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霆衍生】特案调查科(第四案 赤裸女尸 完)(上)

迷藏(疯人院:

姜希宇X阿霆


我就知道到结案的时候一发写不完,哭死。P.S. 论坛我有八百年没更了,有没有从论坛过来的小天使?我还需要去那里更吗?


---------------------------------------


“花泽少爷大驾光临,有失远迎。”


和尚闻声抬头。


骚气——这是他对眼前人的第一印象。不管是讲话的声音还是身上松松挂着的紫色丝质睡袍,又或是走个楼梯都要走出猫步的妖娆身姿。从头到脚,从里到外,大写的风骚。不仅风骚,而且傲慢。这人一直到入座都没有正眼看他一眼,和尚便识相地闭嘴不言,将问话交由类来主导。


“周少,我们是特案调查科的,这次过来是有个案子循例问几个问题。”


“哦?我倒是忘了,花泽少爷和道明少爷现在可是警察呢,我是不是该叫声阿sir?”


花泽类假装听不懂话里的讥讽,这个圈子里的二代们没人理解他和阿寺的做法,冷嘲热讽的不在少数。不过他也不需要不相干人的理解,他向来凉薄,能入眼的不过阿寺他们几个。不屑浪费时间听闲人嚼舌,这两年他跟阿寺干脆连社交酒会都不怎么参与了。而周家的大本营在台湾,近两年才将分公司开到了H市,周天辰便是这家分公司的负责人。所以算上上次生日会的匆匆一面,花泽类跟周天辰这才是第二次见面而已,对眼前的人算不上多了解:“周少记不记得3月15日20-21点自己在哪里?”


“呵,花泽少爷是警察做太久不知道怎么做大少爷了?这种事当然应该去问我的秘书和管家。阿sir,不要浪费我们纳税人的钱啊。”


类转头看了和尚一眼。和尚点点头,起身比了个手势,示意管家跟他过去。管家看到自家少爷点头这才跟着和尚往花园走去。




“这次的案子跟西门有关,希望周少能配合一点。”


周天辰像是听到了什么大笑话一样,笑得肩膀都抖动起来:“花泽少爷这是因为上次生日会的事所以找上我?”他抬手抹去笑出来的泪花,“啧啧啧,没想到花泽少爷这么纯情,不过就是酒醉后的一个吻而已。”


花泽类这才觉得自己这一趟确实来得鲁莽了。他说得对,一个吻而已,并不能代表任何东西。不过是因为自己对阿寺怀抱着那样的心思,所以看到同性间的吻才会潜意识里解读成爱。事实上,这个圈子里荤素不忌逢场作戏的人比比皆是。虽然不喜与人交际,但自小生活在这个圈子里,辨人识人的本事早已根深蒂固。可是他却看不透周天辰这个人,从一见面就被对方压制着,再问下去也不见得会有什么新线索。花泽类果断起身告辞:“今天打扰了,如果想起什么线索,希望周少能主动联系警方。”


“花泽少爷,”周天辰没有起来送客的打算,他搭着二郎腿陷进沙发里,那双凤眼微微眯起,虽然视线往上,却满满的压迫感,“既然道明少爷那么不解风情,你不如考虑考虑我?”


花泽类不怒反笑,走近周天辰,一手撑在沙发靠背上,将他禁锢在自己与沙发之间,压低声线:“周少,说大话之前先掂掂自己的分量,这里毕竟不是台湾。”




“老严,”看花泽类两人出了门,周天辰朝管家勾勾手指,“查查刚问你话的那个小警察,我要他全部的资料。”


“是,少爷。”








“你们有头绪了吗?”阿霆拎着三个便当盒走进会议室。


因为姜希宇的缘故,整个特案科都养成了按时吃饭的好习惯。而阿寺在吃了几次食堂之后终于少爷脾气爆发,“这种东西哪是人吃的啊!” 有钱又任性的阿寺少爷干脆要求自家厨子做好一日三餐,加班时还外加宵夜,每天按时按点送来特案科。考虑到大家饮食习惯不同,又常常各有各的任务要跑,厨师十分贴心地为每个人制作了不同的便当。不但营养均衡,还几乎天天不重样。中餐、西餐、法餐、日料……就没有阿寺家的厨子做不出来的美味。一天展博终于忍不住跑去问阿寺,“你家厨子有三头六臂吗?怎么各国料理都精通啊?” 道明寺一脸莫名其妙又理所当然地回答,“又不止一个厨子,各式料理都请一个就好了啊。” “啊!!!”展博发出一阵痛苦的悲鸣,本来以为宛瑜的生活就够不可理喻了,现在一比较才发现,道明寺他们才是真正的非人类嘛!陆展博有生之年第一次怀疑自家英明神武的老姐给他的建议——展博,你要多跟同事交流,努力提高情商——可能是错的。老姐,我的同事们都是一群怪咖啊!




