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和十一月(十一)

Warivl:


眉姐把照片甩在苏星宇面前。



殷红指甲,点在张张照片上,她气极反笑:“苏星宇你真能耐。”



苏星宇看看那些照片,全是高清图片,镜头不错,拍得自己很好看,还没有噪点,良心图。



他又看一张,无辜地说,“别的都还行,这张没把我长腿拍出来,显得矮了。”



眉姐瞪大眼睛,压下要发作脾气,“你解释一下这是去哪儿了行吗。没有行程你回北京做什么?”



苏星宇坦然,“玩儿。”



眉姐又冷笑,“那小祖宗您知道您玩哪儿去了吗?”



苏星宇挑眉,眉姐点了根烟,“这个小区,你知不知道上次和你被传绯闻那女星住这儿?而且她还有男友。”



苏星宇记得她,差不多半年多前拍音乐微电影合作过,当时就闹了绯闻,沸沸扬扬,微博各种大V天天挨个儿爆料他们有一腿。



眉姐无奈,“大众最感兴趣什么?恋爱绯闻!大众最反感什么?插足感情或者触及法律的丑闻。”



苏星宇摆摆手,失笑出声,“没有个同框你跟我说我插足他们?那我改天蹲贝克汉姆家附近去,然后说我跟贝克汉姆在一起了,要出柜了,请大家祝福我们好吗。”



眉姐险些被他逗笑。



想到事态如此,又叹气,“我暂时公关了下来,要是这是酒店门口等公共区域,我们分分钟可以发辟谣通稿。但是这是小区里,你去干嘛呢?而且是深夜。发辟谣完全撇清反而会引得路人逆反心理,觉得我们把他们当傻子。”



苏星宇隐约猜到她意思,有不妙预感。“你答应了什么?”



眉姐任职经纪人多年,她说,“我能公关下来,因为我答应给他们一个更大的新闻,独家。而且后续也会让他们报道,多有吸引力。”



她微笑道,“当红歌星苏星宇停车场拥吻小师妹郝美丽,同门之恋曝光。”



苏星宇从座椅上猛地起身。



他凝视眉姐,这个女人一手把他捧红,却视他的音乐为累赘。他对她有感激。



他笑着,“我。不。干。”



眉姐横他一眼,“只是让你配合演戏,郝美丽那边我已经跟她电话说了,她现在在阿拉善沙漠拍戏,明天回来,和你被那家娱记假装拍张照片就好。”



“很简单的,半年或者四个月后,你们太忙分手了就行。不过中间我会时不时给那家娱记透点料,拍一拍。他们再拍到你们分手,哎呀,点击量和知名度又上来一笔。”



她见苏星宇脸色森严,于是还要游说,准备动之以情,“星宇,我这是……”



苏星宇微笑接她的话,“你这是为我好,你是我的经纪人,你不会害我,我就是你的事业,有你才有今天的苏星宇。”



眉姐被他堵了话,一时无话。



苏星宇放缓了声音,显得他有点难过。



“眉姐,你说我是你的事业,但是你有没有意识到,我也是个人呢。”



苏星宇走出休息室。



他从来不愿拿感情炒作。何况昨天高雯那一番话还在他心里发酵。



他觉得与江洋之间或有转机。



但又不能再靠近,不知道以什么方法再靠近,他羞愧于自己轻率提及分手。





郝美丽的请假电话打到江洋那里。



江洋刚熬了个夜,躺了三四个小时就被她吵醒,怒气值是满的。



这个时候即使他最喜欢的电影大师如伯格曼、塔可夫斯基、维斯康蒂组队找他。他恐怕也得发火。



何况郝美丽还不是他们。



江洋不耐烦,“有事说!”



郝美丽吓一跳,继而嗲声嗲气,“导演,我想请几天假。”



“哦。找蔡小言。”



“小言姐说要问你。”



“……那几天没戏,或者你有特别急的事,就去吧。不是要紧事就算了。”



郝美丽哦了一声。她说,“我去上海,探班男朋友。”



江洋猛地一下清醒了。



“谈恋爱了?近水楼台先得月,同公司的吧?”



郝美丽半娇羞地嗯了一声,“是同门师兄。”



男朋友。上海。探班。同公司。



江洋得出结论,苏星宇那熊孩子肯定和公司又吵上了。他不会肯炒恋情,只是这次为什么公司要求炒作恋情?



江洋说:“我跟星宇是朋友,你是不是去探班他的?”



又拿捏好语气,继续诓人,“如果真是星宇,你也清楚他性格,他肯定不会乖乖听公司话的。这样吧,你把发生什么事情告诉我,我和他还算玩的不错,也许可以劝劝他听公司一回。”



郝美丽考虑一会儿,将事情一五一十告诉他。




他提前给苏星宇发了短信,说自己来上海了,苏星宇告知了酒店前台,江洋见到他挺简单。



古诗词里夸张艺术手法,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电影里瞬间十年八年便过去,只需一行字。甚至千年万年都很快。



其实真实也并没有那么夸张,他们于酒店餐厅见面,极平淡,只是知道对方会来,等他落座,苏星宇打量他。



一般艺术作品与文艺片里面,这时候的台词是,你瘦了。



毕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苏星宇看了会儿,说:“你黑了。”



江洋回:“把你丢去沙漠大太阳底下试试!”



受他威胁,苏星宇打了个冷战,高楼之上,夕阳照红一片玻璃幕墙,流光溢彩。



他想他明白江洋这次来为什么,于是先发制人。



“我被拍这事跟你没关系。高雯消息灵通,又是她跟你打小报告?”



江洋摇摇头,“实话实说,我除了让高雯别太嫌弃你之外。没让她跟我说过你的事,她自发的。”



“她也跟我说了一些事……”苏星宇眨眨眼,“我想了挺多,我很多事都挺幼稚。我知道吧,说一下子变得成熟,你肯定不信。”



江洋凝视他,“的确不信。”



苏星宇失笑,“我也不信。”



他说:“是不是这次公关事件里,你觉得我也特幼稚。”



有一双手轻轻地在他头发上揉了揉。



具有安慰意味,又维持一个温和距离。



江洋叹气,微笑说:“成熟不是市侩,不是随波逐流,星宇,你做的很对。”



苏星宇愣住。



他不敢置信,“你说什么?”



“我说你做的很对。一点错都没有。”



评论
热度 ( 34 )
  1. 腐到深處無怨尤Warivl 转载了此文字

© 腐到深處無怨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