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和十一月(十)

Warivl:

  •   没错,是he。做梦都梦到he的结局了。


  片场。


  

  

  这场戏拍他于英国留学,打工洗碗,憧憬未来,却接到女主角打来电话分手。

  

  他要由开始的不敢置信,试图认为这是玩笑,到情绪激动,要出离愤怒,还要表现出伤心难过。

  

  种种情绪之间且要有过渡。


  苏星宇表演过关。

  

  导演喊过,苏星宇松弛下来,走到一边休息,田心递过保温杯。

  

  “刚刚说台词很用力,喝口水。”

  

  苏星宇点点头,接过浅浅喝了一口,他察觉出,说:“蜂蜜水?”

  

  “润喉,不要胃病还没好,嗓子又哑成乌鸦了。”


  下一场打算拍男女主几年后重逢。高雯正在一边候场,她本来低头在玩手机,一听这话顿了一顿,抬头,又低下去,手指飞快地在屏幕上打字。


  听了这话,苏星宇失笑,“你自己个乌鸦嘴别咒我。”


  田心斜了他一眼,无奈地收回保温杯。


  苏星宇闭着眼睛,闭上没一会儿,睁眼翻开剧本看。


  总要找点事情做。


  他感觉自北京回来后,心里某些部分平坦下来,没有那么不甘心与不驯,他有点悲哀地认为这是一种叫做认命的情绪。


  分手有点负气的意思,甚至可以称得上是叛逆期想引起家长注目的幼稚行为。


  所以直到分开后他都没有具体概念,而现在,上次电话说了那么一通,坦诚的,好像把话说开了,说尽了。


  一次平和、舒坦、心灰的告别。


  几乎是必然而又自然的发展,像日出日落,春去冬来。


  像天色慢慢地黑了下来。


  


  午饭间苏星宇的兴致还挺好,吃得津津有味,田心彻底放心下来。


  一放松,她无意间想到一个话题:“你上次提的那个朋友怎么样啦?”


  “什么朋友?”


  田心连说带比划,“你说的放不下前任的朋友,你说她有点幼稚……”


  苏星宇琢磨了几秒钟。


  见他沉默,田心以为问题问错,想换话题。


  苏星宇却说:“你上次说得对。”


  “我上次说什么了?”


  “放下。”


  田心直愣愣把手里筷子放下。


  苏星宇笑了,笑容中有点阴影。


  不仔细看看不出来。


  “我那个朋友还没放下,不过也快了。我希望他快点放下。”


  


  下午戏份多和女主角高雯。


  一天戏份结束后,剧组人员商议要不要出去聚餐。


  导演不知道想让他们培养默契,还是有意撮合男女主,邀请他们一同去。


  苏星宇客气回绝。


  自己正在养嗓子不能吃很多东西,去了也扫兴云云。


  高雯作为女星,倒是不操心维持身材,一口豪爽地应承了。


  刚出来,上了车,苏星宇想起剧本没有带在车上,跟田心说了一声自己回去拿。


  化妆室里。


  剧本安然躺在桌上,苏星宇拿了正要走。


  但是他忽然停住脚步。


  在高雯的化妆台边,有一只白色手机。


  大约是高雯或者她身边工作人员落下的,苏星宇揣测,他走过去。

  

  手机亮了起来,加上震动。


  他猜想或许是手机主人觉得丢失,借了别人手机打打试试。


  但不对。

  

  苏星宇看到亮起来的手机上的来电。


  两个字的备注。

  

  “江洋。”


  心跳手抖。

  

  他迟疑片刻,鬼使神差按下接听。

  

  熟悉的声音。

  

  江洋说:“他助理该会照顾他,你没必要跟我说,不过他爱吃辣的,你们剧组聚餐别吃火锅,不然他又忍不住要吃。”

  

  苏星宇没有说话,只是一只手攥着手机。


  这个声音好像又令他升起了一些放不下的念头。

  

  没有声音,江洋意识不对劲,问:“高雯?”

  

  苏星宇觉得自己该说点什么,但沉默久了,错过时机,更不知道如何开口。而且这时候说不定要结巴。

  

  苏星宇!你拿出第一次上台的从容淡定大气磅礴宠辱不惊人淡如菊的态度来啊!

  

  结果,等他深吸一口气,终于放松了预备说话时,电话那头见没有回音,已经把电话挂掉。

  

  然后苏星宇一抬头,正好对上回来找手机的高雯。

  

  高雯闲闲地靠在门边,见他咬着下唇,一脸懊恼的苦相,忍俊不禁。

  

  苏星宇把手机递还给她,高雯直接接过,看看通话记录,打量他,说:“都知道了?”


  “你跟他认识?”


  这不是明摆着的吗。


  苏星宇觉得自己提了个烂问题,问怎么认识还靠谱一点。


  高雯也很爽快,“几年前了,我第一部电影,剪辑师就他,后来成朋友了。”


  苏星宇不说话。


  田心关于高雯的那个疑问,或许有答案了。


  他又开始脑补一系列情节,或者是江洋对他余情未了,难忘旧爱,特地嘱托朋友照顾,或许某些话只是试探与磨练,就像童话里王子追求公主遭遇的磨难,什么屠龙啊,金苹果啊,杀怪兽啊,等等等等。


  回过神来,高雯一脸懵逼地看着他的傻笑,莫名所以。


  苏星宇回神,将笑容收起。


  高雯说:“江洋曾跟我说过一段话,我跟你说说吧。”


  事关江洋,苏星宇仔细聆听。

  

  “他说,苏星宇表达感情,也许就是玫瑰与巧克力,别扭执拗说我爱你。但是有些人不是。有些人表达感情,也许只会说,你饿了吗。或者根本不说。这是个人的表达方式不同,不代表谁的喜欢比谁少。”


  苏星宇一怔。


  某些分歧的开端,是因为彼此的不相信,不是不信任,只是不相信。


  他要确认江洋的感情,即使在一起之后。


  会不会他一直想要确认的,都被他忽略了呢。


  高雯继续说:

  

  “他转导演也不容易的,那段时间他正赶一部片子,片方对剪辑方式不满意,他返工好几次,累成狗。又关系到他的导演梦,压力很大。

  

  “你公平一点,你忙演唱会,你有音乐梦,他也有导演梦,难道他很闲吗。就一天不做事等着和你谈情说爱吗。苏星宇,我说话直接了点。但都是真心话。”


  苏星宇微微低头。


  你喜欢一个人,对他好,可是什么才是对他好?


  炽烈热情地表达感情?


  蜜糖与玫瑰一样的色彩?


  是以你的方式还是他的方式?


  世上一切的浪漫主义还是要安身立命。

  

  高雯踟蹰片刻,还是说了出来。

  

  “你提分手之后,据说他那个星期没出过工作室,一日三餐全在剪辑室。交完片子,在医院吊了三天盐水。”

 

评论
热度 ( 39 )
  1. 腐到深處無怨尤Warivl 转载了此文字

© 腐到深處無怨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