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辙(二十七)

Warivl:



  点苍峰位于主峰之后,地处偏僻,夜深人静。月亮极大,又圆,青白的光照在屋顶上。


  为免惊动他人,丁隐也不多说,直接拉着鬼厉进自己住处。鬼厉呆呆随他,只看着他,眼睛一眨不眨。


  屋里黑暗,丁隐去点灯,他拿着烛台,点上那只小小的蜡烛,光明就出现在手中,又从他手中传递出去。


  火光跃动在他眼睛里,飘忽不定。鬼厉还定定看他,有点呆,丁隐好笑,问他道:“看什么?”


  像上一刻钟他们还在一块儿。


  鬼厉连忙摇摇头,收回眼光,有点窘,脸有点发热。


  他想自己也许脸红了。


  鬼王宗的教众是打死也想不到,冷面噬血著称的副宗主还有这一面。


  对着丁隐,时光好像都回去了,这期间没有发生过任何事。他明早要去砍竹子,丁隐会拉着他在栽着松树的厨房台阶前坐下,他也没入魔,还是那个没什么用处的青云门下张小凡。


  竟不知今夕何夕。


  犹恐相逢是梦中。


  丁隐让他坐了,自己也坐下,离得不远。他道:“你想问什么就问。”


  都是要问的,都是想知道,想了解的,但是深思一番,也都没什么好问。见到了人,心底稳妥,都像被塞满了似的,心满意足,别的一时间一点都顾不上,只有看着他。


  鬼厉想了想,目光注视他,问道:“你这些年都在蜀山?”


  丁隐点点头。


  他想起白日,打量着鬼厉,顿了顿,慢慢道:“但听说你不在青云门了。”


  这是板上钉钉的事了,也许丁隐起初还有疑虑,但今晚一见之下,他看得出张小凡身上的魔气,绝非一朝一夕所成。


  青云门绝对不会容他。


  鬼厉也惊了一下,不提防丁隐一时提到这个,又不知他怎么知道的。


  他垂目,简要说道:“中间发生一些事,我已经不是青云门的人了。”


  鬼厉说了这一句,便没有说下去,本来丁隐还在等着听他后文,等了一等也知道他不想提及。


  两人都沉默下来。


  不由自主,丁隐道:“你变化很大。”


  “但你好像没有变。”


  说完这句,鬼厉又直直地看着他,眼睛跳动簇簇火光。


  “卧云村,你是故作不认得我的?”


  像是知道他必有此问,丁隐低了低头,淡然答道:“是。”


  如今他没必要说谎,没有必要骗他了。


  鬼厉也不意外,他这几年,见识鬼王宗所谓圣教尔虞我诈,各种纷争龌蹉,心智早已不似当年单纯。


  暗地里,他思量过无数次卧云村那几天,合着碧瑶透露的只言片语,一点一滴一举一动一个眼神都掰碎了想过,也已约莫猜到了这个回答。


  一瞬之间,他平静地问:“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丁隐目光平静,没有动摇,他道:“这样做对我有利,所以我做了。”


  所以丁隐能看着他重伤吐血,心痛如焚,一边与玉无心逢场作戏,甜蜜恩爱。


  张小凡蠢得令人发指。


  什么都不懂。


  还自以为救星。


  眼神落在别处,鬼厉微微勾了唇角,自嘲道:“我想也是这样。”


  他继续道:“小玉对你不利,不是好人,你也知道。你也从没失去记忆过。你那时候只是在做戏。”


  他声音回荡于房内,平平的声调,一点指责的激越都没有。


  鬼厉太平静了,或许心里已经清楚这些很久了,不过是一直没有见到他,没有个验证,所谓不到黄河心不死。


  丁隐沉默地点点头。


  但是他是到了黄河心还不死,他心里又活络起来,将话问出口来。


  “你与小玉,没有感情是不是?你不喜欢她。”


  丁隐方才有点惊讶,他以为他会拂袖而去,或者愤愤指责,却都没有。


  他一抬眼就撞到鬼厉的眼神里去,两人对视,丁隐稳稳心,道:“是,她一直在监视我,卧云村就是个笼子。”


  丁隐转开目光,他还没观察鬼厉听见这个回答后的神情。


  丁隐问:“你呢?”


  他一直记得很多年前,他跟张小凡在大竹峰,在竹林里看着月亮。他告诫过张小凡,不要太喜欢一个人。


  情深不寿好像是颠扑不破的真理。


  他自己上辈子已经验证过了。


  没想到张小凡又是老路。


  丁隐冷冷道:“入魔是因为碧瑶?”


  过去几年,丁隐还记得那个魔教大小姐站在他面前说,你以后别见张小凡了的样子,还有她最后扶着张小凡离开时的冷笑。


  鬼厉眉头紧皱,显然不快。


  丁隐以为他默认,笑了笑,道:“那倒也好,碧瑶对你的确是真心……”


  鬼厉沉声打断,“不是!”


  “嗯?”


  鬼厉冷声道:“与她无关。”


  丁隐舒了口气,道:“你说无关就无关吧。”


  话里还有不信的意思。


  鬼厉斩钉截铁,“事实也是无关。”


  话说到这份上,丁隐也不再问。又想起他夜探蜀山,不知所为何事,既然想到,丁隐索性直接问了。


  他道:“你来蜀山,为了什么?”


  他有种自信,张小凡是不会骗他的,无论问什么,他都会说的。


  鬼厉这才想起他的衣着。


  看样子他不仅是蜀山中人,而且绝非普通弟子。


  灯火下,丁隐一身深蓝长老服,发冠俨然,蕴霜含雪,凛然浩荡,他却一声黑衣,藏匿行踪,不似好人。


  两人显然不搭界。


  鬼厉道:“原来日前传说的蜀山年轻长老,就是你。”


  正邪不两立。


  所以丁隐在看到他周身魔气后,露出那种为难表情。


  所以他问你是否为碧瑶入魔。


  所以他问自己来做什么。


  邪门歪道能来这正派之地做什么。

 

       他一想至此,忽觉心凉,身体已有动作。


  丁隐还没反应过来,他却已站了起来,丁隐抬头看他动作,投去不解目光。


  他道:“我走了。”


  说着便往门外走。


  丁隐亦起身,似是要送他。


  鬼厉眼里有笑意,他停步,清清楚楚道:“鬼王宗鬼厉就此告辞,不劳丁长老相送。”

 

 

评论
热度 ( 31 )
  1. 腐到深處無怨尤Warivl 转载了此文字

© 腐到深處無怨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