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楼】私奔(AIAU)[5-完结]

因為廢話太多評論放不下只好用轉發分享的了(掩面)


雖然峰迴路轉,但最後私奔成就GET,就行了!哈哈哈哈哈~

其實嘛,不管誰是那個AI都是不重要啦~畢竟這是談戀愛嘛,對我來說最重要的是兩人在相處過程中逐漸產生的共鳴,不管誰是AI,是大哥、還是阿誠,最終他們倆都選擇了對方,這便是最美的事情了Q/////Q~

想想,如果大哥是AI,阿誠哥竟然可以做到讓大哥愛上他這是多麼了不起的事啊啊啊啊(如果有明台串場他一定會頒獎章給阿誠哥hhhh)!!要讓是人的大哥愛上他都已經偉大到不行了,還能讓身為AI的大哥還是愛上他,阿誠哥這得有多逆天啊! 

反之,如果阿誠哥是AI,要讓大哥願意放棄一切理智追隨情感而行動,願意跟著阿誠哥私奔!!wwwww這簡直不能更甜了啊!大哥一定是滿臉大寫的:我就是寵他你管我!!哈哈哈哈哈哈~

所以不管怎樣都很甜啊=//////////=(突然覺得我的解讀能力一定太過扭曲,什麼都能自我理解成HE XDDDDD)


再重新仔細看了一下新的結局,突然發現好多謎團在裡面啊(嚴重懷疑是我又習慣性胡思亂想XDDD)!

雖然結局看起來是:真正的大哥因為一些緣故而死了,所以阿誠哥才這麼執著於AI發展,還用了大哥的基因設定去創造出了AI大哥,然後在逃亡的過程中因為相似的場景觸發才終於回想起以前的記憶。

不過,阿誠哥是曾經失去記憶過的,可為什麼阿誠哥會失憶呢?雖然最簡單的想法是PTSD,然而私奔時阿誠哥的那句:"為什麼我都記起來了?"其實也很突兀的,雖然記憶的觸發點往往都是些小事,但總覺得這一切的安排都是刻意的((忍不住陰謀論了一下其實阿誠哥也是AI吧......!?))

而最初,阿誠哥為什麼要找大哥一起逃走呢?(不知道為啥這突然讓我想起一個前陣子布魯斯威利的電影"Vice",不過基於小郭的出場,這應該是不太可能的劇情線就是了XD)

然後,助理特地跑來跟阿誠哥說銷毀的事情時那對於這助理細緻的描述,感覺,就是有陰謀啊!!而且,小郭...該不會是郭騎雲吧hhhhhh!!??而且,逃跑真心好順利XDDDDDDDD

還有就是,當阿誠哥決定私奔而到大哥房間時,明明描述了因為AI設定因素,在機器人身上整個清醒的過程更像是的激活,而非睡醒。可阿誠哥看著毫無倦意的大哥卻感到異樣,而大哥的毫無猶豫也讓他直覺大哥其實知道他這天晚上會來找他一起私奔的。而文章最後的那句,大哥擺明什麼都知道嘛~可大哥又為什麼都知道呢?

總之好多好多可能性啊!!!ㄚㄚㄚ我不管我要自己在腦海裡玩各種RPG多支線結局XDDDDDDDDDDD


咳哼~回歸正傳~

嘛,結果我自己腦內風暴完了後,突然覺得整篇好甜=口=bbb...無論是大哥明明都知道但還是毫無底線的縱容配合阿誠,亦或是阿誠很努力用自己的方式保護大哥,都讓人很感動Q口Q~

最後兩人的那句再也不分開了,我心裡只有,不管如何他們能有對方只要有對方就夠了,無論是死亡還是重新來過,永遠不會分開啊啊啊!!!!


而原本設定的部分,其實這麼一提,對啊~還有皮諾丘嘛!!!!這樣一說,突然想到羅賓威廉斯演的Bicentennial Man就是基於究竟AI是否能發展出情感這樣的設定去描寫的故事,最後的結局也超級感人的Q口Q。

其實這篇當初看的時候因為第一位讀者的留言,我忍不住就開始想,那大哥究竟是不是AI機器人呢(如果真是AI,我真心佩服阿誠哥!畢竟要做出這麼愛吃又這麼可愛傲驕的機器人也是挺不容易的hhhh)?

也會忍不住想,或許,兩個人其實都是AI?這只是個人類實驗項目,但沒想到高度仿真的後遺症是,AI機器人真以為自己是真人等等(The Island就是類似的題材,不過講的不是AI而是複製人,題材跟結局都挺有趣的)。

又更忍不住想,也或許是曾經誰出了意外,後來AI為了紀念亦或是為了重建出那人的形體而被創造出來的?

