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霆衍生】特案调查科 (第四案 赤裸女尸 完) (下)

迷藏(疯人院:

姜希宇X阿霆

最近大家的魂都被佛爷勾走了,希宇和阿霆还有人记得吗?下个案子希宇应该就要“告白”啦

----------------------------------------------------------------------

朝天轻按两下喷头,细腻的香水雨落到脸上和身上,整个空间瞬间充盈着温柔魅惑的玫瑰调。一丝淡淡的胡椒的辛辣仿佛突然冒出的一根刺,刺破肌肤,艳丽的鲜血滴落在娇嫩的花瓣上——魅惑,又危险——这是西门喜欢的味道。那天夏梓桐擦这款香水陪他吃饭,他吻了吻她的脸颊说“你今天很迷人”。

趾甲都已修剪干净,保养也做好了,小优弯腰在脚踝处系上一根细细的金色脚链,然后穿上裸色细高跟。临出门前她再看了一眼镜子里的自己,妆容,发型,衣着,配饰,都没问题。她微微一笑,带点羞涩,眼角却有风情——这个表情已经练过无数次了。

走出大门,一眼就看到等在那里的西门,他穿着白色衬衫站在梧桐树的阴影里,有细碎的阳光在他身上跳舞。跟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一般模样。


那大概是小优这生中最狼狈的一天,发现男友出轨,还被男友和小三当街羞辱。她却除了蹲在地上抱头痛哭什么也做不了。然后就是一双男鞋停在她眼前,烫得笔挺的藏蓝西裤,干净利落的白衬衫,以及那张帅气的脸。他弯下腰来,手指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你是在哭吗?让这么可爱的女孩子流泪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他朝她伸出手,小优脑子一片空白,只觉得那只手好温暖好柔软。他把狼狈的她带回了家,他笑着鼓励她:“你不要说’我不可以怎样怎样’,应该说’我想要怎样怎样’ ”。他带她去Pub找男友算账,三两下就把人揍趴,恶狠狠地威胁:“你如果再敢让我心爱的女人哭的话,我就把你的肠子挖出来”。

而当她终于从前任的阴影中走出来,鼓起勇气想要靠近他,他却退步皱眉:“喜欢?太严肃了吧?你想要我做什么,约会?接吻?上床?如果只是这样的话,上述的每一项我都可以跟你做。”

她气得甩了他一巴掌,他没有生气,依然温柔地劝导她:“对我来说,每个女人的保存期限只有一个礼拜,而程序不外乎这些。小优,我真的很不适合你,我只能当你一个礼拜的好情人。而你需要的是一个真正的好男人。”

可是,为什么你不可以是那个好男人呢?


再后来,就是剧变。

她爸爸因为工作变动决定全家一起移民加拿大,她因为舍不得西门而推迟了行程。结果父母乘坐的飞机失事,她在一夜之间家破人亡。她什么都没有了,只剩西门,可是西门不爱她。她只能远远地看着他,看着他游走在不同的女人中间,看着他游戏人生。看着看着,她明白了,西门是不可能改变的,所以只能她变,变成西门喜欢的类型,变成西门喜欢的女人。

这是唯一和西门在一起的方法。



梦想终于成真了。

挽着西门的手,一起逛家居店,时不时闲聊两句,交换两个温柔眼神,这已经是曾经的小优关于她和西门的全部幻想了。

“哇,这个杯子好可爱,西门你觉得呢?”

“是蛮可爱的,你喜欢吗?”

“嗯,喜欢。我可以要一对吗?”

“当然,多少都行,你尽管挑。”在给女人刷卡这件事上西门向来大方。

小优却只是摇摇头:“一对,就够了。”

西门掏出钱包刷卡,状似无意地看了眼手表,已经逛了一小时了。关于阿寺的消息小优只字未提,他心里着急,却只能忍耐。在监控车里的类估计是要急疯了,希望其他人能稳着点他。

小优仿佛根本没注意到西门的小动作,笑着靠上他的手臂,用脸蹭蹭,撒娇道:“好累啊,我们找个地方喝点东西吧?我记得西门很喜欢喝黑咖啡,这附近有个店是意大利人开的呢,听说咖啡味道超级正。”


咖啡的味道确实很正,看来小优对他的喜好了解得很清楚。西门看着眼前巧笑盼兮的人,觉得一点也找不到那个蹲在街边哭泣的小女生的影子了。对于这个几乎全然陌生的人,西门一点把握也没有,她到底把阿寺藏到哪里去了,有没有对阿寺怎么样,她到底想要什么?