看了一上午的尸体照片,Janet一点胃口也没有,从沙拉碗里挑了半天,最后插起一片叶子塞进嘴里:“完全没有头绪。”


阿霆盯着玻璃面板上尸体不同部位的局部特写,若无其事地夹了块糖醋里脊,边吃边凝眉思索。眼尾扫到姜希宇正一点一点挑出饭盒里的胡萝卜,他头都不转一下:“希宇,胡萝卜全部要吃掉。” 胡萝卜是他特别打电话要求厨师做的,不能惯小孩挑食的毛病。


“可,可是……”姜希宇委屈极了,鼻子都皱起来。


“没有可是,全部吃掉。”


姜希宇瘪瘪嘴,抬眼偷偷看阿霆的脸色。发现确实没有商量的余地,这才夹起一根萝卜丝放到米饭上,然后夹几块藕丁盖住胡萝卜,一筷子夹起好大一坨米饭,皱着眉将藕丁胡萝卜和米饭一起送到嘴里,脸颊立刻鼓起一块。


阿霆嘴角带了点笑意,突然想起自己小学时养过的小仓鼠。他那时候还问过妈妈,小仓鼠一个人住在笼子里会不会很寂寞。妈妈温柔地摸了摸他的头,说,阿霆记得宠物店姐姐说的话吗?小仓鼠是喜欢独居的动物。阿霆不能因为自己怕寂寞就以为小仓鼠也怕寂寞哦,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或许,我们可以换个方式!”阿霆突然站起来,几步跑过去,把整个玻璃板上的照片都扫落在地,又把上面的字通通擦掉,“我们忘掉受害者,忘掉所谓的线索。就专注于一个问题,如果我是凶手,我会怎么做?”


如果我是凶手?希宇放下筷子,看着阿霆在玻璃板上写下的“凶手”两个字。


我是凶手,我喜欢西门。我想要跟他在一起,想要每天都能看到他,即使只是远远地偷看他一眼都觉得好满足好开心。他是那么好的一个人,可是他不喜欢我。我看着他跟不同的女人聊天喝酒调情,看着他带不同的女人回家。可是我没想要伤害这些女人,为什么?为什么我只对夏梓桐和周玲感到愤怒?她们跟这些女人哪里不一样?她们重新谈恋爱了!她们竟然在分手之后移情别恋,跟别的男人在一起,还恬不知耻地出现在西门的身边!这些贱女人!有机会跟西门在一起却不懂得珍惜,如果是我的话,哪怕只有一天也好啊,我的余生都可以抱着这一天的回忆活着。现在我把她抓起来了,我要对她做什么呢?我当然要看看她有什么魅力能让西门想要跟她在一起。对!她跟西门在一起七天,我要知道这七天里的一切,这样我才能知道西门喜欢什么,讨厌什么。光听她讲可不够,万一她漏掉了关键的细节怎么办?对,我可以跟她一起重演一遍。我演西门,她就演她自己。他们见面的时候她化什么样的妆,喷什么样的香水。他们吃饭的时候她说什么样的话,吃什么样的食物。他们做爱的时候她发出什么样的呻吟,用什么样的姿势。这些我通通要知道,通通要学会,我要变成她。


“我是一个女人!!!”姜希宇惊叫道。






给阿寺打电话无人接听,刚挂上电话就看到西门在门口站着。


“阿寺呢?”两人同时问。


“他不是跟你/们在一起?”再一次同步。


阿霆解释:“他上午就去找你了,现在还没回来,电话也打不通。”


西门皱眉道:“我手机没电了,今天上午有个临时会议,阿寺不知道,可能去我家了。”昨天知道两个死者都是自己的ex,西门整个人都恍恍惚惚的,手机也忘记充电,今天中午才发现手机竟然没电了。怕阿寺有事找不到自己,就赶紧跑来警局,这么毛毛躁躁的,实在是不像自己。


阿霆掏出手机递给西门,西门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接过手机打电话回家:“忠叔?恩,是我。阿寺在家里吗?好,我知道了。”手机收线,交还给阿霆,“阿寺午饭后离开的,可能是去公司找我,也可能在回警局的路上了。我过来是问问还有没有什么我能帮得上忙的。”


“你来得正好,凶手有线索了。”




“你说凶手是个女的?”西门瞪大了眼睛,“可是不是说凶手有强,强暴的行为吗?”


“用工具的话,女人也可以做到这点。”姜希宇解释到。


“这也太耸人听闻了,我可不记得我认识这样的女人。”


“不,她不是你想象中那种凶狠甚至男性化的样子。正相反,她可能并不起眼,她很胆小,与你对视的时候会立刻躲开眼神。她总是偷偷注视着你,她的爱慕跟别人不一样,你知道,她不爱你的钱或是身份。她爱的是你这个人。可是她完全不是你喜欢的类型,她看起来很纯洁、脆弱又敏感。她可能曾经鼓起勇气跟你告白,她不求天长地久,只是希望能跟你在一起,哪怕一天也好。又或许,她连告白的勇气都没有,只是默默恋慕着你。”


随着姜希宇的描述,一张面孔在西门的脑海里越来越清晰:“……是小优。糟了!刚刚忠叔说小优来找我,阿寺跟她一起离开的!”



评论
热度 ( 94 )

© 腐到深處無怨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