最後當然,發現自己好像想得太多太複雜,還是慢慢靜待文章後續比較實在就乖乖回頭上班去了XD。


雖說我每次都只會在文章下面哩哩雜雜的吶喊大哥很可愛這種像個花癡少女的話,但其實每次看大大的文常常可以激發很多可能性腦子裡就開始冒出一堆有的沒的想法,想完後,自己莫名的一本滿足,然後心情非常非常愉悅啊~~


嘛,我發現.........我.........一轉眼寫了超級超級多=口=。

原本...只是想跟太太表白來著而已啊XDDDDDDDDD

我從沒發現原來我是話嘮屬性(掩面)


不太92:

(今早发现有位姑娘的脑洞把我原本设想的结局给猜出来了。。这让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写下去好。。

其实这文本来的结局是:实际明诚才是人工智能,他所经历的一切是真正的L06项目负责人明楼设计的实验内容,想看看人工智能在以为自己是人类情况下的反应,例如在以为人工智能明楼要被销毁的情况下会怎么反应等。明诚选择带明楼逃这个是明楼一开始就预想到的,他没预想到的是,自己居然最终真的选择了和明诚一起私奔,之后,当然,明诚知道真相后有些小虐,但是像我回复曾经保证的,顶多小虐之后是很甜的HE,但是。。因为有姑娘太厉害,直接把这个设定给剧透出来了(其实第一章节的时候被问到大哥会不会其实不是人工智能的时候我就心虚得没敢吭声。。。总之,因为一旦剧透,就觉得接下去再也也没有什么意义了,而不弃坑的唯一办法就是,我把结局给改了。。。

可能现在这个结局不是特别甜。。大概也不是传统意义上的HE。。主要我真的害怕了,觉得还是在又被猜到前赶紧完结文保险。。关于结局,大家慎哈。。。

 

————

 

5

明诚在这个清晨用计算机潜入了他们公司的服务器。

这两天,作为WZZ公司的首席设计师、L06项目的负责人,明诚听到了很多消息,关于L06项目对公司前景的预测和讨论最近越来越倾向于负面结论。

 

L06项目也许会被中止,明诚的助手忧虑地向明诚那么提过一句。明诚仔细考虑了这一消息对自己的影响。毫无疑问,项目中止,对于他这个项目负责人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可另一方面,明诚却另有一种安心。

那个人是明楼——明诚已经没有办法再用“那个人工智能是明楼”这样的说辞了,他很难想象明楼被量产。在最初想要设计制造所谓“拥有感情的机器人”的时候,明诚的内心终究还是把对方当成机器人的,但现在,他没有办法再把明楼当成机器人。

也许这个项目被中止是好事,明诚唯一担心的是,明楼会因此被封存。

 

明诚潜入了公司加密的服务器,试图寻找截止目前所有关于L06项目讨论的会议记录和备忘录等文件。作为计算机高手,他很快找到了一个秘密路径,那里存放的就是L06项目相关的文件,唯一让明诚质疑的是,这个文件包的建立日期很早,似乎不是最近讨论会相关的内容。作为L06项目的负责人,明诚没听说过在启动项目期间公司商务层面曾经对这个项目进行过任何评估,这让他对这份文件相当好奇。他试图破解下载这个文件包,不过,这个文件包的加密手段相当高超,拥有黑客水准的明诚一时也难以攻克。

时间就那么到达上午6时半。

 

为了不产生违和感,陪伴型机器人的所有生活习性都是按照人类来执行的。简单说来,明楼也会睡觉,在默认设置下,他每天11点睡,早晨7点起床。

——于是,每天6点半,明诚就会准时准备起早餐来。

 

今天这个日子,当然就更加不能错过。

 

距离明楼只是电脑上的一堆代码至今,已经整整一年的时间了。

今天是明楼的生日,虽然是没有办法去游乐园,但做出狗不会嫌弃的早餐,那是绝对必要的。

 

明诚把所有自己拿手的食物在这个早晨通通做了个遍。他掐着时间点把食物端上餐桌。明楼从卧室走出来,不过第一眼,他看到的不是平时绝对会第一时间注意到的食物,他的目光盯着客厅原本摆放沙发的位置。

 

“为什么我们的客厅里会有一艘船?”从来聪明得好像无所不知的人难得一头雾水的模样。

明诚挺得意的:“这艘是海盗船。”

明楼不赞同的斜睨他:“海盗在哪里?”

