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孤單,我寂寞,但我快樂。

冥冥 Warivl: 近1w字,一个简单故事,一发完。 前几个月写毕的,可能很淡,没有起伏。      本城网球场馆临海而建。      这边数十个塑胶硬地场,灯光明亮,设施完备。      不远处,海堤下,水清沙白,海浪阵阵,空气里有海盐香。         何瀚这两天都来这里。      酒庄业务,有位大客户喜好网球,投其所好,这笔生意要在球场上谈。何瀚无奈,只能奉陪。      他多年没打网球,怕手生先练手,再与客户约见。      到了正式约定那天,何瀚照例早来,换了运动衫热身。...    38
五月和十一月(十一) Warivl: 眉姐把照片甩在苏星宇面前。 殷红指甲,点在张张照片上,她气极反笑:“苏星宇你真能耐。” 苏星宇看看那些照片,全是高清图片,镜头不错,拍得自己很好看,还没有噪点,良心图。 他又看一张,无辜地说,“别的都还行,这张没把我长腿拍出来,显得矮了。” 眉姐瞪大眼睛,压下要发作脾气,“你解释一下这是去哪儿了行吗。没有行程你回北京做什么?” 苏星宇坦然,“玩儿。” 眉姐又冷笑,“那小祖宗您知道您玩哪儿去了吗?” 苏星宇挑眉,眉姐点了根烟,“这个小区,你知不知道上次和你...    34
覆辙(二十八) Warivl:   丁隐站起身,但却不是送他。   听他那一句话后,眼神更凉,丁隐问:“你现在就要走?”   鬼厉不应声,他觉得沉默足以回答这个问题。   这些年到底是什么,为了什么。   他其实没有必要待下去。   他刚向门外跨出一步,丁隐沉声道:“站住。”   他以为自己还是当年的张小凡?   鬼厉微顿:“你凭什么要我站住?”   他索性转身,逼视丁隐。   时间把他变得陌生。   鬼厉很怀疑自己到底认识过这个人没有。   人生如大梦一场。   或许明早醒来,他还...    33
五月和十一月(十) Warivl:   没错,是he。做梦都梦到he的结局了。   片场。         这场戏拍他于英国留学,打工洗碗,憧憬未来,却接到女主角打来电话分手。      他要由开始的不敢置信,试图认为这是玩笑,到情绪激动,要出离愤怒,还要表现出伤心难过。      种种情绪之间且要有过渡。   苏星宇表演过关。      导演喊过,苏星宇松弛下来,走到一边休息,田心递过保温杯。      “刚刚说台词很用力,喝口水。”      苏星宇点点头,接过浅浅喝了一口,他察觉出,说:“蜂蜜水?”   ...    39
五月和十一月(九) Warivl: 田心接到苏星宇电话在凌晨,她没睡醒,没看来电显示,语气不佳地问:“谁啊你?” 那头说:“我到浦东机场了。” 没跟她计较语气问题。 田心立马清醒了。 她说:“星宇?” 她掀被下床,一气呵成,顺便捞起自己床头的外套。 “你不是上午的机票吗?” 苏星宇淡淡:“改签了。” 田心纳闷,却没把话问出来。毕竟大明星来着,有些隐私也不想被人知道。而且这个大明星又是如此孩子气,任性飞来飞去。 田心暗骂。 要是明天出新闻苏星宇夜会某...    26
覆辙(二十七) Warivl:   点苍峰位于主峰之后,地处偏僻,夜深人静。月亮极大,又圆,青白的光照在屋顶上。   为免惊动他人,丁隐也不多说,直接拉着鬼厉进自己住处。鬼厉呆呆随他,只看着他,眼睛一眨不眨。   屋里黑暗,丁隐去点灯,他拿着烛台,点上那只小小的蜡烛,光明就出现在手中,又从他手中传递出去。   火光跃动在他眼睛里,飘忽不定。鬼厉还定定看他,有点呆,丁隐好笑,问他道:“看什么?”   像上一刻钟他们还在一块儿。   鬼厉连忙摇摇头,收回眼光,有点窘,脸有点发热。   他想自己也许脸红了。   鬼王宗的教众是...    31
君向潇湘(下) Warivl: 生贺文。迟来的完结。 电视剧出来,或许会在大背景下,再写一篇深山。或许。   伍      冬天日头短,还不到六点钟,天色已经舒齐地暗了下来。看过电影之后,陈深陪着护士小姐在凯司令咖啡馆吃茶点时,外面正好下起了雪,飘飘扬扬,一朵朵轻轻柔柔凉凉地拂在人身上,行人畏寒,纷纷缩起脖子,快步走过忙碌的街道。   在餐厅其他人眼中,这是格外合衬的一对情侣,面对面坐着边吃蛋糕,不时喁喁密语。护士小姐面前摆着一份栗子蛋糕,这是这个西餐厅的特色西点,非常有名,但她刚吃了两口就搁下了叉子。   陈深坐在她对面,她看着陈...    51
