以为多少人因为你的歌喜欢你?脸!颜值!你懂吗?我都给你规划好了,我是你的经纪人,我不会害你。你的星途就是我的事业,不要任性。”


  苏星宇也冷笑,尽量心平气和,“眉姐你知不知道你就像中国传统家长,口口声声为我好,不会害我。你是不会害我,但你有没有问过我想要什么?我喜欢什么?”


  眉姐反击,“我在这一行比你呆的久得多,我知道什么对你最好。”


  “如果不是我自己觉得好,你认为你说的好有意思吗?”


  眉姐笑意冰冷,每个字都重如千钧,“苏星宇,你要是没有这张好看的脸,你的音乐一文不值。”、


  苏星宇脸煞白。




  田心进来时,苏星宇淡然地在看剧本,手上还拿着一支荧光笔划线,见她进来,抬抬头吐槽。


  “这段剧情太傻逼了,怎么这男主不是女主送的笔他就连合同都不签了,再说那支笔还那么丑,太幼稚了……”


  田心静静,“星宇。”


  苏星宇递给她看,“别不信,你看看,真是这样的剧情。”


  田心有点担心他,“你和眉姐……”


  苏星宇无谓状耸耸肩,反而安抚她,“没怎么,就是又吵了,你不用管。”


  他说得无所谓,田心忧心忡忡,“眉姐刚才气冲冲走了,她……”


  苏星宇忽然说,“我明天上午没戏?”


  这话题岔得有点远,田心还是点点头,“明上午高雯个人镜头。”


  苏星宇盘算,“下午戏只有几场,这里飞回去,要两个小时差不多……“


  田心听他咕哝,摸不着头脑,他抬头笑笑,显出弯弯猫弧,“田心,帮我定下午回北京的机票。”


  “啊?”


  苏星宇再考虑,“还有,明上午回来的机票。”


  


  苏星宇全副武装回了北京,他只背一只背包,如旅途中的学生。下飞机时已是傍晚,天空中隐隐有星光,他风尘仆仆直奔江洋家。


  电梯到达声音都令他雀跃,内心这刻期待见到江洋,呼吸到他身边空气。


  他想象江洋见到他会是什么表情。


  就算是微微皱眉,十分无奈,也会让他觉得好。


  他未成名时,在酒吧打工,唱歌,大多是情歌。他出道后也写过、唱过很多情歌。


  但是没有一首情歌,一个词语,一句诗,形容得出江洋给他的这种感觉。


  电梯到达楼层。


  苏星宇期待地按按门铃。


  


  时间一分一秒走。


  苏星宇蹲在门口。


  江洋不在家,他等着,中途掏出手机,开了个连连看玩了一会儿,但是玩着玩着,又想玩连连看被撞见了,又要被说小朋友。


  于是收起手机,继续等待,腿麻了便站起来跺跺脚,走一走。


  中途陆陆续续有同一层楼人到达,苏星宇就立马面对门,装作掏钥匙开门状,避过目光。


  他看看时间,十点多了。


  这么晚了,苏星宇思前想后,打电话给江洋。


  电话接通,是个女声,清清甜甜:喂,请问是谁,你找江洋吗?


  苏星宇身子一僵,咬咬唇,应声,“对,麻烦一下。”


  那边又说,“江洋现在有事,因为没有手机备注,方便告知一下你是哪位吗?他过来我告诉他一声。”


  苏星宇还在愣。


  他连声说,“不用了不用了,不用了。”


  又尽力让自己听起来自然一点,“我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找他。”


评论
热度 ( 37 )
  1. 腐到深處無怨尤Warivl 转载了此文字

© 腐到深處無怨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