早有准备的明诚从一旁的柜子里取来道具。首先是独眼龙的眼罩,然后是钩子手,穿戴整齐,他抬头给自己配了个华丽登场的Pose。

“——海盗在这里。”

 

明楼眨着眼睛看他,明诚简直觉得自己要被看得脸红了。于是,趁着脸红,决定做一下脸红的事来——

“你很喜欢海盗对吧?我现在是海盗了,所以,你好好来喜欢我吧。”

 

明楼又观察了明诚一会儿。

“你以前不是海盗的时候,我就已经很喜欢你了。”

 

对方居然那么坦白直率,害得明诚害羞了。

事实上,他明白对方理解的“喜欢”和他理解的“喜欢”是两回事,但即便如此,他依旧害羞而开心。“我以前不是海盗的时候,我也已经很喜欢你了。”

 

明楼自然点头:“我就是那么讨人喜欢。”

 

“……没错。”

 

“你也是。”

 

明诚没有办法回答。

他的耳膜上是“你也是”的余音震动,久久不肯散去。

 

一旁的明楼不知从哪里取来一支笔。“但是你还是有一点不太像海盗。”他走近明诚,重新回到原本的话题。

 

明诚还迷迷糊糊的,一时想不明白:“哪里不像?”

 

“海盗应该是有胡子的。我来给你画个胡子,好吗?”

 

当然好!别说明楼体贴地拿了一支水溶性的笔,即便是他拿来油性的记号笔,明诚也不会说不好。

在明楼拿着笔凑近的时候,明诚配合地抬起脸来。

 

……他很快察觉到不对劲。

 

你说吧,海盗的胡子是什么样子的?即便不是虬髯胡,好歹也该来个山羊胡吧?但明楼偏不,明楼他就是不走寻常路。他在明诚的左边脸颊横向划了三道,然后在明诚的右边脸颊横向划了三道。

 

“你在给我画老虎胡须?”明诚不可思议地看对方。

 

明楼很快摇头:“是猫的胡须,用来防止你卡洞的。”

 

(……你这是记恨我说你可能会卡洞记恨了有多久啊?!)

 

在明诚发愣之际,明楼露出微笑来:“我们上船用早餐吧。”

 

于是很快,明诚专注向把所有的餐盘往小木船上端的工作。就在这时,他的助手闯进了这个在实验室模拟出来的公寓。

 

“明博士,我有事想和你说。”

 

照理在这个实验过程中,没有紧急状况,其他工作人员是不会擅自介入了。明诚望向对方看起来不像有紧急状况,但又似乎觉得事关重要的脸孔。

“等我一下,我很快回来。”他对明楼交代了一句,和自己的助手走出模拟公寓。

 

一来到走廊上关上门,助手吸了一口气便直入主题:“正式的决定还没有下达下来,但是,明博士,我觉得你应该有权在第一时间知道这件事。关于L06项目。公司准备即刻中止。”

 

早有准备的明诚并不至于太意外,他唯一在乎的是——

“明楼会怎么样?”

 

助手露出心疼惋惜的表情:“由于上面对L06项目的评估结果相当不乐观,而公司又担心竞争对手会通过商业间谍来窃取这个项目相关的技术成果,所以,除了一个独立硬盘会保留原始项目文件外,所有的资料都会被销毁……”他顿了一下,一字字道来,“L0UV170也会被销毁。”

 

……明诚不知道自己是否准确接受了这句说辞。

 

L0UV170也会被销毁。

 

在明诚看来,这明明是永远,永远都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明博士,”助手心有戚戚焉地望向明诚,“这个项目是我们所有人的心血结晶,不过,这是公司的决定,我们也没有办法。”

 

明诚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谢谢你提早通知我这件事,也算让我有个心理准备。”他慢慢念出台词,并扯出一个安抚的微笑来,“你说得对,我们也没有办法。事到如今,也只能船到桥头自然直了。”

 

助手无奈地点头附和:“我们这些技术人员的话,上面是肯定听不到的。而我们的知识产权都卖给了公司,只能让公司决定了。”

 

“L0UV170马上要被销毁了,至少,让他好好过一个生日吧。”明诚低声说,他在微微迟疑后拍了下助手的肩膀,“小郭,你先去忙吧。”

 

 

明诚在助手离开后,又在门口静静站立了一会儿才伸手打开房门。

 

什么都不知道的明楼正坐在船里,他抬头望向明诚,看起来是如此天真而无辜。“我不会划船,阿诚,你得负责划船。”他说。

 

明诚走过去,他哽了一下才找到自己的声音:“你找对人了,我小学的时候光学划船了。”

 

他在木船上落座。明楼把一份三明治递给他。“这个是特地留给你的。”

 

明诚不得不感慨:“能从你手里留下食物来,你得是有多喜欢我才做得到啊?”

 

小船潋滟了实验室的大理石地板。

仔细听,似乎还有远处的空林鸟鸣……以及明楼安静的声音——

 

“你知道就好。”

 

6

明诚在半夜来到明楼的房间。

 

人工智能即便进入休眠状态,为了应对被陪伴者的各种状况,随时都可以被唤醒。

……只是,与其说是“唤醒”,这个过程不如说是“激活”。

 

明诚看着明楼睁开眼睛的同时丝毫没有倦意的清醒模样,他按捺下心中的异样感,只朝对方伸出手。

“你愿意和我一起逃走吗?”