君向潇湘(中) Warivl:  越写越长了。原本真的只是个几千字的生贺。现在破万了。 明天尽量完结。尽量。      叁      毕忠良听到陈深出事时,正在极斯菲尔路76号的刑讯室里审问一个军统的特务。他坐在那只上面放着无数刑具的炉子边,伸出一双手取暖。一旁的扁头浇了一盆冷水到晕过去的犯人身上,毕忠良漫不经心地说,继续。      旁边摆着一只搪瓷杯,里面有刚温好的花雕,毕忠良喝下第一口花雕后,微微地眯着眼回味。这时,一名特工凝重地走了进来,说陈队长出事了。      听到这个消息,毕忠良头皮隐隐发...    27
君向潇湘(上) Warivl: 给峰哥的生贺,本想一发完,没做到,尽量在后天完结。 陈深与张启山。时代背景摆在这儿,别问我是be是he。    壹   他情愿在米高梅舞厅里,在衣香鬓影纸醉金迷里多跳几支舞,陈深这样想着。戏台上咿咿呀呀,水袖彩衣,陈深不懂戏,兴致缺缺地斜斜靠在椅背,他翘着二郎腿,心不在焉。      夜色阑珊,像大幕一样覆了下来,电灯一盏一盏连过去,照得老式宅子一片通亮。陈深想起霞飞路的橱窗。橱窗里亮着白的紫的电灯光,照着穿时装的人形模特。说是人形模特,其实...    41
覆辙(二十六) Warivl:   蜀山有七峰,主峰凌云峰,蜀山大殿即位于此。至于其余诸峰,以铁索与之相连。   其中百草峰,取其名,地处蜀山最里;栖霞峰有经堂,阴气盛,女弟子多;剑林峰有剑冢,后有伏魔谷,为禁地。   而天门峰为屏障,具剑阵,挡妖魔。   因有剑阵,人少,寂静,位于山门,丁隐常来天门峰看妙一。妙一嗜酒,他来时总记得给妙一打一壶酒。   人与人之间大抵还是有缘法这回事。上一辈子妙一真心为他,这一世见了他,不落俗,说话之间颇合他心意,一来二去和丁隐很是投机。又因为他身怀赤魂石,怕一旦到活跃期压制不下,妙一将自己独门心法都教授了他,原本以为只是半师之...    36
五月和十一月(六) Warivl:   电影拍摄于另一座城市。   苏星宇在酒店床上扑腾,短信短信短信,他目不转睛地盯着手机屏幕,吸一口气,跟自己谈心,苏星宇想我就发一条,简洁有力倾诉心声。   刷刷刷,六个字,“半夜了,好想你。”   发了一条,他想,我都发了一条了,那再发一条,大不了事不过三,我就说明一下我在拍戏,好让他放心。   要不然江洋担心我大半夜不睡就不好了。   苏星宇自言自语,“你看你都发了两条了,虽然话说事不过三,但是刚刚三条也没超过啊!”   他眼睛一亮,刷刷刷打字。      没回复。   苏星...    37
五月和十一月(六) Warivl: 初次执导电影,江洋另辟蹊径,不拍已成滥觞的青春爱情片。   他选的是公路题材,又走轻喜剧风格。   电影先在城市取景,之后去沙漠拍摄,拍黄沙滚滚,骆驼,经幡,还有沉沉黑夜里,沙漠上空,星光璀璨。   或者还有夏威夷。   一旦投入工作中,其余问题便不足为道。   工作室里。   蔡小言又嘟囔,“你说你怎么就不要苏星宇呢?”   江洋微愣。   马上意识到,这话歧义可多了去了。   他看看...    30
五月和十一月(五) Warivl:   苏星宇这次拍的是一部爱情题材片子。   他本色出演,演个明星。   很俗套的故事,大明星与小助理,辗转几年,煎熬几番,中间历经吃醋分别被偷拍等等狗血,终成眷属。   影视作品多好,大多迎合观众。不论怎么样,兜兜转转,主角彼此相爱,台风打不散。   不像现实。   坐在车里,苏星宇看剧本,若有所思,说,“你说他们在一起会吵架吗?”   田心正在看他今天日程。   抬起头来,“啊?”   苏星宇撇嘴,“没什么。”   田心疑心,看他一眼,但仍继续看日程。   ...    38