当小优挽着他的手把他带入酒店的时候,西门一瞬间几乎要被愤怒淹没,你把我西门当成什么人了?你又把你自己当成什么了?

趁着小优去洗澡,西门压低声线对着袖口讲话:“阿寺有消息了吗?你们查得怎么样?”

耳朵里的小型机器立刻传来对方的答复,是阿霆的声音:“还没线索。”

西门焦躁得想杀人:“那我该怎么办?”

“尽量顺着她,不要激怒她,否则不知道她会做出什么事情来。”这是姜希宇的声音。

靠!西门在心里咆哮。他是个花花公子没错,上床就跟吃饭一样也没错。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上床?阿寺生死未卜,外面还有一车人在听现场,更何况,他还是被强迫的。真的要做到这种地步吗?

洗手间的门打开,小优半湿着头发穿着浴袍走出来,一步一步,缓慢又坚定,走到西门面前,抬头看着他。西门看懂了,这是期待又绝望的眼神。

她不会伤害阿寺的,即使她是姜希宇口中的冷血凶手,即使她以阿寺为筹码挣得了现在的局面,但她不会伤害阿寺。因为她看向他的眼里,是全然的爱意。从来没有哪个女人这样看过他。他隐隐约约有种预感,她看他的眼神太决绝,好像随时可以死去,又太炽烈,仿佛要把她自己燃烧殆尽。


西门一点一点拉开小优的浴袍带子,他明显感觉到她全身都在发抖。今天一天她伪装得那样好,撒娇、勾引、调情,仿佛情场老手,到最后关头却终于还是露了怯。西门这才觉得这个人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小优,被渣男伤害在街头无助地哭泣,忍着眼泪说要变坚强,小心翼翼地靠近自己。她向他告白的时候,西门确实十分懊恼,他不该出手帮她。他从不招惹清纯挂的女人,因为真心这种东西他要不起,也给不起。只好言语恶劣地将她赶走,却不想事情会走到这般境地。

西门帮小优把浴袍重新系好,叹息一声:“不要再勉强你自己了,你不是这样的女生。我也不可能对一个全身发抖的女孩子做这种事。小优,我只会这样对女生,也只会过这种日子,那些女生对我来说连名字都不具任何意义。你应该好好珍惜你自己。”

“西门,”小优连声音都在抖,“就算当一个连名字都没有意义的女生,我也希望能在你生命里留下点什么。”

西门温柔地揉揉她的头发,然后吻了她的额头,把她拥进怀里,仿佛她还是当初那个无辜纯洁的小女孩。他说:“小优,不要勉强自己,不要为了任何人勉强你自己。”


他们合衣躺在床上,她的头埋在他的胸膛,他的体温熨烫着她的脸,他的心跳鼓噪着她的耳膜,他温暖的手掌一下一下轻拍着她的背:“睡吧。”

她突然觉得好累、好委屈,却又好温暖,仿佛所有的面具所有的逞强都在这个人面前溃不成军,那个懦弱的胆小的伤痕累累的自己彻底暴露出来,被这个人一点一点抚慰着。

这就是西门啊,她爱着的那个温柔的西门。明明为道明寺的下落而担忧,却还是陪自己演这场戏,还是温柔地对待自己。

西门,我不后悔。

如果再有一次机会,我还是想爱上你。



小优死了,带着幸福的笑容死在了西门的怀里。

她在浴室里服用了慢性毒药,孤注一掷只想在生命的最后留下一点关于西门的回忆。


特案科在早上收到了一个寄信人为“小优”的包裹,里面只有一张字条,写的是一个地址。特案科的人在那里找到了昏睡的道明寺,毫发无损,只是服用了微量安眠药而已。那个房子里还有几名受害者的衣服、钱包等,捆绑用的绳子、施暴的工具随意地散落在四处。看来,小优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销毁这些东西,她从一开始就计划了自己的死亡。


小优已经没有家人了,最后来警局办手续的是她唯一的好友,牧野杉菜。看到小优的尸体,杉菜崩溃大哭。道明寺皱着眉头把她抱进怀里,想安慰,却不知如何开口。

花泽类在旁静静看着。

阿寺,是你先走进我的世界的,是你先对我伸出手的,是你先说要一辈子在一起的。所以,这样不可以。阿寺,这样不行。


评论
热度 ( 78 )
  1. 腐到深處無怨尤迷藏(疯人院 转载了此文字

© 腐到深處無怨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