 

突如其来的台词并没有让床上的明楼有太多讶异,明楼甚至没有任何追问或者疑惑,他毫不犹豫伸手让明诚将自己从床上拉起身。

 

明诚的脑海莫名闪回相似的画面——

“大哥,你愿意和我一起逃走吗?”

他对明楼那么说,对方同样什么也没有问,肯定握住了明诚的手……

 

那一瞬混乱的思绪里,明诚莫名因身体里升起的寒意而打了个寒战。

他努力集中回所有的注意力。今天晚上的当务之急是,他要带明楼逃走!

 

他要带明楼逃离这个会杀死明楼的实验室!

 

“我对实验室监控系统动的手脚最多坚持5分钟,我们没有给你整理行李的时间了,不过没关系,只要我们人能顺利一起离开,其他都不是不可缺少的。”

 

明诚握着明楼的手往深夜空旷无人的实验室外围而去。他们必须得小心保安的巡逻。不过幸运的是,实验室的防卫策略主要还是针对外部潜入的,从内部往外离开是个防守漏洞——毕竟,从来没有人认为人工智能会主动逃走。

 

实验室当然想不到自己的研发人员会带着人工智能……这个古老的词怎么说来着?……对,私奔。

 

小学语文课大概就听了那么一堂的明诚不自觉回头望向愿意丢弃过去一切与自己共同寻求新生活的人。

 

对方唯一的不满大概就是他背上的那个背包。

“你自己倒是整理了行李。”

 

明楼有些孩子气的责难让明诚只不觉笑出来。“里面就一双鞋,其他的东西我也没空整理,但这双鞋是珍贵的生日礼物,我绝对不能弄丢。”

 

然后,他感觉到明楼稍稍用力握了握他的手。

 

这是世上无与伦比的美妙力量。

 

……明诚感觉到明楼回握着他的手的力度……

记忆的角落莫名回播仿佛被尘封已久的往事。

 

明诚重重甩了下头,他不明白自己在想些什么,只能继续往实验室外而去。

 

那辆明诚今天特地用现金购买的黑车悄悄停在实验室街对面的小巷里。明诚已经确认了这条地面道路所有的路面监控镜头,他知道自己该怎么躲开路面监控的关键画面……如同他拥有实践经验。

 

这时候,带着明楼迅速上车。

 

“你身上的GPS定位我已经解决掉,以后我们俩就要亡命天涯了。”在开车前,明诚转头对明楼说。他想要向对方确认,确认对方未来的一生。

 

明楼默默注视向他:“如果你被抓住的话,会坐牢的。”

 

这让明诚不由轻笑:“搁古代小说里,敢偷偷带着富家小姐私奔的穷书生当然得有这样的觉悟。”

 

他已经考虑过很多,多到他足够坚决。

 

在片刻的沉默后,明楼也给出他的决心:“我们会是最厉害的亡命之徒。开车吧。”

 

明诚发动汽车。紧接着,他注意到明楼没有系上安全带。

 

“安全带一定要系上!”

如此强调的时候,明诚几乎抑制不了发抖的身体。

 

他的眼前是那他怎么都不能接受的画面。因为没有系安全带,当他驾驶急于逃离的汽车撞上那辆大货车的时候,明楼整个人都摔了出去……

 

——为什么当时他没有跟着一起死去?!

 

如果他也死去,他就不用在医院的停尸房看到那具满是伤痕的尸体。如果他也死去,他就不用体会什么叫做痛不欲生。如果他也死去,他就不用再面对此刻重新回想起自己究竟失去了多么重要之人的窒息感。

 

“大哥……”明诚不自觉脱口。

 

副驾驶座上的明楼自然而然地挑眉,针对明诚第一次使用这个称呼:“你终于认我这个大哥了?知道我对你好了吧?”

 

……我当然知道……

 

——不知道的那个人其实是你!

 

是你不知道我口中的大哥真正称呼的究竟是谁,是你不知道之所以你会要当我哥哥是因为那程序原本就是我写的,是你不知道你的模样是我背着公司偷换成我大哥的基因代码……

 

……可为什么我都记起来了?

 

为什么我不能什么都不知道?

 

“阿诚,你自己的安全带没有系好。”

 

身旁的明楼重新解开自己的安全带,凑近明诚亲自为他系上。他的身体几乎和明诚靠在一起,如此贴近,而如此真实……如同他真正的大哥。

 

“大哥,我们永远也不会再分开了。”明诚说。

 

明楼抬头望向他,“我们永远也不会再分开。”他重复。他什么都不知道。

 

Fin.

 

 

 

评论 ( 4 )
热度 ( 241 )

© 腐到深處無怨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