覆辙(二十五) Warivl: 爆个字数。下章见面。   翌日黄昏。   焚香谷弟子来到,一名李洵,一名燕虹。   先是与蜀山弟子寒暄一番,便道及寻找玄火鉴一事。   丁隐料无自己说话余地,只旁听,静静听他们说。   玄火鉴这次泄露行踪,因一日黑石洞狐妖扰人,前些天在小池镇伤人。   加之查看此地后,发觉居然有火山遗迹,为至阳至热之地,那受伤狐妖,只有在这种地方方才能够缓解痛楚。   丹辰子询问李洵意见,要如何去黑石洞,如何取玄火鉴。   李洵微微一笑,胸有成竹,“那六尾魔狐伤势很重,恐怕不久就要死了。听说他...    27
五月和十一月(四) Warivl:   风从窗外灌进来,窗帘如欧洲古典裙子,被撑得鼓起。   猫咪常居停在窗帘下。   经此一变,唤作小星的猫咪轻轻喵了一声。   手机短信铃声短促一声,都似委屈,都在踟蹰。   江洋看短信,苏星宇发来,明明白白,安安静静只得三个字。   “对不起。”   江洋以为他会不忿,会不平,会试图理论,虽然理是歪理,论是争论。   没想到他会如此。      除却争吵,他们之间不是没有好...    32
五月和十一月(三) Warivl:   苏星宇这天通告跑完,已是傍晚,坐在车上休息,他低着头刷微博。   微博上有个热搜话题,说的是分手后复合。   他看到微博上那个热搜。   点进去看内容,微博说,两个人分手后复合概率有82%。   刚看到这里,苏星宇嘴角便微微上扬,但是他看到下一句,说复合后能一直走下去的只有3%,于是嘴角又垂下去。   田心见他表情变化之迅速,如川剧变脸,忍俊不禁。   苏星宇却不刷手机了。   他侧过头透过车窗去看城市夜色,灯光迷离,车流人潮,繁华热闹。   这么多车。   这么多人。...    37
五月和十一月(二) Warivl: 文名来自港乐《六月和十二月》 无误会。无出轨。性格磨合中。   苏星宇失魂落魄回到自己住所。   是真的失魂落魄,比第一次交歌给公司不获采用还失落。   助理接的他,司机停好车,助理陪他下车回住所,助理一看,笑了一路。   助理田心笑得弯腰,他都懵懵懂懂。   田心忍笑,“苏星宇,我记得你这双鞋不是你从洛杉矶顺回来的科比那双啊。”   苏星宇低落中,一听科比,还是回答了。   “我偶像送的鞋我会随便穿嘛!”   田心实在忍不住了,笑得很欢,“那你这保护措施也做的太好了吧。...    44
五月和十一月(一) Warivl: 我也不知是he是be系列。 我还不知有没有下文系列。   江洋抱着一袋食物走回家,电梯叮的一声到达楼层,他边出电梯边摸钥匙。   还没走到门口,看到家门外,背对着他蹲了一个人。   江洋有点近视,等走近一点,看清楚,心里咯噔一声,脑子嗡嗡响。   怎么是他?   江洋提防的看看四周,并没有狗仔偷拍,也没有群众发觉。   他叹口气走过去,拍一拍蹲在他家门口的人。   要是被好事群众或者八卦记者发觉,大明星苏星宇蹲在一户民居门口,鬼鬼祟祟。明天恐怕得上头条热搜了。   苏星宇...    46
覆辙(二十四) Warivl: 挚爱退役了。最近混沌中。更文会慢。   天色微亮,日出第一道金光洒在小池镇,这几天平静小镇忽的热闹起来。   生意平平的客栈也入住不少各派人士。   店小二眼花缭乱,账房将算盘拨得响声清脆。   先是来了一个一身黑,戴着兜帽的怪异人士,低着头,冷冷的,看不清脸。   后来又是几位名门子弟,衣衫翩翩,气度非凡。   正想着,天色将晚,门口脚步声响起,又来了一行人。   店小二看向门口,有男有女,四个人,也都样貌不凡,中间那个紫衣女子颇为骄矜。   她态度骄横,“小二,还有房间吗。...    29
覆辙(二十三) Warivl:   蜀山。凌云峰。   丁隐要下山,几人都拦不住,好言相劝或者横眉怒斥,他全不动摇。   最后到底还是动起手来。   丁隐知道诸葛紫英性格骄横,他这一辈子不想为所谓“小玉”再挨一剑。但痴情重意的戏份还是要演。   演到恰恰让远在凝碧崖的掌门发觉他体内的赤魂石元神就好。   至于诸葛紫英,他无谓与一个娇生惯养的小姑娘计较。好在这辈子没有张馅饼,他能轻省不少。   丁隐仍装懵懂。   等到问明卧云村消息,立马失控。...    31

© 腐到深處無怨尤 | Powered by LOFTER